这是一起有味道的警情!

三伏天,有多热?总是感觉自己在对着一台吹风机呼吸,中午更是气温搞促销,满35送5,40℃的气温,让我们的警服干了湿,湿了干,干了再湿。

中午12点33分,值班的兄弟们轮番吃饭,就在这有的吃了、有的没吃的节骨眼上,警铃不招人待见的响了。报警内容,是楼下闻到了异味,不确定是不是煤气泄漏。

事关重大,或许要疏散群众的,去了三名民警和一名辅警。

刚至楼下,一股十倍浓于煤气泄漏夹杂着阴沟味道的恶臭飘来,即使你不想闻,这种味道也是主动找着你的鼻孔往里钻。

三名民警对视了一眼,说了句:“坏了,死人了。”

别问为什么,一线派出所的民警见过了太多的死亡的现场,闻过了太多的死亡的味道,那是一种不同于任何味道的直击脑仁的记忆。

循着臭味一路找上去,终于发现了四楼一户住户的门缝里正在源源不断的释放出这种沁人心脾的味道。

敲开了邻居的门,一位老太太和善的告诉我们,这家住着一位无儿无女的老头,喜欢喝酒,天天在楼前的扎啤摊上不吃菜的喝一天,他只有一个哥哥也不太常来往,为了有个照应,他哥哥还给老太太留了一个手机号码方便联系,最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这家的老头出门了。

谢过老太太之后,兵分两路,一路去了扎啤摊询问摊主得知,屋里的老头已经至少五六天没来喝酒了,另一路则是给他的哥哥打去了电话,让他带着家门钥匙尽快到场。

因为疑似人已经死在了屋里,且是无儿无女无老婆的单身汉,我们也通知了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到场,大家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他哥哥的四十分钟里,又无处可躲的饱饱的吸足了老百姓所说的“晦气”。

终于他哥哥来了,竟然也没有家里的钥匙,询问是不是叫开锁公司开门,他哥哥表示用脚踹开吧。六哥敲了敲门,说了句“派出所的,开下门”无人应答后,对准锁眼一脚把门踹开,可能是用力过猛了,门被踹开后又反弹了回来,并像扇子一样把这种更浓重的恶臭扇向我们的面颊,当时一位非警务人员立即干呕着跑下了楼。

大门一开,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各种恶臭争相从屋内蜂拥而出,还有很多气味跑的太急慌不择路的撞进了我们的鼻孔里,顶的我们头晕目眩。

在散了几分钟味道之后,我们进入了现场,从踏进门口的第一步,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死者,全身已经发黑,两侧肩部已经开始起了水泡。为了保护现场,我们又退出了屋内。

十分钟后,120急救车到达现场,并不是为了展开什么急救的,只是为了确认人已死亡。医生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和我们一起进入屋内,用随身携带的取证仪进行了录像,简单触摸查看死者后,对家属说:“不需要急救了,人已经碳化了,死亡时间应该超过5天以上了,我会给你们开具死亡诊断的。”

临走时,小伙子对我说:“前几天出的那个死亡的现场也没有这么臭,这个怎么这么臭啊,今天我这发型又保不住了,这个味往头发根里钻,回头又得洗头了。”

送走了120,法医也到了现场,他们在味道满屋的房子里待了十几分钟,确认了门窗完好,没有外人进入,并简单查看了尸体表面,确认死者没有外伤痕迹,初步断定为突发疾病死亡。

在征求了家属的意见后,家属对死者的疑似突发疾病死亡的死因没有异议,不要求公安机关对死者进行解剖分析病理和对死因继续侦查,并随即叫来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他们更是熟练的把死者抬上车,装上了灵柩。

待一切都处理完毕的时候,楼上的邻居也知道了这件事,那位老太太拿着一瓶酒精走到我们面前,说:“孩子,喝口酒精喷在身上,去去味,避避邪。”想起前些日子我们出的一个跳楼自杀的警情,站在门口询问住户是不是认识自杀的人,结果被人投诉“警察把晦气带到了他家中”的事,不仅感动的有点想哭。

不过,为了避嫌别人投诉我们工作日饮酒,我们还是婉言谢绝了大妈的好意。

回到派出所后,我们一个个犹如行走的榴莲,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皱着眉头吸着鼻子问:“怎么这么臭啊?”而我们则在一旁窃喜。

不过,晚上,出警民警、辅警以恶臭绕梁三日不绝,现在头脑发晕,嗓子发粘为由,讹了我一个西瓜、两板酸奶、10瓶饮料和15支雪糕。

六哥只是一个在现场观看的一线民警,就对这起有味道的警情感受良多,而我更需要对与腐臭了尸体零距离接触的一线医生、公安法医、殡仪馆工作人员表达我的敬意。

在这个浮躁的互相伤害的社会,请不要忘记了还有像居委会、派出所、医护人员等等这样的一线工作者在默默无闻,当然,我们更不会忘了那位让我们“喷喷酒精、避避邪”的大妈对我们的不造作的真情实意。

这真的是一起有味道的警情!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这是一起有味道的警情!

警界

网事观察‖拿被判两年半的河北老妪说事的人最终目的是什么?

2018-8-15 23:39:49

警界

舆情观察:看85度C如何处置负面舆情

2018-8-16 0:23: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