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42名民警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人负伤!听听六哥的执法建议!

刚刚,公安部长赵克志向全国广大公安民警、警务辅助人员及家属,全国公安机关离退休老同志,因公牺牲公安民警、警务辅助人员家属发出慰问信。

2018年442名民警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人负伤!听听六哥的执法建议!

在慰问信中,赵部长给出了2018年因公牺牲、负伤民警、辅警的准确数字:“2018年,杨雪峰、肖俊京、张雪松、陈洁、王永良、沈银亮等301名公安民警141名警务辅助人员因公牺牲,1.2万余名公安民警和警务辅助人员英勇负伤。

2018年442名民警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人负伤!听听六哥的执法建议!

虽然单纯公安民因公警牺牲的数字较前些年有所下降,但加上做着同样工作因公牺牲的辅警数量,这个冰冷的数字仍然在442这个高位上徘徊。

2018年442名民警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人负伤!听听六哥的执法建议!

根据六哥对有公开报道的184名因公牺牲的民、辅警牺牲原因的初步统计,劳累引发突发疾病、猝死的仍然是基层警察牺牲的主要原因。

2018年442名民警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人负伤!听听六哥的执法建议!

在赵部长的慰问信中,六哥也欣慰的看到,公安部也首次对因公牺牲的辅警进行了统计及发布。同时,将于2019年2月1日起实施的《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中第三十一条规定:警务辅助人员在协助民警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过程中受到不法侵害的,参照本规定开展相关工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2018年有365天,有8760小时,2018年有442名公安民警、辅警因公牺牲,有1.2万余人因公负伤,“时时有流血,天天有牺牲”绝不是一句官话!

2019年已经到来,六哥希望我们所有的基层民警在各种执法、执勤、抓捕、出差、值班中都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并针对自己的身体不适及时就医。

以下为六哥的一点建议,希望基层的兄弟们在工作中参考。

抓捕

抓捕是一线警务人员经常要遇到的情况,无论是目标明确的抓捕还是出警过程中突发的抓捕。

无论是我国的查缉战术教程还是美国的抓捕实践,在抓捕中首先要求的是“武力控制并保持安全距离”,这一点其他国家的警察是做的很好的,一人持枪武力控制嫌犯的同时,另外一人或多人谨慎上前解除危险后戒具控制。

但是,在我国由于舆论的巨大影响,即使个别带枪的派出所民警不是在有百分之百的开枪的把握下,枪是不敢随意掏出的,枪掏出来容易,收回去可就难了,被贴标签“警察随意拿枪吓唬群众”还好,就怕枪掏出后嫌犯拿着头一边往枪上顶,一边嘴里大喊“有种你打死我”,那种枪收不回去的尴尬及枪有被抢走的危险也不敢开的无奈,才是最要命的。六哥不是随意胡说的,某位民警不就是因为这样的事开了枪被判了8年吗?

当武力控制完全不存在后,警察抓捕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就是“生扑”,无论你是明知对方有刀的,还是对方无刀的。明知对方有刀的还好,比面对如持刀精神病等,警察可以拿着战国时代才用的钢叉、盾牌去有所准备的肉搏嫌犯,而像街面临时抓贼和出警,警察根本无法预知对方有无凶器,等对方突然袭击时,抓捕民警就像绞肉机里的一块肉一样,用肉身去阻停疯狂挥舞的刀尖,所以我们才会伤亡如此惨重。

很多朋友会问,贼能拿刀捅警察,警察为什么不能带刀反过来捅贼?这就是舆论造就的不公平的恶果。别说警察带刀捅贼不属于正当防卫或正当执行职务,在这个网络时代,拿个手机拍摄警察抓捕并高喊“警察打人了”,就已经弄得我们不知道“制服”和“打人”有什么区别了。只要警察近身将嫌疑人制服,就属于暴力执法,警察怎么可能带刀防身或者使用棍子等攻击性器具抓捕呢?

就像前些日子一人违章,警务人员前去纠正,对方暴力抗法,双方抓扯中摔倒,恰巧嫌疑人头着地碰破流血,不是警务人员被停职了吗?其实六哥很想问,嫌疑人头摔破了,这笔账记在了警务人员头上,那如果警务人员头被摔破了,法律处罚时会把这个情节不作为“意外”而加进他的罪行吗?

因此在抓捕中,目前中国警察唯一能用的办法只有“徒手生扑”,这是最没有舆论风险的做法,但是命是我们自己的,如何解决好舆论与自己命的关系?

在六哥看来,第一,要给自己买套防刺服,并在出勤时随时穿着;第二,遇事不要太较真,只要歹徒不危及周围群众和自己的命,该放手时要放手,抱大腿任人拿刀捅,是不可取的;第三,抓捕人数比例达不到3:1甚至更多时,不要动手。

堵截

设卡盘查也是公安机关的一项职责和执法手段,特别是查酒驾,出入重点部位登记等,都要使用设卡盘查的方法。

六哥看过一段国外的视频,国外的警察设卡盘查时,绝大多数车辆和行人都是配合,这种“高素质”来源于冲卡可能会被微冲扫射,同时还会被前方五十米的一秒弹射的阻车钉爆胎的“平日养成”,且所有的伤亡和损失均由冲卡人自行负责。

在我国由于枪不敢用、阻车钉更不敢用,因此冲卡几乎成为了一种习惯和炫耀,因为太多的人知道我冲卡警察不敢使用武器或器具拦我,不然我有一点点闪失不仅冲卡的责任不会被追究,还可以像中了“警察彩票”一样,翻着几倍的找你要钱。所以,冲卡的人都是这样想的:我能跑就跑了,跑不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前些日子六哥在群里看到了一个视频,当地为了设点检查,将铁栏杆都用上了,但是一辆摩托车依然不惧怕栏杆、不躲避警察,径直撞向栏杆和警察,造成自己摔倒、栏杆和警察被撞翻。六哥可以不客气的说,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想“同归于尽”的,当然他的车或人一定是有问题的,不然他不值得如此铤而走险。

面对被顶在引擎盖上的民警、辅警越来越多,且他们即使被故意碾压致死了,且一分钱不赔偿法院也只会判个死缓,六哥认为在堵截的安全问题上,一线警务人员更要有好的心态和安全意识。

首先,堵截不要站在车头前,一定要站在侧前方,方便跑,别以为他们不敢撞你,这里不是美国,他们知道你不敢当场击毙他们,他们也知道闯卡不是重罪。其次,堵截点尽量设置在车多的地方、有红灯的地方、下桥口等唯一通行的地方,利用“群众的力量”和“地理优势”让他们自然停止,被堵成狗的被盘查对象是不会蠢到想再怎么闯卡的。最后,心态最重要,不要较真,跑了就跑了,千万不要把手伸进车内或者趴在引擎盖上,在那些想闯卡的疯子眼里,警察的命一文不值。

追车

无论我们看的电影中还是国外的现实中,警车追车是比较常见的行为,追车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追求一种公平正义,表达着做了坏事天涯海角也要立即抓到你的“恶有恶报的现报”,并警示所有想做坏事的人引以为戒。据六哥了解,国外追车追出现问题都是免责的,因为他们的国家主张“你跑你活该”、“你不跑绝对不出事”。

我国是少数几个不敢追车、不敢追人的国家,并且还有内部规定明令禁止追车,遇有车辆逃跑要求通过记录车牌等方式事后调查。其实六哥很想问,如果有车牌他还跑吗?但是现实摆在这里,追车后嫌疑人操作不当车辆发生事故民警会被追刑,追人后嫌疑人吃的太饱被食物呛死民警会被双开,这一切告诉我们要立足现实,不要进行对自己高风险的执法操作,追车、追人,追不好最后都变成了追责

同时,国外的警车都是特制的,都是专门加固了防撞梁的特种车辆,而我们基层使用的警车都是比低配还要-1的“政府采购”车,只不过是民用车辆喷上了警用标识而已,别说没有安全气囊,连刹车油门这样的基本配置也是说坏就坏,并且因为警车使用率像出租车一样高且又是不同驾驶习惯的人在开,超期服役的警车安全性能极差,因此,驾驶这样的警车去追车,就是在追我们自己的命啊。

在追车的问题上,六哥奉劝各位同仁一定要放平心态,严格遵守我们的内部规章,遇有闯卡车辆记录车牌并报告上级,没有车牌的也报告上级,遇有不追车就要追责的,可以谨慎驾驶慢行,打开执法记录仪多喊“停车”就足够了。你的车翻了,要你的命;他的车翻了,也要你的“命”!

一线执法,面对的危险不仅仅是生命还有舆论,生命的安全保护在于装备,舆论的安全保护在于心态,不放弃也不较真,有蛮力还要有智慧,六哥衷心希望每一位基层一线警务人员“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