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警院校友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刚刚步入的2019年,接连传来不幸的消息。

王琰,中国刑事警察学院2010级刑事侦查学专业毕业生,内蒙古赤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2019年1月1日,倒在了工作岗位,年仅28岁。

贾伟,中国刑事警察学院92级校友,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国保大队民警,2019年1月2日在单位值班期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年仅46岁。

悼念警院校友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悼念警院校友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今天的沈阳,笼罩着一层雾霾,沉闷抑郁。

当我们开始新的工作,开始新年的期待,我们的两位校友,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警院,每年的毕业献歌中都会有一首歌《二十年后再相会》,毕业10年、毕业20年,曾经一个区队的同学都要聚一次,天南海北,大家聚到一起,回味上学时期的欢乐生活。这也渐渐成了警院的传统,是所有警院毕业生的人生大事。

因为大家毕业后主要从事公安工作,这就使得警院人的班级聚会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与其他大学不同的是,警院人最难以接受和面对的事情是,在十年聚会、二十年聚会的时候,有些人再也参加不了了。

这些人,是我们的同学,是我们的战友,是百姓称赞的好警察,是人民信赖的守护神。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这种感觉令人心塞,压抑。

王琰同学毕业那年,我刚到警院工作,或许在食堂、教室、图书馆,我们曾经擦肩而过。

28岁,正是家庭事业渐渐起步的年纪,还依然是父母眼中的孩子。或许就在几天前,他正在筹划着周末回一趟家陪陪父母,或许正在期待着过完元旦和老同学不醉不归,或许刚刚写下2019新年愿望,或许,又或许…

这一切看似平常的或许,似乎又显得足够奢侈。

贾伟老哥,我们并未谋面,但是“警院人”这三个字紧紧的把我们连在一起。

46岁,正是家里的顶梁柱,或许他上有老,下有小,正在准备着年终总结,或许正在部署着春节期间的工作安排,或许正在完成一项颇有成就感的调研报告,或许....

这一切看似平常的或许,再也难以实现。

悼念警院校友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警察这个工作,真正接触了才发现,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是真正要有大爱的人才能从事的工作。别人闲着你忙着,别人骂着你忍着...

他们也是鲜活的个体,也有爱人需要陪伴,有孩子需要辅导功课,有老人需要赡养...

但工作的职责让他们别无选择,从抱怨到坚守,从强忍孤单到默默付出,他们值得尊敬,也必须要尊敬。

无意去谈什么情怀,也无意去渲染警察的不易,只是作为一名警院老师,看到学生和校友的离去,不敢去想象其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情景;他们挥手告别,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警院里,银杏叶铺满了警官大道,很美。

雪花洒满了塔湾街83号,很美。

警院里新的大楼正在建设,不久就会竣工。

警院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同学,活力无限。

......

而这一切,你却看不到了。

悼念警院校友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当其他院校的老师都在祝福毕业生工作顺利的时候,我们警院的祝福则是一生平安。

现在越来越理解,这句祝福的分量。

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山那时的水

那时风光一定很美

但愿到那时 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你那时的我

那时我们再相会

...

请所有校友保重身体

平安健康

悼念警院校友 |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却不能再问候

战友,一路走好

战友不死,只是悄然隐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