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瞪眼的班,操心的命

Jan. 03.2019 by: 小务

写在前面

昨天看到一篇原创文章,内容涉及公安管理体制调整的问题,观后思绪万千。曾几何时,监狱也是公安大家庭的一员,想必那时的监狱民警远没有今天这般模样。在文章的留言区看到不少监狱民警的留言,多数也是期盼监狱回归公安大家庭。小务作为一名监狱民警,也有过这种想法,于是思来想去,觉得有必要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曾在司法局工作),谈一谈监狱在整个司法行政工作中的定位,以及监狱如何更好的行使刑罚执行职能。不足之处,还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打开手机订阅号一栏,看到不少自媒体都在转发一篇名为

欢迎“五大家族”回归公安大家庭!

铁路警察究竟是企业警察,还是国家警察?这个早有定论,企业不可能有警察,可曾经有人私下说铁路警察是国家警察就是个笑话! 铁路警察是国家警察的依据是铁路警察已经转为公务员编制;认为铁路警察是企业警察的人则说:铁路警察表面是国家警察,但干部任免要经过上级公安机关和铁路公司两家,铁路警察的办公资金表面上是国…
(点击查看)的文章,文章主要提到了18年底公安管理体制调整问题。调整以后,铁路、交通、森林、民航、海关缉私等五个行业警察机构划归公安部统一领导。“五大家族”的回归,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也开启了公共安全治理的新篇章。

不仅是几家“公安”头衔的的部门被整合至一起。近期,不少武警部队也纷纷转隶至公安部门,最近的就是武警边防部队成建制划归公安机关。

以上几个动作是党中央在完善公共安全治理统一化、标准化方面的重大举措,解决了以往公共安全治理方面协调、配合不足的局面,实属英明之举。

而作为一名同样是纪律部队的监狱人民警察,小务看到这篇文章时,心里可谓五味杂陈,为什么呢?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打翻了醋坛子

基层监狱民警人尽皆知,无论是福利待遇还是社会地位,无论是荣誉感还是认同感,监狱民警是远不如公安民警的,这并不是我们的工作不为人所知,而是多年来监狱在自身定位方面出现的问题太多太多,造成了监狱工作及其民警长期被社会边缘化的现状。而这种现状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监狱工作得不到国家和社会的认可与理解,民警的归属感、自豪感都远远低于公安民警。

所以,这次看到公安将那么多的“堂兄弟、表兄弟”拥抱入怀,小务看着是真真地羡慕嫉妒恨啊。我们也想在大树底下乘个凉,我们也想有个知冷知热的臂膀可以靠一靠。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我们也想回家,

可“司法独立”的理念不允许这么做

在几个转载文章的留言区,有不少监狱民警留言表达了想回归公安的想法,小务何尝不是如此呢,要知道,监狱民警和公安民警那可不是“堂兄弟”与“表兄弟”的关系,是真正血脉相连的亲兄弟!(1983年6月9日,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文,决定将监狱(当时称劳改)、劳教(以取消,现为戒毒)移交司法行政部门管理,监狱从此离开了公安大家庭),如果前文中的“五大家族”是回归,那我们监狱民警就是实实在在地回家了!

然而,回头太难。侦查、起诉、审判、执行是现代法治社会的标准配置,目的是为了确保司法公正。所以,如果将监狱这个刑罚执行机关只是简单的归于公安机关管理,确实有开历史倒车之虞,不符合法治社会的要求。

虽然很多人还是愿意回到公安大家庭,但法治理念不允许我们这样做。然而,这并不妨碍监狱成为一个独立刑罚执行机关的机会。

前提是,我们在探讨监狱成为一个独立刑罚执行机关之时,必须要弄清一个问题,即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选择回归公安或将监狱独立出来。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绝没有要怼谁的意思,更没有情绪化的东西掺杂其中。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司法部的重点工作决定了监狱在其内部的边缘化

司法行政中的人民调解、法律援助、基层法律服务(最新的叫村居法律顾问)、普法宣传、律师公证、司法考试这几项工作,长期以来在司法行政业务中处于主导地位,并且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在社会治理及依法治国进程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上至司法部下至司法局,新闻宣传的重点都是诸如此类的业务,涉及监狱工作的少之又少。

比如人民调解,这朵被誉为“东方之花”的基层社会治理模式, 与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直接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在缓解社会矛盾、预防和减少犯罪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功效。目前,全国共有人民调解委员会76.6万个,人民调解员366.9万人,专职人民调解员49.7万人,每年调解各类纠纷达900万件左右,调解成功率96%以上。

2018年是毛泽东同志亲自批示并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也是习近平总书记作出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指示5周年。可见人民调解不仅在司法部是项重点工作,在国家层面也是一项不可或缺,影响国家长治久安的。

比如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是指由政府设立的法律援助机构组织法律援助的律师,为经济困难或特殊案件的人给予无偿提供法律服务的一项法律保障制度,体现了公平正义,是促进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

特别是2017年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办法》,办法推出的初衷是为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加强人权司法保障,促进司法公正,充分发挥律师在刑事案件审判中的辩护作用。是最新一轮司法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最重要的目的是“加强人权保障”,也即加强对被告人权益的保障,从而实现“司法公正”的目标。

再比如 公正、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司法考试)、基层法律服务等等,这些都是与普通民众息息相关的司法行政工作,其工作成效显著与否,直接影响到政府的形象树立与民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综上,根据司法行政工作的重点,我们可以看出,司法行政工作严格来说是一种法律服务性质类的工作,并且这些工作成效如何,是可以进行量化的,比如社会上案件发案率、涉及基层工作的上访率、法律援助受援率等等,都可以具体量化,所取得的成绩也显而易见。

而反观监狱工作,因其刑罚执行职能的特殊性,我们平时听到关于监狱的信息多以负面为主。因为监狱工作的好坏,没有量化标准,比如罪犯的转化率,其实这是一个主观概念,怎样才算转化了一名罪犯,没有标准,也不可能有标准。而罪犯的再犯罪率更不能作为监狱工作成效的量化标准,因为犯罪是一个社会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

然而,一旦监狱发生了罪犯脱逃、非正常死亡事件,那么就应了那句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进而影响到整个司法行政工作形象,令在服务社会法治建设中作出巨大贡献的司法行政部门蒙羞,得不偿失。

所以,人类逐利的本性,是监狱被边缘化的原罪。反正不管你投入多少心血,一起事故就可能将你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谁又能保证永远不发生意外呢?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作为一支纪律部队,

我们总是躲在公安大哥的身后

大到《警察法》的修改,小到普通民警的加班补贴和执勤补助,林林总总涉及警察切身利益的政策,我们从来没有主动参与过,甚至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从来是被动接受和服从。

就拿《警察法》修改草案来说,里面除了一句:除法律另有规定外,本法关于人民警察的规定适用于国家安全机关、监狱以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中授予警衔的工作人员以外,基本就是一部公安警察法。

要知道,司法行政系统中的监狱、戒毒人民警察有40余万人,他们同样属于国家政法编制人员,享有《警察法》赋予的权利,也负有《警察法》所规定的义务。然而,这40余万人只是被一个“适用”草草敷衍,根本未见任何针对司法行政人民警察的权利与义务。

如果我们把《警察法》当做全国各个警种一个纲领性法律的话,最少可以自我安慰一下,毕竟还有很多不同隶属关系的警种。

但是,作为“统领”全国监狱工作的《监狱法》,20多年来从未有过实质性的修改,基层民警要求修改《监狱法》的呼声数年来此起彼伏、甚嚣尘上,至今的结果是“千呼万唤始不出来”。

作为一部如此重要的法律,20多年未见修改,也印证了前面我们所讲监狱工作因不在司法行政重点工作之列,被忽略是必然的。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由于司法行政几项主业均不涉及警务工作,决定了其工作人员很少有警察身份,至多在政治部(处)、监狱、戒毒管理处(科)、行财科等几个部门才有少许警察编制。

懂监狱的上不去,上去的不懂监狱。

但机关毕竟是机关,干部提拔速度是远远快于基层的,所以,很多司法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经提拔后被任命至监狱、戒毒系统,有些成为部门负责人,有些则到了关键的领导岗位。这部分被提拔至基层任职的干部,一没见过罪犯,二没穿过警服,有些甚至连敬礼都不会,却成为了一支纪律部队的长官,掌握了监狱这个需要专业知识才能运行的机构的前途与命运。

如果是一个谦卑的人,抑或懂得学习的人,会在新任职单位“潜伏”下来,虚心学习,勤于钻研,以求最快的速度适应新岗位,干出新成绩,这也是一名监狱“新警”应有的态度。

而现实则是,很多刚刚到任的干部,在缺少最基本的常识下即对监狱工作指手画脚、品头论足,经常搞一些令基层摸不着头脑的动作。用一句话来概括:用自己的主观臆断,挑战基层民警的饭碗。

由此就出现了外行管内行的局面,对监狱的发展形成掣肘,这些不足在“基层狱务”历史推文中可以找到。

从以上3点基本可以梳理出监狱为何会有如此之困境的缘由。而如何破解这种困境?让监狱实现最初的价值,让监狱民警找回曾经的尊严?

建立统一的刑事执行机关

就目前国内刑事执行工作来看,最大的问题是执行机关过于分散。

公安、法院、监狱、司法局都有部分刑事执行权,公安主要有拘役、法院主要有财产刑和死刑的执行、监狱主要是监禁刑、司法局是社区矫正。这种分散的刑事执行局面导致:一是执行机关太多,无法有效监督,易滋生腐败, 有损司法公正;二是执行不规范,损害法律的严肃性,达不到执行效果。

因此,为了打破这种不合理局面,可以考虑建立统一的刑事执行机关,统一规范刑罚执行。成立由国家统一管理的“国家刑事执行局”,主要负责监禁刑、财产刑、死刑、社区矫正以及在侦查阶段嫌疑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执行工作。刑事执行工作由警察负责。

如此,将监狱从司法部剥离出来,与其他具有刑事执行功能的部门进行整合统一,不仅有利于司法部将更多精力用于社会法治建设,为国民提供更好的法律服务及保障,更有利于完善刑事执行体系,深入推进全面依法治国。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既然不爱,就请放手 | 敢问监狱路在何方?

再小的声音,也是一种力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