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路遇持刀殴斗未表明警察身份予以制止,被判玩忽职守罪!

2018与2019跨年的钟声余音未了,又一个令人关注的典型案子被通报出来。梁某是一名派出所民警。2018年的7月17日这一天,梁某值班。当天晚上的8点左右,朋友镇某约梁某在KTV见面,说有重要事约见个面。梁某只好向带班的领导请假,领导批准了梁某的请假要求。晚上9点,穿便装的梁某开车到达KTV门口。得知罗某与吴某、杨某发生纠纷。

梁某为了制止他们进一步激化矛盾,就规劝罗某赶紧回家,并打电话让人来把罗某劝走。看到罗某还没有离去,梁某就继续在现场观察情况。9点半左右,杨某手持木棒,来到现场寻找罗某,在从梁某身旁经过时,梁某用语言进行对杨某予以制止,说让他不要打架,并拨打了值班电话请求警力支援。至此,梁某该劝的也劝了。可当晚的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罗某和寻衅滋事犯罪嫌疑人杨某根本就不听他劝。现在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发作起来不是你想制止就能制止得了的。假如罗某和杨某一开始就听梁某的规劝,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命案了。接下来,罗某手持匕首与杨某、冷某打斗起来,梁某持手机进行录像,没有上前表明身份对双方进行制止。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你觉的梁某此时的正确做法应该是什么?从后来的处理结果看,梁某当时没有迎着匕首冲上去予以制止斗殴行为,是十分错误的。在罗某刺倒冷某以后,继续持刀追赶捅刺杨某,最后把杨某刺倒在地后,迅速逃离了现场。梁某拨打了急救电话,把便装换成了警服,在群众的协助下,一举将罗某抓获,交给了赶到现场的民警。

当晚发生的斗殴,导致冷某死亡,杨某受伤的后果。罗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杨某、吴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院指控民警梁某犯玩忽职守罪。

法院支持了检察院对梁某犯玩忽职守罪的指控。为什么法院也认为梁某犯玩忽职守罪的罪名成立?法院的意见很明确。人民警察有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的法定义务,不履行法定义务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是人民警察法明文规定的。梁某身为公安民警,遇见可能发生严重后果的斗殴事件时,没有按照人民警察法和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的规定,履行职责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发生致一人死亡的刑事案件,梁某的行为侵犯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构成玩忽职守罪。因为梁某在这帮人斗殴发生前有化解纠纷的行为,斗殴过程中有口头制止,到案后能如实供述事实,庭审中自愿认罪,所以法庭对他从轻处罚。

因犯罪情节轻微,判处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分。

有人说,自己下班了尽量不穿警服,这样也许会规避一些风险。其实,从这个案子里看出这样一个事理:只要你是一名人民警察,不论在何时、在何地,穿警服、还是穿便装,一旦遇到了事关公民人身安全的紧急情况和违法犯罪活动,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义无反顾地冲上去保护公民,制止犯罪。这是你的法定职责,也是你作为人民警察的永恒情怀。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