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喊什么《媒体:别动不动就喊”妨害公务” 先看看公务合不合法》了

别再喊什么《媒体:别动不动就喊

昨天,公众号蓝衬衫们发表了《批XX都市报!“宁愿错说,也不愿不说”是一种病,得治!》,批XX都市报的文章《媒体:别动不动就喊”妨害公务” 先看看公务合不合法》,今天又看到某国家级媒体也在转发XX都市报的这篇文章,而且,题目赫然也是《媒体:别动不动就喊”妨害公务” 先看看公务合不合法》。

实在无语。再次撰文。

这家媒体莫名地弄上一辆警车的资料图,别有用心、意思深远。其这样炒作最近网上流传的一个案件:湖南常德津市市46岁的农民陈乐林踢踹警车,被警方铐走后,因涉嫌妨害公务罪失去了半年的自由。但法院终审判决认为,陈乐林的行为事出有因、可以理解,警方传唤其妻于法无据,遂对陈乐林宣告无罪。

2017年3月,因尚未达成补偿协议,陈乐林夫妇阻止电力公司在其责任田内架设电线杆,发生纠纷,在警方与基层干部的介入下,陈乐林夫妇停止阻工并离开了现场。但随后赶来的第二拨警方人员,要求口头传唤陈妻,遭拒绝后强行将陈妻塞入警车,陈乐林制止并与民警发生肢体冲突。随后警方将陈乐林逮捕并提起公诉,津市法院一审判其妨害公务罪,处6个月有期徒刑。陈乐林不服上诉,常德中院作出二审判决,宣布陈乐林无罪。

关于这个案件,公众号蓝衬衫们发表过文章,观点都在《为什么说破坏警车摔坏执法仪二审宣告无罪,是思维出了问题?!》里面。文章直指“ 破坏警车摔坏执法仪二审宣告无罪 ”是一种错判!

XX都市报和某国家级媒体作为公众媒体,对这样一个一审二审判决有着不同争议的案件,在记者和编辑都缺乏法律专业知识、对法律程序、犯罪事实认定、案件定性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片面阐述观点,造成不明真相的公民对执法部门产生对抗情绪。

这家媒体对这个案件这样发表评论:应该说,陈乐林的妻子阻止电力公司施工是有道理的。电力公司要在农民的承包地里树两根电杆,这样一来,旋耕机不能工作,1.5亩田就没有用了,他家要求村里置换一块田,或者按32640元/亩征收。而电力公司的工程使用农民土地,应该给农民以补偿,而且这个补偿不应该由电力公司说了算,应该在双方达成一致之后才可施工。尽管电力工程是涉及公共利益的重点项目,但也不能成为损害农民个人利益的理由。更何况,在警方和基层干部介入后,陈乐林夫妇已经停止阻工并离开了现场,第二拨警察凭什么还要把陈妻塞进警车,带回去传唤教育?首先是电力公司有错在先,继而警方传唤不当在后,当事人难道不能抵制错误的权力,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家媒体也知道电力工程是涉及公共利益的重点项目,接着又说“但也不能成为损害农民个人利益的理由”。照媒体这个逻辑,如果全国所有的涉及公共利益的重点项目,都要等涉事农民同意以后才可以推进,国家还要不要发展了?

而假如陈乐林和妻子不是真正意义上朴实农民,国家建设项目是不是就要停下等着?不管等待哪年哪月,必须得等这对夫妻真正得到满足了才能推进国家项目建设?那如果这对夫妇永远不满足呢?国家建设项目就永远不推进?

关键问题是转发的这家叫XX都市报的媒体并不懂什么叫法定救济途径,不知道这个事从依法的角度应当如何去解决,不负责任地在媒体上大发错误议论。

公正地、从法律程序上讲,如果电力公司真的是在未达成协议(也许不满足这对夫妇的天价赔偿根本就很难达成法律意义上的一致。)的情况下,强行拆移电线杆子,侵犯了这对农民夫妇的“合法权益”,这对夫妇完全可以通过对电力公司的诉讼申请解决。而且如果诉讼合理,国家不会亏待这对夫妇,会给予他们一定数额的国家赔偿的。

这叫什么?这叫国家秩序!不管是谁,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放弃一己私念。

但这家媒体还给大众“普法”:“这一案例涉及对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的理解。表面看来,警方传唤阻工的陈妻是职务行为,属于司法机关的公务,而陈乐林阻挠警方传唤,当然属于“妨害公务罪”了。但这只是对该罪名肤浅的理解,甚至属于望文生义”

以上言论错!错!错!

该媒体说,“当执行公务时,先要研究一下执法活动的合法性“——毛某镇政府及大山居委会工作人员多次规劝陈某某夫妻并报警。请问记者,警方可以不接这个警吗?

言归正传。接警后,公安局毛某派出所民警钟某、协警田某根据所长的安排,立即赶到现场了解情况。经多人规劝,陈某某夫妻于10时许离开迁栽电线杆地点到湘北公路上。随后赶来的毛某派出所所长王某、教导员朱某分别口头传唤陈某某、刘某到毛某派出所了解情况,陈某某表示同意,但刘某明知朱某是派出所教导员的情况下不接受其传唤,并欲离开现场。朱某见口头传唤刘某无效,遂强制传唤,将刘某带上警车,陈某某见状欲阻止,与现场民警发生肢体冲突,并用脚踹踢警车,踢坏警车右尾灯,踹瘪警车右前方外壳,同时抢夺民警的执法记录仪,摔坏在地上。公安民警合力将陈某某控制,并带上警车。陈某某又用脚踹碎警车的左后车窗玻璃,还言语威胁执法民警。

这里先给这家媒体普普法。派出所接到警情出警,是依法履行公务行为,公民应当无条件服从,这是法律的规定。如果公民有异议,本着“服从执法在先,公民存疑后”的原则,这对夫妇在绝对服从的前提下,有异议可以依法进行行政复议或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是,绝对不可以抗拒警方的执法。更不可以有““损坏警用执法记录仪、警车玻璃、尾灯”的妨害公务犯罪行为。

公众号蓝衬衫们讲得够明白了吧?陈某某和妻子刘某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公务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已经构成妨害公务罪。

也就是,原审法院关于“被告人陈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的判决是正确的!

那么,二审法院为什么又判决这对夫妇“损坏警用执法记录仪、警车玻璃、尾灯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这是因为二审法院的法官将“陈某某和他妻子在自己承包地里抱住电线杆子”的自力救济维权行为,与“用脚踹踢警车,踢坏警车右尾灯,踹瘪警车右前方外壳,同时抢夺民警的执法记录仪,摔坏在地上”的妨害公务犯罪行为这两种完全不同涵义的“维权”行为,彻底混为一谈!即二审法官在这个问题上偷换了概念,搞错了主体。自然,二审判决其夫妇二人“损坏警用执法记录仪、警车玻璃、尾灯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就是不正确的了。

而该媒体根本就没弄懂法律的适用原则。错误地评论说并非一切公务活动都不能“妨害”,也不是“妨害”了任何公务都会犯罪,如果所谓的“公务”本身就是不合法、不正确的,受到阻止就不适用此罪名。这对国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是一次法治教育,当执行公务时,先要研究一下执法活动的合法性,如果执法活动本身就没有法律依据,那遭遇抵制又怎可随意指责别人“犯罪”?有一些公务人员违法行政,受到行政相对人或围观群众制止后,也会说别人是妨害自己“执行公务”,这其实是拉大旗作虎皮,吓唬群众。而公民对于明显的非法的所谓公务活动,也不妨出面阻止,或者可以避免违法行政导致事情进一步恶化

什么叫并非一切公务活动都不能“妨害””?这是在煽动群众抗法。

也不是’妨害’了任何公务都会犯罪,如果所谓的“公务”本身就是不合法、不正确的,受到阻止就不适用此罪名——请问这家媒体,你们这是适用哪国的法律呢?

请看XX都市报的这一段:这对国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是一次法治教育,当执行公务时,先要研究一下执法活动的合法性,如果执法活动本身就没有法律依据,那遭遇抵制又怎可随意指责别人’犯罪’?有一些公务人员违法行政,受到行政相对人或围观群众制止后,也会说别人是妨害自己‘执行公务’,这其实是拉大旗作虎皮,吓唬群众。而公民对于明显的非法的所谓公务活动,也不妨出面阻止,或者可以避免违法行政导致事情进一步恶化”。就这家媒体这一通的不当言论,还敢说对“国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是一次法治教育”?

这里不得不严肃地指出,媒体所谓的“有一些公务人员违法行政,受到行政相对人或围观群众制止后,也会说别人是妨害自己‘执行公务’,这其实是拉大旗作虎皮,吓唬群众。而公民对于明显的非法的所谓公务活动,也不妨出面阻止,或者可以避免违法行政导致事情进一步恶化”——是在进行错误的舆论引导,呼吁推崇抗法的判决,后果是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引发不服从国家治理的群体事件。一旦这样的一些错误舆论发挥了导向作用,造成的违法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执行公务时,先要研究一下执法活动的合法性,如果执法活动本身就没有法律依据,那遭遇抵制又怎可随意指责别人“犯罪’?该媒体用词不专业,都涉嫌犯罪了,何谈“指责”?

新闻从业有职业道德,尤其是发挥着舆论导向作用的新闻媒体。切不可“宁愿错说,也不愿不说”。因为从事一项职业,除了流量,还有社会责任。

您喜欢小编半江的原创文章,请点击蓝字欢迎关注公众号“蓝衬衫们”和“别样领花”

警界

【派出所里的故事】“长得真帅,破案真快”锦旗“告白”民警,他为什么这么“帅”?

2018-8-16 16:50:35

警界

又一官员不配合交警执法被免职!陕西这名耍官威的官员还称“找你们队长”!

2018-8-16 17:02: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