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打架自愿协议调解,反手将公安局告上了法庭

2016年5月22日上午11点,派出所接到有人报警,说轿车前面引擎盖被人砸了。

民警接警赶到现场。原来是邢某、范国良、冯某三人因为琐事发生口角,继而动手发生了肢体冲突。

民警把三个人带回了派出所进行调查。在派出所对范国良等相关人员进行了询问查证,分别制作了询问笔录。对这个事进行了调解,范国良等人自愿达成了协议。

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这里插个话,对打架的邢某、范国良、冯某三人进行调解,适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的规定,因此,派出所这样处置是合法的。

范国良和邢某、冯某签订了治安案件现场调解协议书,确认自愿达成了三个方面的协议。

他们是怎么约定的呢?

第一个约定,是三个人互相道歉,互相谅解。

第二个约定,这件事一次性了断,邢某、范国良、冯某不再申请伤害鉴定,互不追究法律责任,三个人不存在后续任何问题,不再为此纠纷有任何经济纠葛。如再有发生将追究法律责任。

第三,约定了这个协议双方当事人签字生效。协议由主持人签字,派出所盖了章。

至此,这个事就这么圆满的结束了吧?

NO!

范国良回去就反悔了!一纸诉状将公安局告上了法庭,说公安局犯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

他不但把公安局告上法庭,还因诉讼过程漏洞百出,把一张脸打得体无完肤。

他说自己已经习惯了被邻居无缘无故辱骂。5月22日上午9点邻居又辱骂他,踢坏车库门,都把他殴打窒息倒地上了,并且都是在110出警民警的视频记录下进行的。

他说之前他被带到派出所承认踢了对方一脚,是由于被殴打窒息后脑子不清楚说了“胡话”,其实他没有踢人的行为。是审讯的警察诱逼他,他是被诱逼后说的。

他说监控视频可以证明他没有踢人。是派出所让打他的违法嫌疑人提要求,要求范国良把自己停在家门口的汽车停远点。

范国良说要求按照法律规定处理,派出所却让他在《拘留告知书》上签字。

他提出派出所的行为违反了刑事诉讼法、治安管理处罚法、行政处罚法、宪法、刑法…… 范国良多次要求派出所提供出警视频等资料,都遭到了拒绝,派出所违法的行为直接危害和侵害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请求依法判令公安局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成立。

啧啧啧!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的主体怎么可能是公安局?范国良诉公安局犯了主体为个人的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无语了。

既然范国良告到了法院,公安局就依程序到庭应诉,用事实反驳了范国良的说词——派出所依法调解,范国良等人自愿达成协议,不存在对范国良所谓“诱逼”,更不存在调解协议不给范国良的情况。

接下来,这边的诉讼还没等法院作出判决,范国良又变了!

他重新提出了一份行政诉讼起诉状,变更了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说公安局派出所出警没有对打他的邢某、冯某进行处罚。公安局不处罚打他的人,就是不履行法定义务,就是行政行为违法。

法院告知范国良,你的原起诉状副本已依法送达了公安局,你现在又提出变更诉讼请求,这不符合法律规定,法庭依法不予准许。

法院认定范国良诉请“请求判令被告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成立”的内容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驳回了范国良的起诉。

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十分为这家法院的审理点赞!法律运用得十分准确。

法院的这个判决结果也契合了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上面阐述的观点,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的主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对应的是个人,不是单位。而范国良却把公安机关作为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的诉讼主体。单看这一点,范国良和他花钱聘请来糊弄自己的律师,都在胡闹。

这个案子据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的小编半江瑟瑟半江红分析,范国良第二次重新提起行政诉讼起诉状,变更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的原因,大概是他们后来发现了诸如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文章一直指出的那个问题:范国良告公安局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的诉求,存在主体错误和定性不准的致命缺陷。

也或许是经“高人”指点,范国良无奈之下违反程序,重新提出了“派出所出警没有对打他的邢某、冯某进行处罚。不处罚打他的人,就是不履行法定义务,就是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诉讼请求。

范国良告公安局 “行政行为违法”的行政诉讼请求,虽然从法律上讲方向是对了,但是,范国良并没有拿出事实依据和确实证据。错走了第一步,再也不会给他耗费司法资源、谋求私立的机会。

本来,国家法律就不该成为范国良这种不讲规则、不讲规矩、自私贪婪之人用来玩弄和换取私利的工具。

范国良跟邻居打架自愿协议调解,调解完了又反悔相告,最终被自己的拙劣表演打脸。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