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惹点是非,不足以自称警察

不惹点是非,不足以自称警察

那时我还很年轻,25岁,少年得志,正是看重荣誉的年纪,每每被叫进领导会议室,我都有一种蠢蠢欲动的亢奋。

和我一道进去的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姓P,和我私交不错。

P所长三十多岁的人,却有着四十多岁的老态。明明180的个子,却经常佝偻着个背,比我也高不出多少。人若没了精神,就显得一身霉味。

会议室里,几个话事的都在,桌子上搁着一推的信件,瞄一眼就知道,告状信又来了。

公安局就是这样,执法、抓人,不可能每个当事人都爱你,惹来上访告状的并不稀奇。

领导说,这次的级别比较高,都是京城转过来的,三封是告我的,另外四封,是告P所长的。

我没有半点忐忑。

作为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虽然每天都在办案一线冲锋陷阵,但刑警队经手的都是大案子,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有大队长、副局长甚至是一把手在后边盯着,我是不是办了冤假错案、是不是刑讯逼供,大家都清楚。这次告状的内容,我闭着眼睛都知道,因为之前已经从县里到省里逐级闹过,事情还是那些事情,只是提高了级别而已。我信任组织,组织也信任我。

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得瑟,把被人诬告的信访级别当成一种资本。

旁边的P所长却没得这份淡定。

“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领导的语气很淡,话却来的重。P所长本身有点结巴,在这种场合更显得口齿不清。

走出会议室,我春风得意,P所长却步履蹒跚,一脸苦笑。

我是知道他被告状的原因的。

那年的正月,辖区一些赌徒在山上开了赌场,每天迎来送往热火朝天的几百人露天聚赌。接到报警后,他带着所里的人去抓赌。农村派出所只有五六名警力,这种事呼叫局里大部队增援也不现实,所以一般就是把人冲散、把赌场拆了,至于参赌人员,现场能抓多少算多少。

可是,那天出现了意外。赌场并没有冲散,民警却寡不敌众落在了“人民群众”的手中。民警在执法中被赌徒围攻,部分人在推搡、逃窜时挤伤的、摔伤的伤情,都变成了被民警打伤的,整个派出所的民警,被拘禁了起来。

所谓的“群众”就是这样,落单时,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聚了众,只要有人振臂一呼,就变成了战天斗地的好汉。

民警被拘禁后,一众人押着P所长下山,逼他去镇上的信用社贷款赔偿“医药费”。半路上,局里的援军杀到,将大家解救了下来,为首妨碍公务的几个人也被绳之以法。

事情至此并未结束。

那几个被处理的人及家属从此以告状为生,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列数了P所长二十条罪状,告状信满世界的飞。

我当时记下了告状信抬头的语句:“褒渎了人民警察职责,玷污了人民警察的形象,是公安队伍的败类,他的种种恶行,种种残暴手段,在XX乡制造了一种高压恐怖气氛,连十二岁的幼女都对他提出了血的控诉”。

MMP,你敢不敢更夸张一点。

民警被村民围攻拘禁,本身就是件丢脸的事,之后被人漫天告状,这也是一所之长对辖区“社情民意控制不力的体现”。面对质疑,他百口莫辩,虽然他并没做错什么。

我看他心事重重,就劝他都是盖棺定论的事了,别往心里去,不过是再写一次说明。

P所长说他愁的不是这个,而是刚刚辖区又出了新状况。

辖区有一个年青男子,在外打工时和一个广东女子结婚生子。没有任何物质基础的露水婚姻终究经历不了现实的考验,两人分手后,男方带着小孩回乡,广东女子与其姐姐追来讨要小孩,但小孩已被男方转移,女子寻访几日无果,便到派出所报警求助。

尽管是家庭纠纷,但P所长担心出意外,便到男方家做工作,建议男方不要回避矛盾,双方一起到政府进行调解。通过多方努力,男子带着小孩露了面,一同到政府开始协商扶养事宜。

本以为会圆满了结,不料又出事了。孩子的母亲在调解过程中偷偷带着小孩溜了,男方大怒,拘禁了女子的姐姐,并迁怒于派出所。

民警好说歹说,费了很长时间才做通了工作解救出了被拘禁的对象,但孩子的爷爷奶奶不理解,追着P所长寻死觅活,警服都被撕烂了。

此时我才注意到,他脸上几道爪印。

“不管的话怕被投诉不作为,也怕闹出意外,管又管出了麻纱,这派出所工作,我真的越来越不知道处理了,我必须回机关去。”

回机关,这是他经常和我说的话,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在基层一线,负重前行。

我是坚定无疑的唯物主义者,同时在工作上我也相信气场的存在。

比如在刑侦,一个案子不顺手办不下去了,不要紧,若是胆怯了不自信了,你会接二连三的在其它案件上失手。

同样,在派出所工作,面对误解与敌意,如果心虚了气场垮了,那么就会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什么事情都会处理不好。

每天百事缠身的基层派出所,是最容易消磨人斗志与信念的地方,这也是我从警以来一直排斥去派出所工作的原因。

最近,有一些小兄弟开始了派出所之旅,这里有几句话想送给他们。

相信群众的善良,相信绝大多数的人会支持正义与公理。

秉公执法,保护好自己,才能在魑魅魍魉的暗算里站稳风口浪尖。

警察队伍里,凡是做事的人,都免不了遭受质疑、误解甚至是诬蔑,是非缠身。身正不怕影子斜,所有的明枪暗箭,注定都会化作成就职业荣耀的倚仗与资本。

兄弟们,好运。

不惹点是非,不足以自称警察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