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民警可以追缉车辆了?法院判决追车致人死亡犯玩忽职守罪!

李某海是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的一名工勤人员,单位安排他从事道路执勤执法工作。徐某是这个大队的一名协警,工作是配合正式民警从事道路执勤。2014年5月20日的下午,李某海带班率领徐某、张某、冉某三个人,驾驶警用小型轿车,在省道陈庄路段进行道路巡查。巡查的过程中,徐某发现同向行驶的鲍某驾驶的牌号为蒙J269**、蒙J80**挂的大型货车涉嫌违法,便请示李某海怎么办?李某海指示说,到省道231线与315线交汇处路口对他进行检查。有人问,蒙J269**和蒙J80**是一辆车还是两辆车?一辆车怎么挂2个牌照?没错!这是分别挂牵引车和挂车两幅牌子的一辆大货车。徐某驾驶警车在加速超越这辆大型货车的过程中,警车出现了失控,撞到公路中间隔离带上后,反弹回来与大货车发生碰撞事故,两辆车均冲入了公路西侧绿化带内,致使乘坐大型货车的赵某当场死亡,鲍某、冉某受伤,两辆机动车不同程度的损毁。公安机关认定,徐某驾驶警车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时没有保持安全车速的过错行为,是导致车辆碰撞事故的原因,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鲍某无责任。话说这里乘坐吨位巨大的大货车,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安全。出事了,就要追责。交通管理大队领导将李某海、徐某送到检察院去接受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李某海和徐某因涉嫌滥用职权罪被逮捕。法院在本案中对李某海和徐某的身份,是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确认的。原审法院认为,李某海和徐某在道路巡查时,违反不得驾车追缉违法车辆的道路执勤执法相关规定,导致一人死亡两人受伤的严重后果,两人均构成玩忽职守罪。分别对李某海、徐某以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李某海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他辩解了两条理由。其中一条与当下很多民警的普遍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这个不准追缉车辆的规定是出自“规范”而不是出自“法律”,即使他指使徐某超车检查不规范,也不违反法律的规定。那么,这个被广为知道的“不得驾车追缉违法车辆的道路执勤执法相关规定”,到底是怎么说的呢?看来,今天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的小编有必要在这里明确一下。

《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规定“公路巡逻民警驾驶警车巡逻执勤时,应当开启警灯,按规定保持车速和车距;除机动车驾驶驾车逃跑后可能对公共安全和他人生命安全有严重威胁以外,交通警察不得驾驶机动车追缉,可采取通知前方执勤交通警察堵截,或者记下车号,事后追究责任等方法进行处理”。对此,以往也有法院判例提出这样的判决意见,制定不准追车的规范,旨在保护民警的生命安全。于是,很多人认为,这说明不是不准只能追车,至少说明民警追缉违法车辆是合法的。但法院认为,《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明确规定了除特殊情况外,巡逻警车不得驾车追缉,李某海和徐某的行为显然违反了这个规范中的规定。可见,司法机关认为,除特殊情况外,巡逻警车不得驾车追缉。蓝衬衫们(公众号:蓝衬衫们)认为,法律或者规范的适用必须与行为的事实相一致才正确,这个案件定性的关键在于追车是否正确地履行了职责?李某海第二条意见是,他主观上对损害后果没有过失,且无法认定超车行为与被害人死亡有因果关系。法院审理同样否认了李某海的这条上诉意见。说李某海在指使徐某高速超车时,对可能发生的后果应当遇见而没有遇见,或者应当遇见但轻信能够避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过失。超车时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未保持安全车速,负事故全部责任,这个行为的发生与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最终认定对李某海等两人的判决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这个案件的李某海虽为工勤人员,徐某是协警,但是,对他们行为定性、处罚引用的《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也同样适用于民警。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