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打死民警的匪徒为什么均遭轻判? 原因很简单:没有袭警罪

2017年除夕夜,哈尔滨民警曲玉权在处置一起寻衅滋事警情时,遭到那帮匪徒突然袭击,曲玉权当场牺牲。牺牲时,曲玉权还要紧紧抱着其中一个匪徒。

多家主流媒体曾经报道过这个案件,人民日报也曾经发文祭奠。后来,当匪徒一个个被抓住时,我们都善良地认为,匪徒既然敢让民警流血牺牲,法律肯定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因为,曲玉权的在天之灵,肯定还在看着这个世界。

就在大约一个月前,哈尔滨市中院的二审判决下来了,那帮匪徒的主犯判了13年,其余匪徒的刑期,都在13年以下。

这样的判决,能服众吗?

就连没有任何法律素养的吃瓜群众都看出来了,这帮人酒后寻衅滋事,警察到来后非但不停止,居然群殴警察,借用国外法律的一个名词:这样严重的袭警行为(我们国家法律中没有袭警罪,只能借人家的),最后造成了警察牺牲的严重后果,最后居然定成普通的故意伤害罪,连从重处罚都没有看到!

有人问,不是有刑九了吗。妨害公务罪中的袭警行为不都要从重吗?怎么翻遍一审二审判决书,竟然没有提及警察正在执行公务的事实,在定罪量刑时,更是没有体现出来一丁点“袭警从重”的意思?!

是哈尔滨的法官业务不行吗?

显然不是。记得不久前,南京的一个司机,在交警正在执法时,突然加速将交警拖死,这样妥妥的故意杀人,也因为定了个间接故意杀人,最后判了个死缓,那起案件同样没有体现出来任何从重处罚的意思。

难道出现了两个地方的法官争相上演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吗?

应该不是吧。

让我们复习一下伟大的法律共同体恩赐给警察群体的“袭警从重”法条吧。刑九增加的277条第5款是这样写的: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我们回头翻到刑法277条第一款:“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刑法277条规定的是妨害公务罪,妨害公务罪的法定刑是什么: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这条法律的第5款规定是从重处罚,而不是加重处罚,意思就是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最高刑期就是3年有期徒刑。

什么意思呢?就是较轻的袭警行为(3年以下的妨害公务行为),依照刑法277条从重(连加重都算不上)处罚;至于造成严重后果的犯罪行为(故意伤害致死或者故意杀人),只能按照普通的故意伤害、故意杀人来定罪量刑。所以,哈尔滨的这起案件,法官肯定无法援引277条第5款,只能能轻判。同样的道理,南京那起案件,就算是赤裸裸的公然故意杀人,同样只能按照普通的故意杀人,只能判一个死缓。

简单地说,就是轻罪的被告,可以适用于袭警从重的第5款,如果是重罪(故意伤害致死或者故意杀人),法官就没办法按照这一条款来按照故意伤害致死或者故意杀人来量刑,这时,从重就成了一种奢望。

这就是我国刑法中令人瞠目结舌的现实:轻度袭警,可以按照妨害公务罪从重处罚,重度袭警,从重处罚变成了于法无据。

人家法官就算是想从重,也没有法律依据啊。

怪不得哈尔滨市两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丝毫没有援引“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这个条款。

怪不得南京的那起杀害交警的间接故意杀人罪的判决书,同样没有提及这个很出名的刑法277条的第5款。

既然如此,几乎所有参与袭击曲玉权的被告人在一审判决之后都选择了上诉,他们还委屈呢,还觉得判的重了。

他们可以上诉,那么哈尔滨警察呢,南京警察呢,全国的警察呢?

据说,哈尔滨警方正在忙着封口呢,某家政工部门忙着给全体民警发封口令,要求所有民警有话噎着,有泪藏着,有苦忍着!!!

关键是,全国的警察,能都忍住吗?

一条袭警罪,全国警察喊了几十年,到最后,竟然等到了这样奇葩的结局?

我们还继续忍下去?

只是,我们对得起曲玉权吗?对得起史伟年吗?

南京交警史伟年遗体告别仪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