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玉权因公殉职,法院却把他当成打架案的一方受害人

曲玉权因公殉职,法院却把他当成打架案的一方受害人

哈尔滨民警曲玉权,在2017年除夕之夜遇害身亡,哈尔滨中级法院的裁决让世人瞠目结舌:参与殴打曲玉权的6个人,最多被判刑13年,一审后个个都上诉,认为自己被判重了!

世人都觉得如此轻判,这个判决肯定有问题。但问题源于当地公安机关对曲玉权的死因鉴定,曲玉权符合在患有冠心病的基础上,由于被人厮打致多处软组织损伤、剧烈活动等因素引起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

给曲玉权做死因鉴定的,应该是曲玉权的同事,也就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法医。

瓜哥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和搞刑事技术的人天天打交道,了解法医的秉性。我们应该相信这些法医,他们不会违背良心去做虚伪的鉴定,反正我所接触的法医没有这样的人。

所以,我相信曲玉权死因是真实的。以此推论,被打的是曲玉权,如果是李玉权、赵玉权、刘玉权,他们可能不死,但偏偏遇到了有冠心病的曲玉权。

这是曲玉权的不幸,也是长年“五加二”、“白加黑”积劳成疾的人民警察的不幸。

我们不得不说,在一个提倡“刑法谦抑性原则”的背景下,如果是两个人因个人恩怨发生争执,其中一个把另外一个身患冠心病的人打倒后死亡,这个判决是正常的,也是可以接受的。

很多人一直关注这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可见不到主流媒体的报道,当地的新媒体也集体失声,好像是有人要隐瞒,人们知道这件事是在中国裁判网上看到的。

判决上网,是最高法院的要求。随后,引来全国人民的骂声,尤其是警察群体的不满。

哈尔滨法院的官方微博被众多的留言“攻陷”,曲玉权所在的公安分局民警被禁止在网上评论,所有警察自媒体几乎都发出了谴责的声音……

为什么全国的人民警察对哈尔滨基层法院的判决结果和中级法院的裁决结果有那么大的反响呢?

曲玉权因公殉职,法院却把他当成打架案的一方受害人

曲玉权和女儿

其原因就是,他们在判决中没有体现出曲玉权是在执法中受到攻击

在犯罪构成理论中有一个要价叫犯罪客体,是指我国刑法所保护的而为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

把曲玉权打死的那些人犯的是伤害罪,伤害罪所侵害的客体是他人的身体权,但是曲玉权是代表法律代表警方去执法的,犯罪客体还包括国家的正常管理活动。

在哈尔滨中级法院的裁定中,我们只能看到曲玉权身体权被侵犯的一面,而把人民警察的执法权这个犯罪客体给忽略不计了(详见:哈尔滨中级法院曲玉权遇害案刑事判决书)。也就是说,法院只把曲玉权当成了两伙打架的一方,人死了,对方就得负责。

只考虑到一个犯罪客体,忘记了另外一个犯罪客体,这个判决还能不荒唐吗?

这个荒唐的判决已经出现了恶果:

第一,让黑恶势力拍手称快。他们感觉打警察也就那么回事,打死一个警察也就是那么回事。

网上随后就有一个类似黑社会的人物发出一个贴子。

曲玉权因公殉职,法院却把他当成打架案的一方受害人

这个“青龙帮二当家”的,说得很直白。在他眼里,警察真的命不值钱,那你就想干啥就干啥吧。

不应该放过这个人,抓他很容易。

第二,让警察群体心灰意冷。他们普遍感觉曲玉权走得一点尊严也没有,马上会联想到自己的命运。有的甚至后悔不该当警察,有的表示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职责,不必认真,保命要紧,妻儿老小盼你平安回家。有关的贴子有很多,只是考虑到种种因素,平台没有选用。

第三,让人民群众缺省安全感。他们从这起案件中,看不到公平正义,体会不出法律对为国家为人民捐躯的人的厚爱,警察群体中的消极情绪,势必会影响他们的安全感。

哈尔滨中级法院是二审,上诉不加刑是刑事诉讼法的原则,他们只能维持原判或者低于原来的刑期。殴打曲玉权的6人中,最高判13年,这个和二审法院没什么关系,一审在基层法院,基层法院的判决权限是最高刑期不超过15年,数罪并罚不超过20年。

当然喽,曲玉权案的处理结果具有地域性,不代表全中国法院的全部。因此,每一个真正的人民警察都不会受到这起案件的影响,忘记初心。

近年来,除了公安机关在执法中屡屡遭到报复外,也偶尔听到法院机关有被侵害的案例,同属于执法者,同样受到到犯罪的威胁,假若哈尔滨法官遇到和曲玉权同样的情况,估计咱们哈尔滨法院的同志一定会猛然清醒。

但是,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