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处警执法的警察,不是打架斗殴的当事人

声明:本文拒绝跨平台转载!

紧急求助:投票将于21日24时结束,还有2次投票机会。以此,7维向大家发出紧急求助,请把您宝贵的一票投给7维,同时帮助7维拉票!投票链接就是本文最后的“原文链接”。投票最简单的办法是:打开链接后,找到搜索栏,直接点击搜索,然后1号7维视点与2号7维视角就直接排在所有公众号最前面,你就可以直接投票了,看下方图哦

我是处警执法的警察,不是打架斗殴的当事人

2017年的大年除夕,为民守夜的派出所民警曲玉权,在处置一起打架警情时,惨遭5名凶徒持砖袭击,当场牺牲!在全国一线民警等待了漫长的两年共700多个日夜之后、在一审判决二审判决全部悄无声息之后,我们才在最高人民法院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得知:杀害警察的凶徒,最高刑期竟然只有13年!

罪名是故意伤害罪!

此判决直接的后果是什么?是作为执法者的人民警察这个群体,没有感受到公平和正义,他们更是感觉自己失去了执法的后盾、失去了最基本的安全感!

而在一审、二审法官眼里,包括某些律师眼里,这个判决从法理上无可挑剔,甚至是体现了重判!

特别是用一个”符合、引起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这样的似是而非的理由!

可他们在进行各种辩解之时,却都在回避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曲玉权,是一个接到报警前去处警的警察,是一名处在执法状态的警察,不是和凶手打架斗殴的当事人一方。

我是处警执法的警察,不是打架斗殴的当事人

而所谓的”符合“、”引起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这样的理由又能如何服从?

对处置警情的警察打倒后又使用砖块进行持续殴打,直接造成了死亡后果,难道行凶的暴徒们不清楚他们用砖块会伤害警察吗?他们难道是对警察进行温柔按摩?

没有如此的暴力殴打行为,何来导致警官死亡的“剧烈活动”?

而所谓的被告只想逃走没有伤害、杀害民警的故意更是一派胡言!

昨天,杀害青岛民警别立福的凶手玉某,也是想逃走而已!

前年,酒驾冲撞、碾压南京交警史伟年致死的暴徒高某,也是说自己只想逃走没有杀害警察的故意,甚至于酒驾也成了没有杀人故意的理由!

2015年5月27日,烟台民警沈成磊在抓捕时,被嫌疑人李辉捅死。而李辉也是说“我就是不想被抓住”而否认有杀人故意!

如果他们“想要逃跑”能成为没有杀害警察故意正大光明的理由与证据,那么敢问:以后警察如何还敢去抓捕犯罪嫌疑人、逃犯,如何去制止违法犯罪?

毕竟,他们即使打死了警察,也只是想要逃跑而已!

最后,被打死的是正在依法处警、执勤、执法的人民警察,不是打架斗殴的当事人!

暴力袭击执法警察侵犯的是客体不仅仅是警察个人的生命权,更是侵犯的法律尊严与警察的执法权威!

把遇害警察当成普通打架斗殴中的受害人,刑法上的“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从重处理”的立法精神去哪儿了?

立法的原意又被法官放哪儿了?

处警执法的警察,不是打架斗殴的当事人!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