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玉权遇害案不改判,不足以平民愤!

曲玉权遇害案不改判,不足以平民愤!

这几天,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领导和有关审判人员过得肯定不舒服。他们审理的民警曲玉权遇害一案刑事被告人被从轻发落,遭受了来自全国人民尤其是全国警察群体的强烈质疑。

从人民警察队伍组建至今,一种从来没有场景出现了: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写留言,表达愿望,居然成为全国众多人民警察每天必须做的事情。

那官方微博受不了,几近瘫了,这种待遇也是全国法院从没有过。

这些法院的审判人员吃不好,睡不好挺可怜,但全国数百万基层人民警察同样夜以继日地关心这起案件,很多人没有心思工作,天天都在想着曲玉权,想着如果自己处警时遇到曲玉权同样的情形该如何处理......

曲玉权遇害案不改判,不足以平民愤!

 

还好,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沉默了几天,刚刚又发出了微博,我认为这也算是一个积极信号,这比“充愣装傻”好得多。

 

看了他们的通报,我大致分析了一下他们的通报,有如下几层意思:

 

第一,曲玉权死因是由以公安人员身份为主的法医做出的。公安办案单位委托的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又邀请了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和司法部的相关法医对曲玉权的遗体进行了检验。结论是:曲玉权符合在患有冠心病的基础上,由于被人厮打致多处软组织损伤、剧烈活动等因素引起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

 

第二,起诉意见和起诉是基层公安和基层检察院。案件在公安阶段,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向道里检察院移送起诉,道里检察院起诉到道里法院,道里法院是一审法院,哈尔滨中级法院是二审法院。按照“上诉不加刑原则”,上级法院对上诉人不得加刑期。

第三,已经充分考虑到了曲玉权执行公务的情况。他们从打击部位,使用工具,打击频率认定上诉人不是要剥夺对方生命,充分考虑到了曲玉权是“依法履职”,上诉人是“阻挠执行公务”,但曲玉权是“患有冠心病基础上因厮打等行为导致病发死亡”。一二审法院对被告人(二审上诉人)进行了从重处理。

第四,向殉职者致敬。

以上是我阅读《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王喜海等六名被告人故意伤害民警曲玉权致死一案的情况通报》,从中得到的信息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这次通报,是借用的公文模式,其实质是想回应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全国人民警察群体对此案的关切。但通报给所有人的感觉只有一个:他们没有错!

其一,关于鉴定。尽管这是以公安人员身份为主的法医做出的结论,但他们鉴定结论中只是用“符合在患有冠心病的基础上,由于被人厮打致多处软组织损伤、剧烈活动等因素引起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的含糊表达,也就是说是法医找不出直接的死因的一种推断,一种分析,而不是直接断明。

从通报中我们才知道,曲玉权的肋骨都被打断了几根,肺出血,可见犯罪者的残忍,而在判决书中根本就没有这种体现,这究竟是间接故意杀人还是伤害致死?我们对案件性质有些疑虑,同时也改变了我开始对鉴定结论没有疑义的认识。

对于这样在全国人民极为关注,全国人民警察眼巴巴地等待消息的案件,我认为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的有些草率,他们理应再行组织专家对含糊其辞的鉴定结论重新鉴定,但是他们没有。

 

其二,关于一审。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通报中有一个潜台词:一审是在基层法院进行,在没有控诉方抗诉的前提下,按照“上诉不加刑原则”,二审的中级法院只能有三种选择:1、维持原判决;2、在一审刑期以下从轻改判;3、发回重审。虽然他们一直不认为判决有错误,但话里话外是在回避责任。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1)危害国家安全案件。(2)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3)外国人犯罪的刑事案件。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从头至尾就没有接这起案件,从开始他们就没有把这起案件当成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案件。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审判下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刑事案件;下级人民法院认为案情重大、复杂需要由上级人民法院审判的第一审刑事案件,可以请求移送上一级人民法院审判。

这起案件从发案到二审持续了两年,难道还不算案情重大、复杂吗?这期间一审法院会有多次疑请,其判决结果,是上下两级法院的观点会完全一致结果。这些,二审法院是回避不了的。

其三,关于从重。通报称,“一、二审法院在定罪、量刑时,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各被告人袭警应从重处罚的因素”。我认为,这是撒谎,我们可以再重新看看他们的判决书(点击可见:哈尔滨中级法院曲玉权遇害案刑事判决书),对几个被告人,左一句从轻,又一句从轻,哪里有从重的表达?在我的文章中,第一次明确指出他们是把这起案件当成了民间的打仗斗殴案件处理(点击可见:曲玉权因公殉职,法院却把他当成打架案的一方受害人),而曲玉权只是斗殴事件中的受害人。我的观点指出了他们问题症结所在,他们在回应中用很大笔墨来修饰这件事,但没有意义。

从这起案件的审判结果让我们看出了什么?

长期以来,一些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受西方资产阶级法学思想的影响,政治信仰不坚定,缺少明确的政治方向和政治原则,没有政治定力,不注重审判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只单纯坚持所谓的“刑法谦抑性原则”,势必走向反面。

这起案件对人民警察队伍建设的影响是恶劣的,亵渎了人民警察的神圣使命,是对人民警察的职业的公然诋毁,给人民警察群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沉重地打击了人民警察队伍的荣誉感和工作积极性,给我国的社会治安稳定带来了潜在隐患。

因此,借用一下过去法院判决中经常引用的一段句式:这个案件不改判,不足以平民愤!

附:

2019年冬季警察礼品店(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进入)

曲玉权遇害案不改判,不足以平民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