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该不该如此愤怒?

逆行君在1月18日的《有时候,警察真的可以催人泪下》一文中提到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哈尔滨中院”)对2017年1月27日民警曲玉权执行任务时被歹徒殴打致死案件的判决,6名参与殴打曲玉权以及另一名民警的犯罪分子最重的被判了13年,最轻的6年。

逆行君对此判决较为不解,提出了质疑。随后的几日来,几乎全国的警察都愤怒了,整个警界的圈子几乎炸开了锅,既有理性的探讨,也有愤怒的发泄,逆行君认为,警察群体产生这么大反应的原因是判决的结果与大多数民警的心理预期差距太大。

那么这个判决到底是否合法、合情、合理?逆行君依据该案判决书和1月20日哈尔滨中院发布的通告做一个简要分析,我们不去抠细节抠法条(该案也没有什么法条可抠),就是讲讲法、讲讲理,仅供探讨。

一、法院的判决定性准确。

作为这么一起引起公众瞩目、领导关注的重大案件,相信法院不会徇私枉法。殴打曲警官等处警民警的6名犯罪嫌疑人主要可能涉嫌以下几个罪名:

过失致人死亡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妨害公务罪。

无论是一审法院还是二审法院,都认定犯罪分子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这个定性是准确的,目前基本没有异议。

在一审中,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律师提出的应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而上诉,那纯属死马当作活马医,因为除此之外没有上诉的理由,但无论辩方怎么巧舌如簧,说得天花乱坠,事实摆在这里,6名犯罪嫌疑人都是采用了攻击行为,伤害意图很明确,所以根本无法定为过失致人死亡,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另,在该案中,无论是犯罪嫌疑人的攻击行为,还是其主观意图,都证明他们是寻衅滋事暴力抗法,殴打警察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耍横耍牛X,二是逃脱警察抓捕,致警察死亡并不是其主观意图,所以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此外,该案明显构成妨害公务罪,但因为法条竞合的原因,出于同一犯罪目的的同一犯罪行为,不涉及数罪并罚,只能按照其触犯的法条中处罚更重的那条来追究责任。而妨害公务罪最高刑期为3年有期徒刑,所以定性为故意伤害罪是准确的。

二、法院的判决量刑过轻。

这是今天要讲的重点,也是这次网络大争论的核心,更是广大民警愤怒的根本原因。

法院的判决是:

被告人王喜海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被告人王喜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被告人王金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被告人吴春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被告人王金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00元;

被告人丁景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法院做此判决最主要的原因是:曲玉权死亡系在患有冠心病基础上因厮打等行为导致病发身亡(哈尔滨中院通报原文)。基于此原因,法庭认为曲玉权不是被打死的,而是因厮打导致冠心病发作而死亡的,所以做出了6至13年的刑期,没有一个犯罪分子被判无期以上。

在此,逆行君不去质疑尸检结论是否准确,就在目前的证据基础上,讲一讲为什么量刑过轻。

(一)冠心病发作之说不能成为轻判的理由

冠心病是一种慢性病并不直接影响人的生命,曲玉权作为一线民警,既然没有因病退居二线,既然每年体检时没有认定其不能执行出警任务,甚至曲玉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有“冠心病”,那么其出警时的身体状况就应当认定为是普通人的正常水平。否则,逆行君有理由怀疑,人到底怎样才能算做是被打死的?

是不是被打的脑出血死亡就可以说是因为死者血脂高、血管脆导致?是不是打碎了颅骨就可以说死者缺钙颅骨不够硬?更甚至,是不是用刀刺穿心脏的要怪死者皮肉不够厚,没有挡住尖刀?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冠心病很严重,被人打了却没有死,为什么曲玉权自己都不知道有所谓的冠心病,自己日常生活没有受到过影响却会被打的“冠心病发作导致死亡”?那当然直接原因是打的程度问题,曲玉权承受的殴打已经足以引起其死亡的程度!

我们注意到法院的判决书和通报里都明确提到,犯罪分子除了拳打脚踢,还用砖头击打曲玉权,而且导致曲玉权左胸部第三、四、五肋肋骨交界处骨折(哈尔滨中院通报原文)。

人为什么要长肋骨?显然不是为了被别人打断的,而是有它的重要作用,就是保护胸腔内的人体器官。左胸三、四、五肋骨恰恰是在心脏部位,是保护心脏的,打断这三根肋骨对心脏的影响可想而知。

可见即使曲玉权的死因确定是冠心病发作,犯罪分子的殴打也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甚至是直接原因,所以曲玉权的心脏病发作不足以在实质上降低犯罪分子的罪责。

(二)立法的本意不容许对该案犯罪分子轻判。

《刑法》的作用有两个,一是惩处改造犯罪分子,二是震慑犯罪教育群众预防新的犯罪发生,这是立法的本意。为什么量刑会有幅度?为什么同一个犯罪行为导致同样的后果而量刑会有所不同?

这就是逆行君在之前的文章里提到过的,除了犯罪产生的后果,情节往往对定罪量刑更重要情节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主观恶意大小。情节轻微的,证明犯罪分子恶意相对轻微,就可以量刑适度减轻或从轻。

情节恶劣的,证明犯罪分子主观恶意和暴力性强,就需要加重或者从重惩处。该案主犯殴打的不是普通人,而是执法者,这情节还不恶劣?其被关到看守所里还继续殴打其他人员,这还不够恶劣?对待此类嚣张的人渣难道不需要加重处罚吗?

如果此类寻衅滋事、暴力抗法、人神共愤之徒不加重处罚,那如何震慑犯罪?如何让老百姓有安全感?

(三)法律的尊严不允许对该案犯罪分子轻判。

如果说犯罪是脚,那法律就是鞋。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犯多大的事,就承担多大的法律责任。该案犯罪分子犯下的事,不仅仅导致一名警察死亡,另一名警察受伤,还破坏了法律的基本尊严。因为被打的不是两名下班的警察,而是正在执行公务,制止处置违法犯罪的警察。

对此类犯罪分子的惩处,怎能与其殴打一个普通群众一样呢?这种人连对正在执法的警察都能殴打致死,还有他不敢打的人吗?难道对这种人不该从重惩处吗?

况且,老百姓都怕所谓“进过宫”的人,更怕那些多次进宫或进了宫还没怎么处理的人,所以决不能对此类恶意满满的犯罪分子从轻处理,从轻了,那就是对法律的不负责。

我们的执法者司法者要牢记,法律被践踏,老百姓就会对法律失去信心,对执法队伍失去信心,我们的群众路线就走不下去。人心民心是靠慢慢养起来的,不管抓多少坏人,也难易弥补对坏人的一次放纵。

(四)对该案主犯重判与现行法律并不抵触。

从法律规定上来讲,故意伤害罪的刑期从三年以下一直到死刑均可,这就要看犯罪行为后果和情节。目前后果很明确,是属于最严重的致人死亡犯罪(刑期为10年以上直至死刑),那究竟是10年以上、无期、还是死刑,还要看犯罪情节

曲玉权所谓冠心病导致死亡可以作为适度减轻或从轻的理由,所以不判死刑应是受害人家属或警察群体可接受的,但在犯罪分子没有立功表现、没有积极赔偿补偿争取谅解等法定情节时,绝不至于仅仅判13年有期徒刑。

法院显然把殴打执法民警致死的案件与普通殴打他人致死的案件等同了起来,不知道法院有没有考虑暴力袭警、除夕夜群殴警察致死、犯罪分子手段残忍暴力、主犯没有如实供述毫无悔过表现等情节是不是属于刑法里的“情节恶劣”?

如果是,那为何不能判无期徒刑呢?如果不是,那需要法院解释一下,怎样才算情节恶劣恶劣?逆行君认为,简单的搬运法条不是我们所追寻的社会主义法治。

三、应受质疑的不仅仅是哈尔滨中院。

现在警察群体千夫所指的是哈尔滨市中院,但逆行君认为除哈尔滨中院以外,哈尔滨道里区法院即一审法院和区检察院也应受到质疑。

一审判决是由道里区法院作出的,在没有新的证据和罪行被发现的前提下,应当遵循上诉不加刑原则,所以二审法院即哈尔滨中院原则上不能加重犯罪分子的判决。要说过错,哈尔滨中院主要是没有提前加强对一审法院的指导和事后舆情的积极应对。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刑事案件应该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而不是基层法院。本案一审却由道里区基层法院管辖,这种做法从一开始就宣告这几名暴徒不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道里区法院、道里区检察院,哈尔滨中院均有失职之嫌。

此外,根据目前的报道看,一审后,只有辩方即犯罪分子一方提出了上诉,控方即检察院一方并未提出抗诉,这也有失检察机关的职责。

该案事实清晰、证据确凿,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报请逮捕不会超过一个月,最后起诉审判环节却用了两年时间,而且一审结果并未公开,直至二审(终审)后哈尔滨中院发布通告,要不是当前自媒体高度发达,可能还不会为全社会所知。这一切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舆情出来后,直至第三天,哈尔滨中院才发了一个情况通报,但就逆行君看来,该情况通报仅仅是判决书的一个压缩版,水平低劣,毫无信服度可言,暴露出了该院舆情应对意识之差和能力水平之低,跟公安机关的舆情应对差了十万八千里。

四、警察对该判决的态度并不是双重标准。

有人提出,在雷洋案中,公知也曾把雷洋的死因归结为“恶警杀人”,但这不是事实,雷洋是死于呕吐物吸入气管引起的窒息。而同样的道理,曲玉权也并非“遇害身亡”,而是死于被告人的撕打攻击、剧烈活动诱发的冠心病急性发作。因此,警察,不能对同一类的事情采取双重标准。

对此,逆行君需要解释,这两个案件完全没有可比性。这两个案件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均为违法犯罪分子暴力抗法!不同的地方时,雷洋是一个暴力抗法的违法分子,他是自己作(zuo,一声)死的,警察为防止其逃跑而对其采取了肢体控制,并不是对其殴打,其呕吐物把自己憋死也不是警察殴打造成的。

而曲玉权则是一名正在执法的警察,他的死亡是犯罪分子直接暴力群殴导致,所以不管其有没有冠心病,曲玉权就是被暴徒打死的。因此,这两件事情完全不是一类事件,不存在双重标准的问题。

面对当前的判决,警察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警察也是有血有肉有家庭有儿女的普通人,特别是公安民警,是个干死人累死人拖死人都不偿命的职业。

2018年共有民警301人,辅警141人因公牺牲,负伤1.2万人,这些死伤数字是警察职业性质决定的,也是警察的光荣,这没什么好说的。但逆行君要强调的是,就这么个危险、苦累、憋屈的职业,还有那么多的男男女女为此痴迷而前仆后继,因为他们是怀揣着梦想和情怀而来,能够坚守下去全凭信仰,我们要理解、关爱他们,不能伤了他们的心。

我们的执法、司法都应遵守法律规定,这是底线,是必须要做到的,但这仅仅是法制,而不是法治,更不是社会主义法治。

社会主义法治,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幅度内,让我们的执法和司法行为更好的体现立法本意,真正做到惩恶扬善,更多的释放正能量、抑制负能量,更好的提升老百姓的安全感、幸福感、获得感,让全社会时刻感受到正义和光明,这才是我们所追求的社会主义法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