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为什么基层警察如此愤慨?

除夕夜,哈尔滨民警在处警过程中,被正在寻衅滋事的多名嫌疑人围攻致死一案,经哈尔滨两级人民法院审理之后,认定为普通的故意伤害案审理,最后虽然多人获刑,但是没有一个人的刑期超过13年的。

这一案件判决结果在网上披露后,大多数基层警察非常愤慨。对于这个局面,哈尔滨市中院是懵逼的,他们并不理解,为什么这一次,基层的公安民警,竟然如此愤慨。哈市法院肯定觉得,他们是冤枉的。于是,他们在删除网上大量警自媒发声的同时,发布了这则案件通报。

这一次,为什么基层警察如此愤慨?

这则通报,内容不可谓不详细,态度不可谓不冷静。但是,事与愿违,这则通报却激起了更多基层民警的怒火。

因为,通过这则通报,很多民警掌握了更多的案件细节,原来,除了心脏病之外,曲玉权全身还有这么多伤情:3根肋骨骨折,全身多处伤情,那几个嫌疑人围殴曲玉权,都是奔着“打死那个警察”去的。

我来替哈市法院画画重点,为什么基层警察会如此愤慨。

主审法官把大年三十去出警的曲玉权,混同为一桩普通打架案件中的的一方,并以此来定罪量刑,最后还说自己“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以后再有人打死警察,也会这样判的,你们警察以后出警,自求多福。

这一点,才是引起警察愤怒的最重要原因。

大年三十晚上,曲玉权不能在家里陪着老婆孩子,不能看望父母陪老人过年,也无法看东北人最喜欢的春节晚会,他大半夜跑到歌厅,就是为了被嫌疑人打断3根肋骨,全身多处受伤,最后命丧歌舞厅的吗?

法律共同体的人不是最讲法律的吗?你们翻翻世界各地的法律,看看有哪个国家的法院把正在执法的警察被殴打致死,当成普通的故意伤害来办理的,甚至连个从重处罚都捞不到?

基层民警接到110报警到现场处置,他是代表国家、代表法律去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平正义的,还是仅代表他个人,去歌厅惹事的?这两种情况,在定罪量刑时,最后混同一谈,最后还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合着现在全国大多数警察的愤怒,都是自作多情了?

警察在现场处置失当,就要追究失职渎职的责任,这时候他是国家工作人员;可是一旦警察本人出现伤亡,这时,他又变成了一个人在战斗,成为一起普通刑事案件的受害者。

你们翻翻古今中外的法律条文,还有这样不把警察当人看的吗?

最令我心情难以平复的是,昨天,有一位向来以正能量标榜自我的律师界大咖,在那里大言不惭,认为“过度保护”执法警察的个人权益,是法律不公平的体现。

合着警察看到有人在酒吧打砸抢,就要无条件硬着头皮去制止,运气不好出现伤亡,就只能怪自己命苦了?

把执法警察当成普通故意伤害案的受害者,除了对警察不公平之外,对嫌疑人一方其实也是纵容、甚至助长的暗示。

如果我们单设袭警罪,甚至是哪怕在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罪中列入袭警从重(最好是加重)内容的话,仗着一股酒劲就敢群殴警察的这帮社会渣滓,动手之前会不会衡量一下?

南京的那个傻逼司机在明知交警在查他的车,如果加油门会置警察于死地的情况下,还会孤注一掷地加大油门吗?

如果增设袭警罪,除了最大限度地保障警察的人身安全之外,对于增强警察执法本身也必将大有裨益。

但是,袭警罪离我们仍然遥遥无期。

在各方的呼吁之下,我国刑法修正案9总算是在妨害公务罪条文上增加了一个第五款,规定,妨害警察执行职务时,出现妨害公务行为的,可以从重处理。

但是严重的袭警行为,仍然只能按照普通的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罪来定罪量刑。这就出现了这样奇葩的案例,轻度袭警行为,可以参照妨害公务罪从重处理,造成伤亡的袭警行为,则只能按照故意伤害、故意杀人处理,连从重都没有法律依据。

正是有了这样奇葩的法律界定,才会纵容了一次又一次让民警喋血当场的袭警案件发生。南京司机明知会拖死交警,竟然还大加油门,交警当场牺牲。这样恶劣的案件,仍然当成间接故意杀人判了个死缓。在歌厅寻衅滋事的嫌疑人结伙围殴警察,造成警察死亡,最后判了13年,最后所有罪犯全部都认为量刑过重。

这就是我们国家的法律。且慢明朝在上一篇文章除夕夜打死民警的匪徒为什么均遭轻判?  原因很简单:没有袭警罪中曾经说过这个问题。

分析到现在,我已经看出来了,哈尔滨法院其实是在按照我国法律在定罪量刑,他们现在的处境,其实是在替我国的刑法挨骂,他们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但是袭警罪,仍然是全国警察共同奢望的镜中花,水中月。没办法,你们自己的伤疤,不自己养,还想幻想法律共同体来替你们养伤。

可能吗?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