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玉权妻子公开信:今年的取暖费,我交得特别早。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水母真探社

曲玉权妻子公开信:今年的取暖费,我交得特别早。

09年相恋,11年结婚,13年女儿出生。这是再平常不过的节奏,就像春日的鲜花,秋日的暖阳。和美的日子平静而温暖。我一直以为,可以这样简单的幸福一辈子……

2017年除夕,我和爱人起的很早,像迎接以往的每一个新年一样,一起贴对联,挂彩灯,又把女儿自己挑选的灯笼一起挂到了阳台。通电的彩灯和灯笼在白天没有看出什么效果,爱人说,“晚上一定很漂亮,小臭臭一定很喜欢”。

我煮了饺子,他一口一个,吃了满满一盘儿。“临出门,他抱了抱还没吃完饺子的女儿,吻了她的额头。“我的小臭臭,再多吃几个饺子,你要乖啊!爸爸明天一定早点回来”。女儿朝爸爸做了个鬼脸,接着吃饺子。

我帮他递过外衣,在门口看着他一直走到楼梯拐角,又笑着喊了一声,“拜拜!明天早点回来!”这再平常不过的告别,在结婚6年里,基本每天都是一样。

而这,竟成了最后一声再见!也不知他听见没有?或许没有吧,因为他急着上班,走的很匆忙;或许听见了吧,但他肯定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告别,因为他已习惯了每天这再平常不过的我的唠叨和惦念。而我也是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是最后一次,否则,我怎么会笑着说再见呢?

如果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告别,我宁愿一字不说;如果我能有一丝预感,我一定会和女儿抱着他,永不放手……

就在他离开的前几天,我们还完美的构想着2017年的旅游计划,我们规划着秋天带着孩子,带着父母,去他们想去还一直没有去过的九寨沟,看看金黄的泥,碧绿的水,如梦如画的五花山。也就在除夕前一夜,我们还许诺小臭臭,等我俩值完除夕的班,大年初一一定带她去看上映了好久但还没有时间带她去看的电影。老公还信誓旦旦又有些愧疚的说:“年前这阵子单位实在太忙,这过年了,一定得抽时间好好陪陪我的小公主!”

接到老公出事的电话,我像被电击了一样,瞬间瘫软无力,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宁愿相信这是哪个混蛋跟我开的最恶意的玩笑。

我冲进急诊室的那一刻,时间凝固,我的世界定格在了那里。早上出门时还好好的老公,此时却直挺挺地躺在急救床上。十多年的医护经历,这环境、这场景,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而这寂静的房间、这冰冷的床却在此时,让我如此的陌生。

我没有眼泪,也没有语言,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好像隐约地听见很多人在失声痛哭,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也祈祷这是一场噩梦,更祈求老天让我赶紧从噩梦中醒来。

我们刚结婚那年,单位年终聚餐,不胜酒力的我喝醉了,回家吐的一塌糊涂。老公一边嗔怪我,一边帮我冲好蜂蜜水喂我,然后蹲在地上处理狼狈的现场。我在醉意中窃喜,一个大男人,竟然也可以这样温暖。

女儿出生后,似乎一切都更完美了,女儿是我们的心头肉,我们叫她小臭臭,老公对女儿的温柔,有时着实让我嫉妒。我和女儿都习惯欺负他,可他却很享受这种感觉,还常说,我和女儿是老天送给他最好的礼物。

我们经营着小家,过着平淡、幸福、甜美的日子。这两年又买了辆车,从此,接送我上下班,就成了他的任务,只要不赶上单位值班,必定是风雨无阻。哈尔滨的冬天冷得出奇,每次送我上班,老公都要早早的下楼,先把车热暖和了,再打电话让我下楼,偶尔我还会埋怨他“早饭都没吃消停,就急着下楼干嘛啊?!”。直到他离开后,我才知道,没有提前预热的车,有多冷。

我们喜欢自驾游,曾有好多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都很享受车在旅行路上的感觉,听着音乐,有说有笑,逗着我们的小臭臭,聊着不着边际的欢乐。山间小路上,我们手牵着手,听着鸟叫,闻着花香;湖边沙滩上,我们相依而坐,望着白云,抚着细沙,感觉日子知足,美好。他经常说:“看咱这小日子多和谐”,我说他傻,那叫“三观很合”。

在一起的日子太短,我还没有和你过够;以后的日子太长,我还没有学会坚强。

以后,再也不能陪我晨练,陪我散步,送我上班,接我下班;再也不能陪我周末逛街;再也不能出现那说走就走的旅行……

以后,再也没有人来吃光我碗里的剩饭;再也没有人在寒冷的冬天把我的手揣进温暖的衣兜;再也没有人和我在女儿面前争宠了……

以后,再也不能闻到你身上淡淡的熟悉的味道;再也不能吃我为你包的饺子;再也不能听你叫我一声“亲爱的黑宝儿”……

女儿还小,小的还不明白生死,他不知道爸爸去了比远方还远的地方,每天还傻傻的盼着爸爸回家了…这一年来,女儿懂事了好多,眼神里总有一些飘忽不定的东西,看着她,让我心疼。

失去了父爱的孩子,需要更早地学会坚强,这是不得已,也是一种必然。而对于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呢?

这些年,我被他宠得像个生活的白痴。他走了之后,我才知道生活原来还有那么多事要操心,原来还需要按时交水费、电费、煤气费……

今年的取暖费我交的特别早,因为他不在,因为我怕冷,因为这是生活……

本文作者:曲玉权妻子

发布平台:新浪微博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