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不是发什么删什么吗?来,把这个也删了!)

2019年过去了22天,却有24名民警、辅警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们是:

王琰,男,28岁,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要案大队民警。2019年1月1日,在连续两天的加班后,突感身体不适,紧急送医后终因心脏主动脉夹层撕裂,病情恶化不幸殉职。警种:刑事警察;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贾伟,男,46岁,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民警。2019年1月2日,在单位值班期间因心脏病突发不幸离世。警种:国保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杨光,男,54岁,四川省自贡市荣县公安局户政中队民警。2019年1月2日,在连续两天坚持元旦二级勤务值守后,突发冠心病去世。警种:户籍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夏利民,男,47岁,广东省北江监狱监区长。2019年1月2日晚,因心源性疾病突发,不幸在工作岗位上殉职。警种:监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阳焕来,男,48岁,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公安局三塘铺派出所所长。2019年1月2日晚20点43分,在执行公务途中遭遇交通事故,不幸因公牺牲。警种:派出所民警;殉职原因:交通事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李劲松,男,44岁,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公安局万塘派出所所长。2019年1月3日,因罹患白血病不幸去世。警种:派出所民警;殉职原因: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苏建江,男,53岁,新疆第四监狱民警。2019年1月4日9时许,被发现倒在路旁,经抢救无效殉职,被诊断为心源性猝死。警种:监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张伟涛,男,33岁,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2019年1月3日出差办案,1月6日7时许,在宾馆内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殉职。警种:刑事警察;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詹文锴,男,34岁,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2019年1月7日,因白血病医治无效去世。警种:刑事警察;殉职原因: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殷恩民,男,43岁,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刑侦支队城关大队中队长。2019年1月7日晚,在单位熬夜研究案情时,突发疾病昏厥,后经抢救无效去世。警种:刑事警察;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朱玲玲,女,34岁,江西省九江市瑞昌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副大队长。2018年1月9日晚,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警种:督察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周模清,男,59岁,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公安局北坝派出所民警。2019年1月10日14时许,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不幸殉职。警种:派出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李小平,男,56岁,陕西省咸阳市三原县公安局监管大队行政拘留所民警。2019年1月11日凌晨,李小平在值班备勤期间突感身体不适,被送至医院抢救无效,于凌晨4时因公殉职。警种:监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问梅,女,48岁,新疆第四监狱民警。2019年1月11日5时许,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警种:监所民警;殉职原因: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高慧勇,男,42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公安局东平派出所民警。2018年1月11日,因脑出血不幸去世。警种:派出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杨维国,男,48岁,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公安局刁祁派出所社区民警。2019年1月12日上午,在值班岗位上突发疾病不幸殉职。警种:派出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金百满,男,53岁,辽宁鞍山市监狱一监区民警。新年后一直高烧不退,带病坚持工作,2019年1月11日,病情加重,被送往医院紧急治疗,2019年1月15日16时30分,因肺炎引发肾衰竭殉职。警种:监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张东强,男,46岁,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公安分局云山派出所副所长。多日加班后,2019年1月15日在审讯犯罪嫌疑人时突感身体不适,随后被发现晕倒在车内,于18时30分因心源性猝死抢救无效,因公殉职。警种:派出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姜瑞华,男,55岁,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双龙大队教导员。2019年1月16日6时40分许,在大队连续工作24个小时后,身穿执勤服出发执行早高峰勤务时,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上,经抢救无效殉职。警种:交通警察;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黄岩星,男,45岁,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在强制隔离戒毒所值班期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2019年1月17日13时50分因公殉职。警种:监所民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别立福,男,47岁,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民警。2019年1月19日,在搜捕犯罪嫌疑人时,被犯罪嫌疑人持刀刺伤,最终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警种:刑事警察;殉职原因:遭遇袭击。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甲呷,男,28岁,四川甘孜州丹巴县公安局东谷派出所辅警。2019年1月20日上午,在值班执勤中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上,不幸殉职。警种:辅警;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李伟强,男,45岁,河南省内乡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城区中队民警。2019年1月21日7点23分,李伟强在驾驶车辆早高峰路段巡查时突发心脏病,并在生命意识尚清醒的最后一刻,用全力将汽车扒至空档,保证了失去意识后一只脚压满了油门的情况下,车辆未前进一米,未对人流量密集的巡查地段因失去意识后车辆失控造成严重事故。李伟强后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警种:交通警察;殉职原因:突发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杨旭亮,男,32岁,甘肃省庆阳市环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秩序中队中队长。2019年1月21日,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离世。警种:交通警察;殉职原因:疾病。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

·

·

·

·

·

不仅仅是如此,在六哥的后台,一名民警给我发来了这样的留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看完这些,有何感想?

那再继续看完这些呢?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21天内24名民辅警殉职!敬:我们都还活着!

但,我们基层警察,什么感想都没有,能活着,就好!

敬:我们都还活着!

曾经听到过一个真实的故事:山西运城闻喜县公安局扫黑除恶小组有个微信群,每天无论多晚,无论是忙到深夜还是凌晨,群里总会不断地传来新消息提示音。有的发“收工回来了”,有的发“安全到达”,这不是流于形式的工作留痕,而是组长的要求,他要求每个人每天工作完都要在群里说句话,尽管发送人不同,但目的永远只有一个,告诉队友:“我还活着!”

前些日子,见到了曾经在反恐战线的小孙兄弟,他也给六哥讲了这样一件事。

在很多年前的一天凌晨,他正在值班室值班,隐约听到了两声枪响,几秒钟后就看到了值班所长一路从办公室冲出来一路怒吼:“领上枪!跟我走!”

在得知是不远处的战友出事了,小孙都没有等汽车发动,直接跑去了现场。

现场,一位兄弟坐在路边,浑身是血,身中五刀,伤口还在不断的向外流着血,不远处一名重大嫌犯被击毙趴在路上。

持枪去抓捕,怎么会枪不敌刀呢?后来才知道,这位兄弟是在屋内发现了嫌犯,而当时屋内还有嫌犯的孩子,民警怕屋内开枪会误伤了孩子,而嫌犯却丝毫不在乎孩子的感受挥刀刺向民警。民警被刺伤后坚持着跑出屋外,在屋外被院子里的杂物绊倒又被歹徒刺中两刀后,开枪将歹徒击毙。

小孙抱着他奔进警车,几十公里的路只用了十几分钟,因为怕他睡过去再也无法醒来,小孙一路不停的喊着兄弟的名字。受伤的兄弟很虚弱,只说了一句话:“我想给妈妈打个电话······”

开到医院,书记、局长都已经等在门口了,看到浑身是血的民警,他们也不禁动容,大喊:“快找最好的医生,必须把这个民警救活!”医院里一路绿色通道,医生们一路与死神争抢着这位来自基层的英雄。

没有人是想死的,警察也不例外,受伤的兄弟问:“我严不严重?”CT结果出来了:脾脏破裂、肺叶刺伤、两根肋骨骨折!他对小孙说:“给我姐姐拨个电话。”电话接通后,这位兄弟说:“姐,对不起,我可能回不去了,妈妈就交给你了······”

天亮的时候,医院传来了消息,受伤兄弟的命保住了,但是脾脏摘除了······

六天后,当小孙去医院看他的时候,虽然他面色苍白,但还是和小孙开起了玩笑,或许他知道,现在,至少他还能见到他的妈妈,至少他还活着······

六哥曾和一帮兄弟奔赴火场,冒着被大火吞噬的危险将所有居民都疏散完毕后,六哥站在警戒线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出警人数。当发现身边少了两人并得知两人最先冲进火场的消息后,六哥一边扯着脖子喊着兄弟的名字,一边眼泪在眼窝中打转,那一刻我一直在想:“我艹,我的兄弟不会被困住了吧!我的兄弟不会死了吧!”

当手机第一遍电话没有接通时,几乎我的泪水就要流了下来,第二遍电话,三声响铃后传来了那声熟悉的“哥”,话未让他说完,我直接一句臭骂:“你在哪?你TM为什么不接电话?”

日后,不管兄弟是不是记恨我当时骂他,至少我知道他还活着!

还有那天早上,班组的兄弟九人将一个持刀精神病团团围住,身后就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只顾拿手机拍摄不要命的傻缺!

现场,一秒就是永恒的现场,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去等待支援,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去制定方案,谁会给你时间去研究执法规范,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去想我会不会在一分钟后变成一具尸体。而在那之前,我是不是该留个时间把我的银行卡密码告诉孩子,是不是该找个人把我给老婆买的化妆品快递签收一下,是不是该操作一下手机给不会网上交费的父母充一下话费,是不是······

面对距离身体2米的尖刀,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发起总攻,我不知道他菜刀劈下来的时候我该用什么挡,我不知道那总是卡壳的钢叉会不会再次卡住伸展不开······

但是,我知道我穿着警服我不能跑,我知道如果他伤到了群众我就完了,我知道尽量不要让他劈到我的脸,我不想一辈子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里······

持刀精神病突然跑了起来,那些身后拍摄的智障隔着警察都吓得抱头鼠窜。总要有人挺身而出,总要有人阻击危险,脑子一片空白的我们也许只想到了一件事,不能让他跑出去。

第一只伸了过去的钢叉卡住了嫌犯,但2秒钟后,卡扣开了,当疯子准备拿刀劈砍拿钢叉第一个“挑战”他的人时,第二只盾牌连人带盾撞了上去,将他撞倒,同时,第三只盾牌也立即扑了上去死死压住疯子。

我在盾牌的缝隙中摸索着疯子的手,寻找着那把锋利的刀,最后将他死死握紧刀柄的五个指头一个一个掰开,把刀丢出人群。我发出了胜利的信号:“刀抢下来了!”我们胜利了:我没死,兄弟们没死,嫌疑人没死,枪也没有使用!

给疯子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兄弟们喘着粗气起身相互问候“没事吧”,当确认所有兄弟都安全时,大家都看得出前所未有的放松。

没有喝彩,没有掌声,没有鲜花,我们只是拍拍身上的土,把嫌疑人押解上警车,只是在临上车时,辅警说:“哥,你手破了。”甩了甩手上的血,这才感觉到了疼······

幸好只是破了个口子,没有影响我们把疯子送入医院后班组兄弟们的小聚,晚上我自费请客给大家压惊,十个人,一个也没有少,大家举起第一杯酒,敬:我们还都活着!

劳累很多,委屈很多,伤痛很多,困境很多,但是和那些生命已经定格的战友比起来,应该敬:我们都还活着!!!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