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彭记者‖致《华商报》同行——无视秩序的采访都是耍流氓

陕西的《华商报》这两天突然火了,为啥呢?

1月25日下午,《华商报》新媒体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对西安一处水管爆裂的抢险现场进行网络直播时,由于直播人员越过了警方设置的警戒线,被现场警察制止,这一过程中,双方发生了争执,《华商报》的工作人员被带到了派出所,随即《华商报》新媒体发布贴文,要求西安警方“立刻放人!”后来,西安警方还真放了人、道了歉。

记者的采访权,是公众赋予的,和警察的执法权一样,都是一种公权力。小彭认为,记者采访权从本质上讲,是公众知情权的延伸,公众知情权的需要,是记者采访权的支撑。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告诉我们,“报纸是人民日常思想和感情的表达者,是人民千呼万应的喉舌”,在西安的这起水管爆裂事件中,西安的群众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儿,是非常关注、关心的,作为本地媒体的《华商报》作为西安人民日常思想和情感的表达着,必须替西安群众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并通过《华商报》这一平台表达西安群众对这起事件的观点和看法。这是《华商报》作为党和人民的喉舌的职责,我们必须为《华商报》的新闻意识和第一速度点赞!

但给《华商报》点完赞,有些话还是想说说,小彭和《华商报》的同行一样,都是心里憋不住话的人,没办法,谁让咱当记者的都这臭脾气呢。

我们是记者 但不能任性

看完《华商报》长达119分30秒的直播回放后,小彭对《华商报》新媒体工作人员的精神感到十分敬佩,寒冬腊月天,媒体人与消防、警察、水务、医护等工作人员一起,蹚着冰冷的水,这本身就是媒体对真相探求的一种姿态!

但是,小确实也觉得有些事,《华商报》做的有点儿过,甚至是涉嫌违法了。

这119分钟30秒的视频,小彭也有很多不解!在直播的第23分钟,《华商报》的新媒体工作人员,已经了解到有人被困这一现场情况。当得知现场有可能出人命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可以想象到现场救援的紧张程度。在《华商报》的直播中,我们可以看到警戒线不断出现,警戒带内,消防、公安还有穿着便衣的水务工作人员在紧张工作,可为什么《华商报》新媒体工作人员越过警戒线是要干什么呢?难道警戒线在我们这些新闻从业人员身上没有法律效力?

记者为什么特殊自己心里要有点逼数

下面的截图是一位陕西的(自)媒体人(是否是《华商报》的本人不做评述)对记者采访权和警戒线的认识。这位媒体人在关于雁塔分局带走《华商报》新媒体工作人员事件的网络文章中认为,记者职业具有特殊性,并被“天然赋予”“超越普通民众的权利”。

小彭认同这话的前半部分,就揭露社会阴暗、推动社会进步、还原事实真相、保证客观理性真实上,职业新闻记者相比一般媒体人,具有特殊的社会责任;但记者的这种特殊的社会责任并不是“天然赋予”的,而是我们的人民赋予的,是人民制定的涉及新闻、出版的各项法律法规赋予了我们“超越普通民众的权利”。没有人民的赋权的新闻记者,什么都不是!

人民赋予了我们采编权、出版权,但是人民并没有授权任何一位新闻记者可以采取违法的手段和行为行使采编权和出版权,比如,人民并没有赋予新闻记者可以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四项及第二款获取新闻素材的权利!

故意设置概念混淆视听 这很LOW

再来说说警戒线。小彭入行就跑政法口,也见过不少现场警察设置的警戒线,但小彭还第一次见到给警戒线分类的。

如果我们从本质上看“黑*记”对警戒线的分类,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这三种分类其实是在给公安机关的工作分类,无疑,这种分类不仅是拙劣的,而且是一种严重脱离公安机关工作实际的分类法,这种分类的第二项和第一项是包括与被包括的关系,因为刑事案件现场一般都涉及刑事侦查工作机密,这么分,不觉得可笑吗?

公安机关根本就没有给警戒线分过类,咱们做记者的为啥要制造一个分类概念呢?无非是为自己携采访权自重、擅自冲闯警戒线的法盲行为找个理由而已,但是很不幸,这个理由非常愚蠢。从法律意义上讲,警戒线没有什么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公共事件之分,警戒线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保证警戒区域内的正常秩序。

再次混淆概念带节奏 就是狡辩

我们看“黑*记”文中关于警戒线价值和华商报记者是否有错的论断。

“黑*记”这位同行问西安警察为什么不去救老太太而是守着警戒线,我想问一下“黑*记”,为什么《华商报》的工作人员有采有编有校对?为什么《华商报》有有照排人员、发行人员,有搞纸媒的有搞新媒体的?分工不同!

你看到了守着警戒线民警一次次把你们挡在外面(虽然后来你们也闯进来了),难道你们没看到和消防救援人员一起蹚着水救人的民警?我们看看这段视频中,警察在干什么。

有人守着警戒线不让无关人员进入,中心现场的救援人员才能排除干扰专心开展救援,这是初中小孩儿都明白的道理,我们当记者的怎么就不明白呢?用冲闯警戒线的方式获取新闻素材、扰乱救援秩序的行为可以被解读为“敬业”的话,那警察为了撬开嫌疑人的嘴搞刑讯逼供,是不是也可以算敬业呢?

媒体人 要有点儿素质

在《华商报》工作人员被释放后,一条这样的朋友圈截图在西安公安民警的微信群中广为流传。

小彭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位同行会在朋友圈发爆粗口、说出这种挑衅性的话。难道被雁塔分局口头传唤到派出所,然后因为自己身上扛着“华商报”三个字的金字招牌又被放出来很光荣吗?同行,这展示了你什么样的心态呢?让公众看到之后,大家对我们这个群众怎么看呢?

相信看到这个朋友圈截图,每个人都会想,是什么什么样的媒体人,会在那种状况下说出如此不堪的话,大家会不会因为你朋友圈的这句话联想你个人的品质?会不会依据这句话判断你个人的品质?进而对现场与警察发生冲突的时的具体原因和你的具体行为进行判断呢?

用你们西安话说,真是羞先人!

小彭身处中原腹地,跑政法口也有些时日了,对政法口尤其是公安口还算是比较熟悉,这些年混迹在警察微信群中跟全国各路警察撕逼,为山西王案悲愤过、为北京邢案拍案过,也为黑龙江曲玉权案哀叹过,结识了不少警察,小彭结识(素未谋面,仅微信交流过)的西安警察中,就有接近此事中心现场的民警,从这些西安警察嘴里了解到的情况,和《华商报》新媒体以及“黑*记”的说法大相径庭。

这是了解现场情况的西安民警给小彭发来的微信截图,小彭不就此进行专门评判,但小彭希望看到此文的读者能够结合本文中的视频和截图,自行判断,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西安的警察微信群还流传着这样一条视频。

视频第53秒,《华商报》新媒体工作人员说,“我进去吧,我偷偷地进去”,这说明这位同行对警戒线的法律概念是明知的,在明知法律有禁止不可为的情况下,还要“偷偷”的进去,这种心态,小彭实在是不敢恭维,唯有敬佩,敬佩他敢于以身试法的勇气!

诚然,新闻记者对真相的探求是职业本能,要想拿到更好的素材,就要离事件的中心近一点、再近一点,但这并不意味着为了离事件中心更近就可以无视法律的规定。

任何一种新闻报道形式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之下进行,新闻记者对社会的监督的本质,就是通过挖掘事实真相维护社会的正义,而我们的法律也是在维护社会的正义,那么新闻监督这一维护社会正义的行为怎么可以一边道貌岸然地宣称维护社会正义,一边又破坏维护社会正义的法律呢?如果维护社会正义的记者群体用破坏法律规则的方式“维护”社会正义,毫无疑问,这样的正义是有瑕疵的、甚至是肮脏的,其维护社会正义的动机是真正地维护正义还是为了制造并争抢社会热度,会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法律的规则和警察对社会秩序的坚守,从来不是新闻采访权的障碍,我们只有在社会规则的框架之下行使采访权所得的新闻素材才能令我们的受众信服。

写到这儿,不得不说到不断被人提起的所谓“警媒关系”。很多人认为,媒体和公安就是一对冤家,说我们这些媒体人总爱对警察“找事儿,说这种话的人,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些认为警媒关系有问题的警察或者媒体人真的是脑子有包,《华商报》和西安公安闹了这一出就说明警媒关系紧张了、错位了?这仅仅是极个别新闻从业人员和警务人员之间发生的个案。当然,这个个案中,是记者违法、还是警察方式粗暴,这个应该由大家来评判。

2016年2月19日一号首长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告诉过我们作为新闻舆论工作者要干什么,其中,做“公平正义的守望者”是其中一个要求,而一号首长对人民警察的16个字要求中,“执法公正”中“公正”两个字不就是公平、正义吗?从这个角度讲,媒体、警察虽然是不同的行业,但两个群体都是追求并维护公平正义的群体。

这几天,各大媒体纷纷为哈尔滨牺牲民警、烈士曲玉权同志二审判决的事儿发声,就能看得出来,在维护公平正义上,媒体和警察的方向是一致的,关系是紧密的!

今天,是曲玉权烈士牺牲两周年的日子,让我再次重温一号首长的一段话!

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大家白加黑、五加二,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几乎是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这些年来,每当看到公安民警舍生忘死、感人肺腑的事迹,我都深受感动;每当听到公安民警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赴汤蹈火、流血牺牲的消息,我都深感心痛。广大公安英雄模范身上体现的忠诚信念、担当精神、英雄气概,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真实写照。

曲玉权烈士不朽!警魂不朽!

小彭,90后,男性,生于河南郑州,计算机系毕业的钢铁直男,2013年误入媒体歧途,现就职于河南某报社,大龄未婚女青年之友,狂热的越野爱好者。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