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新时代政法战线的同志们!关于曲玉权案,我只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公安民警曲玉权同志到底是自己自然发病而死的,还是在处警执法中被袭警而死的?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如果那年除夕夜他不是去那个KTV 处警执法,而是在包间里和家人欢聚,唱歌过年,他会不会死呢?用老百姓的话说,没人打他,他会死吗?他怎么傻到不和家人过年偏跟暴徒过难呢?开霸道豪车的无业游民恐怕只会出现在《天方夜谭》里吧?我是从小见惯了“无业”者的,他们一般不仅开不起豪车,也进不起或舍不得进那种KTV 的——这应该是基本常识。

地球人都知道曲玉权同志的妻子是一名护士——丈夫殉职时她就在医院值班,而且刚刚救了别人一命,接着就得到噩耗——自己的另一半的死讯!设身处地,情何以堪啊同志们!铁人也会流泪的。是谁也让她在神圣的判决书中“无业”的?是谁!于心何忍呐?简直是岂有此理!为什么要这样写?目的何在?在曲案中,司法公信力碎了一地啊!这事儿能怪老百姓吗?你们的判决书连这样最基本的事实都不尊重,让人民群众怎么尊重你们和你们的这个判决呢?掩耳盗铃,欲盖弥彰!仅凭这一点,广大公安民警和网友质疑判决和要求重审的主张就理直气壮,师出有名。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有人还好意思用马克思的那句“法官是法律世界的国王”替自己圆场救驾!国王就没有昏君了?国王就可以独裁法律的解释权了?国王就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明目张胆地把“有业”说成“无业”了?陈清泉式的“法律国王”,什么时候把法律当过“上司”?想怎么判就怎么判,搞选择性司法,玩法律于股掌之上,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可恶!可耻!可恨!

我学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跟毛主席干了一辈子革命,从来没有像这样用马克思的话侮辱马克思!我们干革命是为了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不是为了让某些人做玩弄法律的腐败“国王”!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一个妨害公务袭警致死案件从重的最高刑罚,等于一个牧民打架伤害致死案件从轻的最低刑罚——有期徒刑13年,而且审级管辖天上人间!这是为什么?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曲玉权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还是替黑社会卖力而死的?如果是前者,为什么他至今还不是烈士?如果是后者,为什么不是他酗酒滋事、打人砸物、泄愤害命,而是一伙“无固定职业”的流氓泼妇活活地打死了他?谁能站出来给我解释一下?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有人问:“声音大就有理了吗?”要我说,声音大不一定有理,但装聋作哑当乌龟肯定没理!钟不敲不响,理不辩不明,有理你倒是出来走两步、吭两声啊,至少能证明你还健在,也能证明你没有被请去喝咖啡,对吧?玩失踪,躲猫猫,看你鸵鸟到几时!警察没声音了没理,声音小了没理,声音大了也没理,就你们是常有理啊?常有理的政客、戏精、讼棍,才是政法战线、舆论场和法律圈的害群之马!你们知道天下有羞耻二字吗?

有人说:“舆论围剿之下,法官像个孤儿,判决成了笑话。”中央权威官媒密集发声挺警,你说这是舆论围剿?呵呵,围剿!中国共产党只有五次反围剿,只有二万五千里长征,而没有什么围剿!请问你这是什么政治站位?站在谁的立场上来说话?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就像个孤儿?就成了笑话?别忘了,批评与自我批评恰恰是我们共产党人开展思想斗争的最锐利的武器。

直面错误是勇者,闻过则喜是智者。我也犯过错误,做过检讨,毛主席和战友们都批评过我,我被党和人民抛弃了吗?我像个孤儿吗?我修正错误成了笑话吗?同志们,一定要提高警惕,这种“孤儿笑话论”是赤裸裸的挑拨和撕裂啊!要善于分清香花和毒草,坚决不能上当。

还有什么“为了逃脱”的袭警不是“真正的故意伤害”的奇谈怪论,简直比“窃书不算偷”更可笑——这才是法律人的真正的笑话,根本不值一驳!按照这个荒唐逻辑,罪犯越狱脱逃,打死狱警连故意伤害都算不上了。难道监狱警察还得理性平和、文明规范地把脱逃罪犯礼送出境吗?浅薄无知,可笑至极!

某些人想干什么?是想毁了我们这支警队,还是想毁了我们这个国家?“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这是我永远不变的观点!谁要是想毁了我们这支警队、这个国家,谁就先从我周恩来的身上踩过去!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对不起啊同志们!我今天的情绪有些太激动了,向大家道歉!但是我还是要说,审理曲玉权案,好比是一场特殊的考试,它考的不是死的知识,而是活的常识。我没有司法和审判的经验,但我自信还有点儿革命和执政的经验。

专门工作与群众路线相结合是我们的特色,也是我们的优势,更是我们的传家法宝和定海神针。有位和我同姓的教授先生所举的一个例子就很受群众认可,我也深表赞同:甲想杀乙,而将乙推进河中,乙由于不会游泳而被淹死,法医学鉴定乙的死因是溺死,甲推乙只造成乙体表轻微伤,如果法院认为乙的死因主要是溺死而不是被甲杀死,显然很荒谬。人身伤害只是现象和形式,妨害公务袭警致死才是曲玉权案的实质和内容。这个案件的重点就在这里,要抓住重点,把握关键。

真佛只说家常,真理不离生活。我不懂你们照搬西方的那些繁琐复杂的法律条文,但我懂得生活的常识和做人的良知。寻衅滋事、好勇斗狠、残害警察、霸凌狱友,这是哪一种人才会干出来的事儿?这伙人把我们的红色政权、人民江山当成什么了?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衷心地希望你们比我们那代人强得多得多!

又一个除夕马上就要到了,都两年时间过去了,现在闹得动静这么大,时至今日,还不能对曲玉权案有一个像样的说法吗?让国人怎么看?让友邦怎么看?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安得袭警入刑法,不负江山不负卿。《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玉泉山关公显圣”说道:是夜月白风清,三更已后,普净正在庵中默坐,忽闻空中有人大呼曰:“还我头来!”同志们,一纸唁电挽不回一条鲜活的生命,还不了一个失去的人头!只有让袭警罪入刑,才可以告慰亡灵、减少悲剧。同志们,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啊,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哪会有猛士守平安?都成佛系警察、牧系警察了!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不是都在讲依法治国吗?把对人民警察的特殊关爱落实到特殊法条上,才是最大的和最好的特殊关爱。听说年年两会都有关于“袭警罪入刑”的提案,但最终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基层一线的警察同志很失望啊!那么,新的一年呢?

公安部出台的《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从2月1日起就开始正式实施了,很好,很好!但这只是万里长征走起的第一步,我希望它是报晓的雄鸡,而不是公安的独白。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只有政法合唱,才能扫退残月天下白!

值此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我特意送给政法战线的同志们一句话和一首词为贺。一句话是我早年写的自勉联:“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一首词是毛主席晚年写给我的《诉衷情》:“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希望你们认真体会,理解我的苦心——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前一恩来!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党的喉舌密集发声,党的态度如此明朗,有关部门和地方的同志还在等待观望什么?能不能自觉担当一点儿?难道某些同志是政治植物人吗?难道外语学多了听不懂中国话了吗?

同志们!现在的世界是你们的,不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人民的。听说你们正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大张旗鼓地开展扫黑除恶斗争,公检法司各有定责,愿你们对曲案的处理能如我们所愿,更如人民所愿。白衬衫要关心蓝衬衫——“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我时刻关注着这件事的进展,拜托大家了!

作者简介:

第五建利,网名大唐英华,70后警草,生于古豳宰相府,三秦警营一亭长。心中家国,眼底风云,皆所思也;肩上道义,笔下文章,皆所爱也;高山流水,青梅煮酒,皆所愿也。

周总理穿越说曲案:把人民当傻瓜,把警察当炮灰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