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2019年1月14日,辽宁省某市的派出所接到110报警,称有人打架。民警赶赴现场后,发现系醉酒顾客魏某、焦某(女)与酒店老板马某因琐事发生纠纷,魏某与马某相互厮打,双方均有擦伤。随后民警将三人带回派出所调查。

据悉,焦某到达派出所后称自己是某办事处主任,并认识很多领导要求民警照顾处理,被民警拒绝,民警称会依法处理。与焦某同行的魏某酒后在派出所大厅内辱骂、恐吓民警,民警见其醉酒,未多理会。

随后,魏某行为愈演愈烈,用头部将民警顶倒在地。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魏某随即被带入办案区,并在办案区留置期间继续辱骂、恐吓民警。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民警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焦某(女)并未参与酒店的打架事件,鉴于焦某也处于醉酒状态,建议其尽快回家,等醒酒后再配合调查。

但焦某不听劝阻,先是用手多次拉拽办案区大门,妄图进入。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在民警对其劝离时,焦某仍用脚踢踹办案区大门。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在焦某离开派出所大厅后,民警追赶出去拉住焦某背包欲阻止其离开,焦某用手掌击打民警面部。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2019年1月15日,魏某、焦某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刑事拘留。经查,焦某并非某办事处主任,但系某街道某社区干部。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民警随后委托第三方机构——某司法鉴定所对伤情进行了鉴定。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经鉴定,民警右眼外伤,被评定为轻微伤。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2019年1月22日,公安机关对魏某、焦某提请某某区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019年1月29日,检察机关决定对魏某、焦某不批准逮捕,并出具了《不批准逮捕理由说明书》。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检方不批准逮捕魏某的理由是:

1、魏某有撞击被害民警的故意,但其撞击行为从行为方式、强度、后果方面来看,未达到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标准。

2、被害民警及证人称魏某有言语威胁,但魏某未对此情节予以供述,(即使)魏某的(有)威胁语言并不足以迫使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放弃正在执行的公务,也没有现实危险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检方不批准逮捕焦某的理由是:

焦某有辱骂民警的行为,并在民警拽其背包时用手掌击打民警面部,造成右眼部损伤评定为轻微伤。但焦某的行为并未达到妨害公务的后果······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我国刑法对妨害公务罪是这样规定的: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妨害公务罪就是指以“暴力”或“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其中第五款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要“从重处罚”

那什么是“暴力”,什么是“威胁”?

司法解释中说的清楚:这里的“暴力”,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体实行打击或者强制,如捆绑、殴打、伤害等;“威胁”,是指以杀害、伤害、毁坏财产、损坏名誉等相威胁。构成本罪,行为人必须是采取暴力、威胁的方法,如果行为人没有实施暴力、威胁的阻碍行为,只是吵闹、谩骂、不服管理等,不构成犯罪,可以依法进行治安处罚。

仅从视频中看,魏某、焦某的行为已经显然超出了“吵闹、谩骂、不服管理”的范畴了,一个用头部撞击警察并威胁要杀害民警家人(“威胁”待查),一个用手掌击打民警面部致轻微伤。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且两人使用“暴力”方法妨害公务的行为,已经在检方《不批准逮捕理由说明书》中予以认定:“魏某有撞击被害民警的故意”、“焦某有辱骂被害人的行为,并在民警拽其背包时用手掌击打民警面部,造成右眼部损伤评定为轻微伤”。

马上就是2月1日了,是《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正式实施的日子了,感谢公安部出台了这个“为警做主”的好政策。

两人妨害公务致民警轻微伤,检察院:未达到妨害公务罪的暴力标准!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