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哈中院是不是该出来说点什么?

两年前的今天,万家团圆迎新年时,哈尔滨的一家一量贩式KTV工作人员报警称有人斗殴,道里分局太平庄派出所民警曲玉权、李振东迅速赶到现场,在依法处置时遭到违法犯罪嫌疑人袭击,民警曲玉权受伤被送到医院救治无效不幸牺牲,年仅38岁,民警李振东被医护人员奋力抢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被人活活打死,一审宣判无一人死刑,最高仅13年有期徒刑,不想6个凶手竟然集体上诉,宣称法官量刑过重,要求重新审理,二审维持原判后。

全国一片哗然,哈中院一纸情况通报

至于通报的漏洞,有很多问题,咱们文末在说,先说这个通报引发的此生舆情问题。

一块肥皂洗地,删帖手段卑劣,吃相很难看!

我们都说舆论不能干预司法,但面对基层民警和社会各界的高度一致的抵触意见,作为涉事单位,作为捍卫社会正义、法律公义最后一道防线的人民法院,在回应通报后使用的那些卑劣至极的手段令人愤然,系统内水军恶意刷好评,混淆视听歪曲民意,整个过程强行洗白,试图制造起“舆论已经认同判决,质疑就是恶意炒作”的险恶事端,简直卑劣至极,让整个法院系统及黑龙江蒙羞。

点燃民警的情绪原因何在?

一些毫无思考能力,心安理得享受警察默默付出守护平安的任,夹杂在因违法犯罪被打击处理过的人当中,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在民警现场处置警情时嚷嚷着“警察打人啦”,民警在开枪后又会叫唤“为什么开枪不打腿”这样无脑的撕喊,民警在舆论民粹化的大背景下,执法权威如同他们的长期加班加点的身体健康一样,外强中干一戳就破,所以才有了下跪执法、有了被抽大嘴巴还要微笑执法,被捆绑的警察吓得连砸运钞车的都不敢动,连嫖客都不敢抓,有枪不敢拔,最后只能用血肉之躯被暴打换来暴力抗法者的良心发现:牺牲后,还要面对这样的判决,试问:心态能好?情绪能不炸点?

此案还有几个疑问能否说明

第一是关于罪犯的身份,是无业吗?

两年间可谓封堵得几乎不见一丝一缕,要说官方不希望这些信息扩散过多,也有道理,不然无法解释宣判之后竟然无新闻报道,他们是不是也意料不到中国裁判文书网竟然会有公开发布判决书。张兴武教授的专业分析极具说服力:在全国具有重大影响的恶性案件被一拖两年,且违反《刑事诉讼法》将一审交由基层法院管辖,排除了被告人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可能,涉嫌未审先定,涉嫌偏袒、庇护被告人;刻意隐瞒六被告疑似土豪身份;组织、雇佣“水军”左右舆论,动用公权力无理封号、删帖,是不是为被告人遮掩罪行?

第二是曲玉权是因为心脏病牺牲?

从二审公开的裁定书里面,我们看到曲玉权有钝器引发的软组织挫伤、头面部的钝器伤脑实质血管出血和三、四、五根肋软骨骨折以及肺部挫伤、血管被堵大面积的冠心病发作。裁定书还载明,致死原因为打斗以及剧烈活动引发的冠心病发作。但是,对其他伤痕与致死原因是否存在着因果关系?

本案审判长陈辉接受法制报采访表述肋软骨骨折系抢救过程中造成,二审裁决书却载明三根肋软骨骨折系击打形成?两者存在明显矛盾,能否说明一下?

第三是袭警知识警察牺牲是否被重判?

在刑法相关规定中就明确警察属于特殊保护人群。当然有人会说,当妨害公务犯罪与故意伤害犯罪择一重罪而处之时,妨害公务罪的从重情节便自然消失。如此理解刑法规定有点偏颇。以故意伤害行为来达到妨害公务的目的,妨害公务罪法定罪远低于故意伤害罪,这是出现故意伤害后果时择重罪处之的根据。

第四是为何禁言删帖?

裁定结果一出,大量评论聚集哈中院,哈中院先是大量删帖,后是选择性水军出现,再后来直接关闭评论。直至侠客岛、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央视新闻发声后,这种手段才告一段落。

既然有人对此案提出质疑,存在疑惑,就有表达的权利,案件事理维有法能服众,面对大众的质疑,为何要采取极端的删帖了?有些事会越辨越明,难道,此话题是禁忌?

最后是曲玉权的烈士申报问题为何迟迟没有落实?

青岛十天内就能走完整个程序,而曲玉权同志因出警被殴牺牲,判决书中也认定是出警被殴打引发冠心病去世,他是因公牺牲的!而烈士这个荣誉称号,是为正义事业献身牺牲的人的一种认同和肯定,是活着的人对牺牲逝者的一种崇高敬意,更是这种无畏基因的传承,这些先烈们为了我们能幸福平安生活,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理应得到大众的追思和敬意!难道在你们眼中,他真的是除夕夜打群架去了?

除夕,是曲玉权兄弟牺牲两周年的日子,我们还在街面值勤加班加点,维一方稳定,至少,我们还活着!今天,就让我们致敬缅怀曲玉权和以及还有那些牺牲的战友们。

除夕,哈尔滨中院是不是该出来说点什么?难道你们能心安理得的过年?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