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除夕执勤随笔

乙亥年正月初一凌晨,子时,护国寺后四方菩萨鼎:

连续四年,这个点刀哥在这个点执勤,连续两年,崽这个点在这个点陪着老爸。

仙岳山,年三十到初一,左近县市甚至邻省江西等地信众及祈福群众上山烧香礼佛拜神(道教佛教合一)者络绎不绝。

人流高峰是晚饭后19时、跨年零时、凌晨一时半。

其时,山道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手提香烛纸钱之物者,老人表情严肃,百十步一歇;中年神情认真,健步而上;三三两两的小青年,或三五成群,或两两成对,他们可没有那种外化的敬畏,笑着闹着就上来了;天气好时,家里的小孩也会被大人带来沐浴香火,面祈赐福。长而陡的山路,深夜的困倦让孩子们面容稍显呆滞,失去了孩子的活泼好动,甚至干脆就歪倒在父母爷爷的怀里,任由大人用虔诚的毅力气喘如牛。

香炉设置在圣帝殿前的阶梯下,一个有八百多斤,吊车无法到达跟前,随着焚香处的扩建,从上面看,香炉的位置似乎偏了些。

上得山来,先要在正面圣帝殿前点上香烛,焚烧神钱,鞭炮自是不可缺少的:

然后肃容,熙熙攘攘进得殿门,寻一前面香客刚拜毕起来的空位,俯身下去,嘴里念念有词。这个时候,家人平安自是底线,工作生意、步步高升、万事如意才是主题,而诸于打牌赢钱、发笔横财之类的犯嗔之言自是不敢言及的。能来此跪下双膝的,总是相信眼前那数丈高的塑像有着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通。

山顶分别为正殿和左右偏殿,呈品字形。

出得圣帝殿来,左为财神殿,求财赚钱自可畅所欲求;右则为观音殿,求子、姻缘、救苦救难、普渡众生就是这里了。于摩肩接踵中拜了三回,心念中似乎得偿所愿,熬夜爬山的苦累自然就烟消云散了,顿觉神清气爽。

上下山得花一个半小时左右,赶时间的话得抓紧。

老人感叹几句:人几多啊,就紧赶慢赶的往回走了,时间早的话,还可以和后辈宣讲一番求祈的内容,顺便叮嘱一番;

中年人拖家带口的自是行色匆匆;

只有那小青年,祈福事了,观景是必须的,自拍互拍的发个朋友圈,四围转上一转,看看哪里有什么新奇之物,总不能白白到此一游;

小孩子当然不明白此行的意义,起初在大家的庄重中却是不敢放肆,出得殿来,始敢放飞自我,左近大凡有小摊必然要去看上一看,可惜大都是香烛纸钱之物。

只好临时找点粉面热食,比平时贵上三倍的价格也没能让大家却步,大过年的,不差钱。

除了祈福的人,还有一群人也早早的来到了山上。

像刀哥一样执勤的警察们大多是纯粹的无神论者,即便落满一身带着祈福的香灰,也只盼着人流早点散去,好早点回家补觉,因为天知道什么时候又要加班。

人多时,警察就是紧张的,别摔倒,别发生踩踏事件,因为,即便不是你推倒的,真出点什么事,难保玩忽职守的帽子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天上掉个雨什么的,还是不错的,这样人流会少些,今年老天狠狠的下了几阵。警察们早有防备,自是见之心喜。

刀哥却不太担心,一来这上山拜神的大都没有争斗之心,听劝。二来,刀哥的点位在山的最高处,扼守四方菩萨座下,那地方阶梯奇陡,每年这个时候是封闭的,刀哥就是在铁门处守着,告诉大家:此路不通!

香炉前的兄弟是最难受的,七八个小时的鞭炮,烟熏火燎,又没有石猴子的功夫,炼不成火眼金睛,只好红着眼流着泪不断告诫大家别在香炉外点火烧香。

沿路各卡口的兄弟也不轻松,为了安全,得禁止一切机动车上山,几个小时的重复制止解释,喉咙可受不了,还好风大,西北风管够,加上卡口边上往往会有粉摊,终归是比山顶的好,饿不着。

一场近十万人的热闹,自是少不了商机和辛劳。

山脚和山路上最多的就是步步为营的香烛摊和粉面摊了,早早的就严阵以待,虽是小本经营,但百分之大几百的利润日子可不长有,手脚麻利,算账快捷,手机支付是必须的,高峰高利润时期,比拼的就是手速。

严阵以待的还有环卫工人,醴陵是烟花鞭炮之乡,逢年过节燃放后的纸筒纸屑,尘土残渣密布街道,自打去年环卫工人创造了二小时清洁临街路面的奇迹后,今年的布置就更加周密了,也许,二小时清洁整座城也不会是个神话。

各点位反馈人渐渐少了,今夜,平安!

凌晨2时22分,下面香炉处的鞭炮声已经不再连贯了,往下张望,偏的香炉让刀哥大约处于信众们朝拜的方向,这一晚上下来,该有多少祈福扑面而来呀!

夜深了,这个点在这个点守着,刀哥已经连续四年了,崽在旁边车上睡着了,这个点陪着老爸在这个点坚守,他也连续守了两年了。

零点时,山下烟花此起彼伏的璀璨,像极了脑海中不断闪现的某种令人欣慰、幸福的感觉,这么一闪念间,欣慰与幸福就来临了,虽然那片黑暗还如沉睡的海洋,但刀哥知道,三个小时后,黑暗褪去,那里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美好世界。

比烟花更璀璨的,是警灯的闪烁,那里面有烟花所不具备的诸如忠诚、比如奉献的一些东西。。。。

夜愈深了,许是下雨,今年没有自行车健身者来刀哥车前说新年好,刀哥对着夜色,轻轻说了声:新年好!

新年,你好!

醴陵,你好!

彩虹刀

乙亥年正月初一子时

于仙岳山顶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