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暴力袭警频发,“曲案判决”两种危害开始凸显!

对于“曲案判决”六哥不需要过多复述了,简单讲,就是两年前的除夕夜,民警曲玉权 出警过程中被几个流氓群殴致死,在经过一年多的诉讼后,六名嫌犯被分别判决6年~13年不等。

曲案判决在春节前被曝光后,全国舆论哗然,但即便是上到“中央政法委”、“公安部”、“人民日报”,中到“山东省政法委”、“冯站长之家”,下到各社会自媒体纷纷发声,某地在越抹越黑的被网民骂的狗血喷头后,开始学做“鸵鸟”,对汹涌不断的网络舆情开始视而不见,妄图利用时间来冲淡一切。参见文章

哈中院微博停更18天,期待他们新年的第一篇微博!

哈中院的微博停更已经18天了,套用某人的话:“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每天更新三四次的微博,停止了更新?” 当然,大家都知道原因:曲玉权案的判决被曝光。 两年前的除夕夜,值班出警的民警曲玉权被群殴致死,连央视媒体都在全国人民欢庆春节的时候“不和谐”的曝光了这个令人悲痛的消息。 一个媒体、群众关注度极高的案件…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曲案判决”被发酵后,今年的春节期间,恶性暴力袭警案件再次高发,也不知是不是那些对警察使用暴力的嫌犯已经把“打死警察最高不过判13年”的“ 判决印象”深深的刻入了心里?

2月4日(除夕),江西省宜春市湖田派出所民警巢煜带领辅警张芯、王世升处警过程中,遭一醉酒男子易少某阻挠执法,其兄长易小某将辅警张芯殴打至昏迷。目前,易小某、易少某二人因涉嫌妨害公务罪,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月5日(初一),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杨柳雪镇居民韩某华报警称:“家中有人打架”。民警赶到现场后,遭到韩某华妻子王某兰、女婿徐某彬阻拦,声称家中无人打架,阻止民警进入现场进行处置。此时,韩某华家中传来争吵声和摔打物品的声音,民警摆脱王某兰、徐某彬进入韩某华家中,发现韩某光(韩某华儿子)正在对其妻子进行殴打。民警在依法控制传唤韩某光时,韩某华、王某兰、韩某光、徐某彬采用暴力手段,围堵、撕扯、殴打出警民警、辅警,阻挠民警正常执法。2月6日,该四人因涉嫌妨害公务罪,已被滨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月7日(初三),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宋门分局交巡警席永强正带协警吴明华、张宇值勤。在拦查一辆无牌照的白色现代汽车时,辅警张宇被汽车冲撞后顶在汽车引擎盖上。随即车辆加速狂奔并且在路上不停左右大幅摆动,试图甩掉趴在引擎盖上的辅警。最终在铁塔一街和解放路交叉口,白色现代车猛然右拐,张宇被强大的离心力甩飞,在地上连打几个滚,与飞驰而过的汽车险撞上。被甩下的张宇光着右脚,脚背有明显淤青,大拇脚指伤口向外渗血。驾驶员申某已被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这三起案件,袭警人员之多、下手之狠不亚于曲玉权案,特别是第三起案件,交警辅警被顶倒在汽车引擎盖上,驾驶员不仅不停车,反而加速行驶并猛打方向将辅警甩下汽车,谁敢说驾驶员“没有杀人的故意”?

为什么这些嫌犯敢下重手将警务人员往死里打?为什么这些嫌犯敢不顾警务人员死活故意将其甩下车?或许他们听说了曲案,或许他们也认为“就算我铤而走险弄死了警察,又如何?”

“曲案判决”的社会影响及危害,不仅仅凸显在“显性”的嫌犯铤而走险、袭警有恃无恐上,还会通过两种“隐性”方式破坏社会的发展,甚至会造成来之不易的“平衡”的倒退。

判决造成的第一种“隐性”危害是:警务人员因判决而寒心,因“不值”而“佛系”。

春节期间暴力袭警频发,“曲案判决”两种危害开始凸显!

上面这张图,相信大家已经很熟悉了吧,在警界的流传之广是六哥所未想到的。大家知道警察“佛系”之后的可怕之处吗?

有没有人想过这样一个场景:警察为了追求正义出警被打死了,嫌犯却被轻判了,多年后罪犯出狱后还大肆吹牛逼“老子当年杀过警察”,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公序良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价值观?

在这种社会现状的影响下,有的警察会因心寒开始“佛系”的不干活、不出警,即使有出警的也会因心寒只玩“程序正义”的“磨洋工”。警察开始以“有心脏病出警被打、死了白死”为由拒绝出警,即使出了警的警察到了现场也不敢和嫌犯近身搏斗,只是程序正义的站在原地喊“不要打架、住手”,任由双方尽情的厮打,试问,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警察,哪有“心情”和“胆量”去保护人民?

社会的公平正义从哪里来?是靠在键盘上喷出来的吗?是靠在电脑上做PPT吹出来的吗?都不是!工作都是靠一线警察真刀真枪的干出来的,嫌犯都是靠一线警察一个一个抓回来的,证据都是靠一线警察一点一点死磕出来的。如果警察都“佛系”了,坏人谁也不怕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会自己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吗?

判决造成的第二种“隐性”危害是:挑起社会矛盾的相互伤害。

在“曲案判决”被曝光后的不久,除了大批的警察开始“佛系”外,警界中还流传着这样一种情绪:宁可站着见法官,不要躺着见法医;宁吃牢饭,不要烧纸。

曲案中,应得到惩罚的“ 邪恶”得不到应有的报应,“正义”便会觉得自己鞭笞邪恶是多么的不值。部分警察非常有代入感的认为自己就是“下一个曲玉权”,面对生死,特别是死后还得不到公平,让很多警察误认为不是某个部门、某个人对警察充满恶意,而是整个社会都对他们虎视眈眈。 “既然不怀好意,翻脸在所难免”,所以,才会有“就撕破脸干吧”的思想在很多基层警察中蔓延。

可是大家知道吗?相互伤害的思想蔓延后,最终倒霉的只有基层群众和一线警察。这么多年来刚刚修补好的脆弱的警民融合,会再一次因为某些部门的一己私利而撕裂,甚至让双方反目成仇。

“ 哀嚎遍地”和“ 出离愤怒”两种情绪在警队、特别是基层警队中大范围蔓延,这是六哥不想看到的,因为我知道,任由这两种情绪蔓延,最倒霉的肯定不会是警察,而是普通群众。

希望高层能看到“曲案判决”所带来的“显性危害”和“隐性危害”,“及时止损”,给基层警察一个交代,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给公平正义一个交代!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