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曲玉权!

我们不是曲玉权!

文章发出后的留言充满了基层警察的无助和苦痛

昨天写了一篇文章

曲玉权案想改判?门儿都没有!

每当在网络上听到曲玉权案件要“重审”,“两高把案卷已经封存”等等传闻后,我都要发出淡淡的冷笑,因为我可以断言:这是谣言。 曲玉权案件,就这样子啦! 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关于曲玉权案件,网络管理层现在基本上放弃了删贴、禁言等等对舆情的管控行为。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我理解就是此案的大面积舆情已经过…

文章发出后,有点儿反响。有的说瓜哥说得对,有的说我说得错,有的还要和我争论一下。

明眼人都会知道我的用心,文章表达的是我对曲案迟迟没有后续的焦虑,我不想做更多的解释。目前的状况是,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不少,正轨渠道的消息一个没有。

无论是说我观点正确或者说我观点错误的人,都是追求正义的人,我对他们充满了敬意,但我没时间去争论。

我先表白一下:

我是最早关注曲玉权的作者之一。两年前他牺牲后,我马上写了关于他的消息。网上出现了诋毁英雄的文字之后,我文章的主题变成了全网通缉侮辱英雄的嫌疑人内容。尽管文字没怎么精雕细刻,但充满了对英雄的敬意和对犯罪者的愤怒,也有对网络混浊的担忧,阅读量居然达到了百余万。据说,那文章发出后,全国抓获了数十个诋毁曲玉权的人,有的甚至还刑拘了,首次开启了大范围对辱警者追究法律责任的先河。

《瓜尔佳》的号太小,阅读量这个纪录到现在也没有突破。

黑哈中法曲案判决后,我又写了多篇文章。每一篇留言都达数百条,超过了腾讯规定的一百条。那些留言,让我胆战心惊,文字间充满了基层警察的无助和苦痛。我不敢选择他们的留言,怕被认为是牢骚大总汇,戾气太大。但我就是很认真地筛选,也有一篇文章留言功能被取消,管理者一定是看着不舒服。

留言者多是和曲玉权一样的人,其中不乏公安机关的栋梁之才。他们每天都要接到指挥中心的指令,去处理各式各样的警情。曲玉权遇到的情况,他们很可能遇到,曲玉权的悲剧不排除会在他们身上发生。

那些留言多是表达了对判决的不满。如果这起案件最终也不改判,他们表示出警时能躲就躲,警车开得慢一点儿,抵达现场晚一点儿。对强悍的犯罪者,以回避为主,争取当一个高高挂起的“佛系警察”。

我不敢看那些留言,我真不明白了:这难道真是以自己的生命拯救别人生命为己任的人民警察的留言吗?

写曲案,我没有一篇过十万+,自我感觉过于理性,语言不刺激。我只想尽量理性,尤其是面对情绪过于激动的警察兄弟们,我想抚平他们心中的伤,可我做不到。

 

“对坏人为啥那么好”的疑问让警察搞不清是法院的事儿还是法律事儿

如果出警时,被犯罪者打死而犯罪者最高仅仅被判13年,这个警谁还敢出呢?

也许有人说,曲玉权有冠心病,换了别人也许不会死。按照法医的鉴定结果,这个说法正确,但是我也想问一下:中国基层警察有多少人没有冠心病呢?

我不掌握权威的数字,但每天死亡一个警察是事实。那些因公殉职的多是和冠心病有关,这是积劳成疾所致,是“白加黑”、“五加二”的结果。有人算过,这个春节就有10个人民警察殉职。

法理书中说法律的作用有五个:指引,评价,预测,教育,强制。如果袭警者受到严惩,就会减少袭警案的发生,服从警察成为社会共识,人民警察执法就会更加从容,这是法律的引导作用。

有个民警给我留言,他说现在的基层民警,每天都眼巴巴地等待着曲案的“最新消息”。他让我注意看一下喜欢传递小道消息的平台,那些平台经常突破十万+,他说我的平台没有“最新消息”。我非常关注曲案,但传递小道消息不是本号的习惯。

这次基层民警对曲案的判决结果的反响是空前的,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山西、北京、贵州等知名涉警案件,我们必须谨慎。

为什么曲案受到如此关注?因为山西、北京、贵州的案件都能找出警察的一些问题,可曲玉权案件,执法过程中他有什么不当的吗?

没有。

没有任何不当的执法者被打死,对方最高才被判13年,这个让人无法接受。而为了少判,还把审判权交给了最高只能判决15年有期徒刑的基层法院;为了转移人们的视线,一起简单案件被有意迟了2年才终审,至于审判过程中和回应舆情中出现的漏洞比比皆是。

这个完全可以看出是有意设计的,让无数的人产生了法院为什么“对坏人那么好”的疑问。警察群体夜不能寐,他们思考的着眼点在于是法律就这样规定的,还是黑哈中法的事儿。作为执法者,他们清楚对伤害致死人命的被告人,法律规定最高可判死刑、或者无期徒刑,有类似的袭警案件辽宁大连判死缓,内蒙一个什么地方判无期,黑哈中法为什么他们最高只判13年?

这个疑问不解开,就会让民警内心充满了恐惧。不敢出警,恐惧出警,还怀疑坏人的“内线”在法院。一个派出所长对我说:唉,愁呀!这段时间我们的接处警电话都没人接。

而就在曲玉权牺牲两周年的那一天,由一个叫《猫眼看天下》微信公众号发起缅怀活动持续了多天。他提议每个微信用户的头像换上曲玉权的头像,这个提议马上得到了积极响应,那天开始,网络上到处都是曲玉权的头像,他们说:我们都是曲玉权。

我们都是曲玉权?这是真的吗?

不是。他们是要表达如下的愿望:国家应该倡导尊重警察执法教育,让服从警察成为公民意识,服从警察在先,置疑警察在后。对抵抗警察而造成严重后果的,应该保护警察执法放在重点,不该对警察执法活动吹毛求疵。

那种活动其实是反话正说,真正的意图是,我们不想当曲玉权,我们不是曲玉权。

全国基层警察都战战兢兢,这个社会治安谁来维护?!警察怕成一团,老百姓出事找谁撑腰?!

 

“佛系警察”大行其道遭殃的是渴望平安生活的人民群众

杀人者偿命,这是中国几千年留下来的古训。

我们是现代人,不能完全依照古训。但是,这反映了中国人的公序良俗。尽管曲玉权身体有病,但他的病也是因为被罪犯伤害后才发病的。没有伤害,哪有死亡。

奇葩的判决给公安队伍的价值观带来了混乱:我们该不该义无反顾地维护公平正义?我们该不该奋不顾身地保卫人民群众的平安生活?我们该不该为了公共利益而一往无前?

每一个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在入警的时候,都会对着警徽举起右手,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坚决做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矢志不渝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这是誓言,也是价值观,与人民警察共存亡。这些早已溶入人民警察血液中,却在黑哈中法的判决后发生了间歇的疑惑。

原因是什么?原因就是黑哈中法的判决对人民警察的执法活动正当性没有足够的确认。

佛系,是一个流行词,该词的含义是一种有目的地放下的生活态度和人生态度。“佛系警察”这个词语不是来自曲案,但在曲案中得到了普及,人民警察如果都放下,那人民群众就遭殃了,这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具有不可逆转的破坏性。

尽管在诉讼活动中,公安机关的权力是有限的,但由于其职业的特殊性,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在维护社会机能正常运转中发挥着无法替代的特殊作用。

崇尚“佛系警察”,极为不正常,是病毒,是灾难,而这源于黑哈中法的裁决。这起案件不改判,违反了社会公序良俗;冲击着公安队伍的价值体系;给我国社会治安带来了空前灾难。

这个问题很现实,回避不了,也逃脱不掉。全国基层人民警察时刻都把目光投向中国最北方,望眼欲穿,那地方这次已经有了专有名词:黑哈中法。

造成曲案错判的原因我们不清楚,如果抛开腐败因素,黑哈中法的审判人员,没有履行好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职责任务,缺少对中国问题的研究,受到了西方资产阶级法学思想的影响,钻进了他们的本本里,把“刑法的谦抑性原则”咀嚼得有汁有味,却没有考虑到受害方的利益,没有想到人民群众的承受力,没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中国梦,是富强的梦,是平安的梦!我相信,因为这起案件而牢骚满腹的人,工作中很多都是优秀的警察;我相信,任何一个真正的人民警察都不会受到曲案错判的干扰,追求“佛系警察”只是一时的愤怒。

中国法院,就一个黑哈中法。每一个人民警察的职责也永远只有一个:为了社会的安宁和百姓的平安。

而对国家来说,警察的愿望是不想当曲玉权,国家就该在舆论、司法、公民教育等方面为警察执法创造一个适合的环境,要知道他们是在为国家而战,为法律秩序而战,而不是为自己。

国家优先保护警察,不是为警察,是为公民利益,为社会福祉,为政权稳固。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