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辞狗迎猪,进入新的一年。想想去年的狗年年末,黑哈中法因为曲玉权案件罪犯被过度轻判,在网上遭受了很多网民的“围歼”,心里啥滋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哈法该用的方法都用了,用水军、找媒体发文章、把陈审判长推到前台挡枪等等方法都不奏效。进入猪年,他们奋发图强,励精图治,终于有了应对舆情的“新举措”。

第一招:派人在批评他们的新媒体文章后留言,“吓唬”作者一把。

有一个网名叫“阿森纳”的人在陈胖子文章的留言很有威胁的味道,说“网络攻击审批长枉法裁判的不实诽谤,依法依规处理,超过浏览五千以上的不及时删除者予以自觉刑事责任”。陈胖子不听邪,回复对方:“我敢写,就不怕你跨省请喝茶”。

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陈胖子低估了黑哈中法的决心和勇气,如果他们当成案件来审理,能不能判陈胖子有期徒刑13年不知道,但弄个三年两年是有可能的。当然喽,如果认罪态度好,从轻处罚也是可以的。

问题的关键是这案子侦查由公安管辖,审判才到法院。谁来侦查是个问题,这样一想就泡汤了。如果陈胖子真的被跨省追踪,这就不是案件而是事件了;不是独立的事件而是全中国都会关注的公共事件了。所以,陈胖子是安全的。

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瓜哥也写过一些关于曲案的文章,同样被盯上了,这个人隐去了自己的网名,是个无名氏,他在我文章的留言是这样的:

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和陈胖子相比,无名氏对瓜哥还是很客气。陈胖子不在乎黑哈中法,但瓜哥在乎,仔细研究了一下无名氏的留言,大致有这么几层意思:第一,法院工作很忙,很累,办理的案件很多;第二,没时间没精力回应群众的关注;第三,警察该为曲玉权的事儿上访;第四,公安处理舆情的优越感让人莫名其妙。

对法院工作很累,我深表同情,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在很多警察以为法院工作就是敲敲法棰,其实不然。抓执行难工作以来,法院工作量陡然上升,有时还加班呢,实在解决不了的还求助于公安。求就求吧,这些年,最不辛苦的就是公安了,每年“过劳死”的警察也就是三四百人;他们也就是像曲玉权那样春节不休息,有的有补休,有的没补休;也就是有卖天价鱼的时候被人投诉但物价局没人值班非得让公安处理,警察去了在现场吸烟因为“形象不佳”被处分;也就是像宁夏公安那样,警察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不得喝酒,这些根本不算啥,还是法院辛苦。

对没时间没精力回应百姓关注这事儿我认为问题很大,这不是方法问题,而是立场问题,我们共产党人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人民谋福利。人民群众有疑问,你们不回应,说明你们没有把人民满意不满意作为自己工作的出发点和源动力,没有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贯彻工作始终,这也是你们把曲玉权案件办理得一塌糊涂的原因。

你们鼓励警察上访就更加不对了,作为政法工作人员,这是原则问题难道你们没有认识到?

 

至于警察处理舆情的优越感,这和其它几家隔壁公司比起来倒是真的。因为警察和社会接触最多,饱尝舆情发酵的苦痛,天天听到网络上的“警察打人啦”的声音,天天有人向警察要“执法证”,他们已经百炼成钢。

哈尔滨中级法院现在仍然处在舆论的漩涡之中,不但他们办理的曲案受到广泛质疑,网民们还以中国裁判网为窗口,不断搜集哈法所有判决,寻找其它判决的错误,这个难免有些扩大化,但反映出黑哈中法的公信力已经丧失。建议他们有些判决书就别上网了,上网也要有“选择性”,选择那些有把握的,没问题的上,有问题的就别上了,以免网友都盯着找毛病。

第二招:在官方微博设置关键词。哈法官方微博在多日瘫痪后重新启用,但设置了关键词,凡是说“黑”的留言根本就发不出。这办法似乎很奏效,但能堵住网民的嘴,却堵不住网民的心。

第三招:自我叫好增强自信。这是他们新媒体发表的文字:

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猪年伊始,哈中法应对舆情有了杀伤力很强的“新招”

他们要坚定方向,咱就不知道他们坚定的是啥方向?如果还是曲玉权错案的方向,那就不对了。

看着上面这些照片,知道他们安检时还穿着防刺服呢,不知道此刻他们想到了牺牲的曲玉权没有?另外女法警应该把黄头发改回来,人民警察不允许染发。着装也不规范,执勤服不该配戴领带和警用衬衣。法警属于人民警察的警种之一,这种图像有损于警察形象,你们该抓一下队伍的正规建设。

做为政法体系“同盟会”的成员,我们不希望曲玉权的案件发酵过久。无论说什么,这都是对中国法制的伤害,问题的关键是黑省哈法的同志应该有勇气承认错误,改正错误,重新回到法制的轨道上来。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