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记||曲玉权列传

新史记||曲玉权列传

曲氏玉权者,黑省哈市捕快也。幼读书,甚聪颖,六岁之龄乃入学堂习新学,壮,及黑省第,入道里衙。赳赳如走卒之勇,惶惶如奔兔疾跑,虽有禁令,然曲氏中规中矩,与人为善,衙内凡万余条铁规竟不得犯,其人常为感叹:着实不易!

妻王氏,医者也,兢兢业业,常彻夜不归,视有恙者如亲,春风拂面,为人称赞。王氏贤良淑德,有一女,引为掌上珠,千疼万爱,曲王二人舐犊情深之状常现于朋友圈,阅之泪目。

哈市道里,在难水之滨,方寸地也,夏短冬长,昔东斯拉夫部造圣索菲亚教堂,巍然而立,中央大街摩肩接踵,自古繁华之地,流金溢彩之都,八街九陌,人欢马叫,贵胄出没,农商官学仕络绎不绝。

曲氏驻巡此地,车巡而过,或琐事糟糟于耳,或交媾丑闻在侧,多见剑拔弩张之殴斗,猫丢狗走童叟失,每摇铃呼之,曲氏必携同袍急至。

丁酉岁除,曲氏按例当值,举国欢庆,阖家团圆,曲氏断曰:无事之夜也!遂与众僚巡于道里。戌时,一歌酒肆处酒后殴斗,曲氏遵命协二役同往,遭悍匪男女五人持械殴,血流满地,肋骨崩裂,内脏损,壮烈牺牲,年三十八岁。

噩耗出,普天知,万民痛,四海震。天朝盛世,大国泱泱,岁除之夜,擒贼者反被贼人击杀,亘古未见!顽匪王氏等五人为官家擒,逮捕入狱,系以重罪。

又两载,王氏等五匪,经二度堂审,首匪王氏刑十三年,料十年可释,从者,刑七八载、三五载。判曰:曲氏有恙,虽死,与匪无责。民皆疑,役者无不震怒,太史官曰《人民日报》者亦戚戚哀叹。

役者惊,无不色变。今朝曲氏,明日谁冤?众役遂秉烛直书,欲直达上听,促曲案复改之,维国典之良善,挽民心之未崩。

判者遍读典籍,奈何皆抛之云外。凡闻异声,或威逼,或严责,甚者断齿封喉。呜呼!天下悠悠之口,尔曹可尽堵否?举国拳拳之心,汝辈真视而不见否?

太史公曰:

判官陈氏,以曲氏小恙为谈,轻责悍匪,致庙堂悲,江湖愤,典尊何在?曲氏已逝,白发高堂尚未尽孝,黄口小女仍待哺育,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役者今日之遇,至死含冤,其百年身后事何其惨!!!

子墨子言曰: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虽赴汤蹈刃,死不旋踵。子韩子言曰:胜法之务莫急于去奸,去奸之本莫深于严刑。

今曰“新时代”,众役深感国恩、不负黎民之托,负重前行,砥砺奋进,虽有曲案之愤,志坚未损,布尔什维克之心未曾移也!众警百万,虽屡遭磨难,仍砥砺奋进,负重前行,概不忘初心,使命使然。若得曲案复改之,典尊定扬,士气必增!

【特别感谢:@瓜尔佳、@警事V言、@天中捕快、@半江瑟瑟半江红】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