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灭“口袋罪”没问题,可为什么一定要废除“寻衅滋事罪”呢?

这两天,河北一名正在监狱服刑的犯人要办保外就医,大家应该知道吧,监狱犯人保外就医,肯定不像学生请病假那么简单,事实也证明,当地监狱管理部门经过审查,认为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结果就给否决了。

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都知道保外就医条件是很苛刻的,不像那位前杨大律师,不给他的金主办保外就医,他就到人家法院门口翻跟头。毕竟这样不讲理的人现在越来越少了。起码挖这条新闻的澎湃记者就比杨律师高明了很多,记者朋友关注这起案件的角度和手法也很常规,什么非法强拆啦,什么密集赴京上访啦,什么罪犯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啦,爆的料一个比一个劲爆,看这个态势,已经不再是保外就医了,帮助新闻中的老太太直接翻案的心都有。

要灭“口袋罪”没问题,可为什么一定要废除“寻衅滋事罪”呢?

不过,媒体记者毕竟不是法律专业人士,这案该怎么翻还是不得要领,下嘴的地方也都是外围,外围咬一千口都不如致命处的一口,因此,到了这时候,必须要有专业人士下手,才能一口逮着喉管。

这位专业人士已经出现了,请允许我隆重介绍一下:北大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罗翔老师。

作为法律专业人士,罗翔老师一出手就挥刀砍向了他恨之入骨的著名“口袋罪”——寻衅滋事罪。

那么,什么是寻衅滋事罪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①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为什么罗翔老师和很多法律界人士这么恨这个寻衅滋事罪呢?在这些法律专家看来,寻衅滋事罪就是一个“口袋罪”。要了解“口袋罪”,就要先从刑法说起,作为大陆法系的一员,我们就必须有一部无所不包、无所不能的刑法典,任何一个犯罪事实,都必须要找到相应的法条才能定罪。可是在我国这种法律环境下,一方面立法现实总是落后于审判需要,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我们当前的社会恰好处于对犯罪得不到惩处的容忍度是很低的,这就要求我们在立法时必须要有一定的弹性。

这个弹性,就体现在对寻衅滋事罪的运用上了,这就导致寻衅滋事罪成了法律圈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在法律共同体看来,寻衅滋事罪罪名过于“模糊”,经常出现一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判例。

其实,罗翔老师的文章还是很有道理的,他不能容忍“口袋罪”态度也近乎无懈可击。但是在我看来,他的慷慨陈词似乎有点似曾相识。

何出此言呢?因为,这次剿灭寻衅滋事罪的战役,和当年剿灭劳动教养那场战斗是多么的相似。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劳动教养是如何覆灭的。当然,劳动教养由于没有法院的参与,绝对是有违法治精神的,当然要废除。废除没错啊,但是没过两年,基层一线的警察先明白过味来。

我先问一个问题:劳动教养取消以后,哪个群体最高兴?

难道是从此之后终于一统天下的法官?

难道是依靠民意最终取得了胜利的法学权威?

要不就是终于可以摆脱这项骂名的警察?

都不是,最高兴的群体其实正是各地的小偷公司的在编员工。劳动教养取消之后,小偷因盗窃被抓后,构成治安案件的,最多行政拘留15日,出来后一点都不影响继续作案;构成刑事案件的,比较严重的也就是几个月的拘役,撑破天也就是3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又是一条好汉。

费劲千辛万苦之后,抓住一名盗窃嫌疑人之后,很多一线警察最不敢面对的人民群众这样的要求:好不容易抓住了,你们一定要多关他们一段时间,千万不要几天就放了。

放不放人什么时候能轮到警察说了算的?

我只能说,对待那些死不悔改的惯犯,现有的法律对他们过于仁慈了。

我这里不是去为劳动教养翻案。劳动教养确实有它的问题,但我国之所以曾经有过这一项惩戒违法行为的制度存在,一定是有自身考虑的,我们把这个制度取消了,但是却没有新的制度来弥补它留下的空白,最终却助长了轻度侵财案件的滋生。不构成盗窃罪的行政案件,哪怕是偷了一千次,我们也只能行政拘留15日,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手段了。

这样的情况立法届知道吗?

其实,我举的这个例子并不恰当,因为寻衅滋事罪和劳动教养制度还不一样,寻衅滋事罪本身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问题是,寻衅滋事罪变成了口袋罪,是执法者的问题,与这个罪名有什么关系呢?罗翔副教授说这个罪名“模糊”,各位请看一下这项罪名下面的四个表现形式,哪一个是模糊的?要说模糊,刑法中比寻衅滋事罪更模糊的多了去了,难道都要废除吗?

要想减少“口袋罪”判案,就一定要从立法的角度着手,让刑法典跟得上社会进步的步伐,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口袋罪”判案的几率,仅因为寻衅滋事罪容易产生“口袋罪”判案,就把寻衅滋事罪给废了,这不是因噎废食又是什么?

再说说罗翔老师,罗老师是某法考机构的刑法主讲老师,我也听过他讲课,课讲得也非常好,但是他这篇文章写得有问题,就因为这个罪名曾经被拿来当做“口袋法”使用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发动舆论废除这个罪名,这样的逻辑关系,有点强词夺理了吧。

要灭“口袋罪”没问题,可为什么一定要废除“寻衅滋事罪”呢?

就算是立法圈子要废除这个罪名,也劳驾请把废除寻衅滋事罪之后的工作做好,避免让嫌疑人成为漏网之鱼。

要灭“口袋罪”没问题,可为什么一定要废除“寻衅滋事罪”呢?

警界

追车被判滥用职权,放行被诉玩忽职守,执法应该这样做!

2018-8-17 1:00:00

警界

借蔡英文营销,85°C母公司股指应声大跌!

2018-8-17 9:1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