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本文拒绝跨平台转载,发现必投诉!

公众号转载,请务必在24小时之后!

暴力袭警,是一种严重暴力犯罪。在刑法上,属于妨害公务罪的法定从重情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7条之妨害公务罪(刑九修正案,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特别条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所以,暴力袭警,依照立法者的本义、法条的精神来说,是一定要从重判处刑罚的,即至少要在一年以上有期徒刑之上进行判处。

可是,事实上呢?

每年全国发生这么多起暴力袭警案,我们曾经看到过几起判决超过了一年刑期的呢?

不能说没有,可是真的太过于稀缺!

因为有些法官们考虑的都是如何为暴力袭警者寻找从轻处罚的理由,却刻意的把刑法明确的法定处罚给遗忘、忽略了!

比如东莞三院发布的案例:

2016年9月16日中午,被告人肖某雄在东莞市凤岗镇某酒店摆生日宴,宴请被告人唐某强、肖某发、罗某龙、蒋某文、蒋某国等人吃饭。14时左右,肖某雄因结账问题与饭馆工作人员发生争吵及冲突。接到报警后,当地派出所民警曹某带领治安员徐某赶到现场,要求双方停止争吵一同前往派出所处理。在制止过程中,唐某强抓住曹某的警服进行拉扯,肖某雄、肖某发、罗某龙等人还与唐某强一齐将曹推至墙角。曹某多次警告唐某强等人停止过激行为,但唐某强等人仍对曹某进行拉扯,致使曹某胸部及手臂被抓伤。治安员徐某见状上前拉出曹某,曹某借机挣脱后,唐某强、肖某发、罗某龙以及蒋某文、蒋某国等人转而围住徐某,并对徐某进行拉扯致其胸部及手臂被抓伤。多名增援民警及治安员到场后,才将肖某雄等人控制。经法医鉴定,曹某、徐某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庭审时,6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并对自己酒后情绪过激的犯罪行为感到后悔。最终,东莞市第三法院根据6名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以妨害公务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至9个月。

看到了吗?法官提到的是悔罪表现,却不提暴力袭警应当从重处罚。

比如山东烟台芝罘区法院发布的案例:

2017年3月11日下午,烟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协警李斌(化名)、陈明(化名)在民警孙成斌(化名)的带领下,在大海阳路附近对违章停放车辆进行处罚时,遇到刚刚从酒楼喝酒出来的王晨(化名)与王文(化名)。看到交警给自己的车辆贴上了罚单,俩人顿时心生不满,上前对民警质问和辱骂,并发生争执。期间,王晨和王文(另案处理)对李斌和陈明进行殴打,将陈明背摔在地,并骑跨在其身上,致李斌、陈明受伤

2017年11月,芝罘区法院公开审理此案,认为王晨暴力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判决王晨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如此的暴力袭警且造成民警受伤,仅仅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

还是山东烟台芝罘区法院发布的案例:

2017年10月15日中午,张林(化名)和二哥张桐(化名)、三哥张松(化名)一起吃饭,由于张桐和张松都喝了些酒,饭后,便由张林开车将其送回家。当车辆行驶至港城西大街附近时,恰巧遇到烟台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民警王青(化名)及辅警胡洋(化名)、孙亮(化名)等在检查酒驾。

就在交警要给张林检测酒精含量时,坐在车上的张桐突然坐不住了,觉得张林并没有喝酒,对交警查车表示不满,拒不配合执法,并下车与交警争吵,将其手中的执法记录仪打掉在地,并扇打胡洋面部。

就在交警要将张桐带上警车时,张桐拒不配合,并对交警进行扭打,将孙亮推倒在地,致孙亮左膝前交叉韧带断裂。经鉴定,孙亮左下肢所受损伤评定为轻伤二级。

2018年2月,芝罘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此案,认为张桐以暴力方法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判处张桐有期徒刑一年。

把警察打成轻伤二级了,仅仅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再看一安徽省淮南的案例:

2016年2月8日晚,安徽淮南市公安局山南新区分局淮河路派出所接110指令称,在大通区孔店乡费郢村“清泉浴池”内有人聚众赌博。民警接到指令后迅速出警,在该浴池棋牌室内现场抓获8名以“推牌九”方式涉嫌赌博人员,就在民警对涉案赌资进行清点时,邹某鹏在棋牌室门口不听民警劝阻,鼓动屋内参赌人员汤某军等人抗拒抓捕。在邹某鹏的言语鼓动下,汤某军用玻璃杯将自己头部砸伤后大声叫喊“警察打人”,并与现场执法民警发生激烈冲突。同时,参赌人员邹某军等人开始围攻、殴打、辱骂现场民警,邹某军伙同他人手持地砖砸向民警,致使2名民警受伤。随后,增援民警赶至,迅速控制现场,并将邹某鹏当场抓获。2月10日凌晨,邹某军被抓获归案。2月19日,汤某军迫于压力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7月19日上午,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区人民法院刑事巡回法庭对邹某鹏、汤某军、邹某军妨碍公务一案庭审结束之前,被告人当庭向民警道歉。随后,审判长当庭宣判,三名被告人因犯妨碍公务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9个月和6个月

用砖把2名民警砸伤,暴力袭警者最高仅仅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啊!

案例不再多列举了,这类案例网上随便搜索都是一大把。

其实面对法院如此无视法定从重处罚这一基本原则的判处,基层一线人民警察一直表达强烈质疑与不满,他们纷纷在问:法定的从重处罚这一基本原则去哪儿了?

去哪儿了?今天,7维从一起已生效的判决中找到了!

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该判决书链接在推文最后的原文链接里。

一男子打电话威胁要杀死法官,结果被法官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经审理查明,2016年6月,被告人张志坪诉北京市第五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第三人张某(张志坪之兄)、刘某(张某之妻)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由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城法院”)受理。在一审诉讼过程中,被告人张志坪为获得对自己有利的判决,分别采取拦截、打电话、当面威胁等方式,骚扰、恐吓审理该案的徐某、杨某法官;在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之后,张志坪不满法院判决,继续采取打电话、当面威胁等方式恐吓法官,其具体行为如下:

此处列举最主要两处:

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最高人民法院热线电话录音,证实2017年2月27日,张志坪向最高人民法院热线电话反映案件问题的过程中,称:“我发完低保就跟踪他,我就杀了他,我死了要带着一个。”

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被告人张志坪的供述,证实我拨打最高法院热线电话,我认为这是法院的最高机构并且管理法官,我在电话中多次扬言要杀杨法官,其实就是吓唬对方,希望能够引起领导重视,能够改判。

最后的判决结果:

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法官判决要点:

一、被告人张志坪为达到个人目的,采用跟踪、言语威胁等手段,多次辱骂、恐吓法院工作人员,严重影响人民法院的正常工作秩序,情节恶劣,其行为扰乱了公共秩序,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应予刑罚处罚。

二、为严肃国法,维护公共秩序,对被告人张志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张志坪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下面列举该案例法条:

一、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

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二、关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

第三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多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二)持凶器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

(三)追逐、拦截、辱骂、恐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

(五)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活、生产、经营的;

(六)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

总之,原来威胁、吓唬、拦截法官,罪行远比把处警的公安民警打伤甚至打成轻伤要严重!

民警曲玉权处警被打死了,凶手不也就是最高判了个13年嘛!

基层一线的民警们,无论是处警、执勤,一定要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当然,不仅仅是暴力袭警、杀害警察出现种种不可思议的判决,看看这个判决吧:

真相:暴力袭警刑期不超一年,威胁法官判了一年半

法院认定:被告人张天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应予惩处,鉴于本案发生在被害人不慎坠入深坑导致昏迷的情况下,被告人张天实施了推土填入坑内掩埋被害人的行为,主观上系间接故意,结合被害人死因上还存在乙醇中毒和不慎坠入深坑的客观实际,综合考量对被告人张天可从轻处罚

真心搞不清楚这样的法官是在保护谁了!

算了,洗洗睡吧!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