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抗法持刀致死协警,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蓝衬衫们

赖某友案发前是一名皮革厂的工人。有一天,他因上班时间喝酒被厂里解雇了。第二天,赖某友到厂里大吵大闹,厂里的保安过来管他,他就对保安动起手来,赖某友的脚趾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之间被擦伤。这下可找到借口了。赖某友以保安将他打伤为由头,要求厂里对他赔偿。厂里无奈,于当天给赖某友结算了工资,并支付了他的医疗费。到了第三天上午10时多,赖某友随身携带了一把刀,他的兄弟赖某阳(已判刑)来到厂里,再次跟厂里讨要赔偿。皮革厂经理报警以后,派出所民警陈某某、何某某,协警吕某某、黄某某、曾某某到达厂保安室进行警情处置。在民警了解情况的过程中,赖某阳辱骂、推撞民警和协警。旁边的人闻到赖某阳他们身上有酒气。派出所陈副所长在现场问赖某阳为什么报警?赖某阳站起来,啥也不听就是拼命地骂,说要厂里面赔钱,不接受调解。他还用很大力推派出所的陈副所长,并推黄某某,然后,装模作样抄下陈副所长、黄某某警号威胁,妨害公务行为嚣张。赖某阳并不听民警要他冷静的规劝,辱骂民警说:“你们不认识我吗?我坐过牢的,不怕你们,我弟也是砍过人的,如果厂里面不赔钱,他要砍人怎么样的,就不管了”。这个时候,赖某友乘着民警和协警不备,突然持刀向协警黄某某的右后腰部捅刺了一刀。民警曾某某见状冲上前去夺刀,又被赖某友捅伤了右手、右腹部和右大腿。在场的民警立即将赖某友制服,他的兄弟赖某阳逃离了现场。黄某某被紧急送到医院,但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协警黄某某是因生前被他人使用锐器(类刀等)刺击致右肾破裂,失血性休克而死亡。民警曾某某的伤势是轻微伤。案发当天有人发现赖某友虽然喝了酒,但神智清醒。赖某友辩称自己没有带刀,没有杀人。

广东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赖某友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以赖某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赖某友限制减刑。赖某友持刀致死警务辅助人员,被中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打开了对暴力袭警犯罪的正确审判方式。寄希望发现他新的罪行,罪犯赖某友缓期二年以后,仍然将被处以死刑!案子提交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广东高法认为,赖某友故意持刀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受轻微伤,他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赖某友的犯罪性质恶劣,危害后果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高法说,鉴于这个案子是因劳资纠纷而引起来的,犯罪手段并非极其残忍,所以,对赖某友判处死刑,可不必立即执行。赖某友犯故意伤害罪,不属于可以限制减刑的犯罪分子,原审判决限制减刑不当被撤销。赖某友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值得欣慰的是,这起暴力抗法故意伤害协警的案子,在事实认定上没有节外生枝地出现诸如持刀引发协警冠心病发的“复杂”情形,也没有因被害人是协警而降格处罚。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