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看天下:过度消费警察,失去的绝不止是生命!

今年以来,截止2月15日,全国各地因公殉职的警务人员已超过40人,其中民警35人(不含未公开报道的),绝大多数都是因为长期积劳成疾、突发疾病而不幸去世。这个比例虽然没有权威的统计,但从2019年殉职的民警数中,劳累和疾病死所占的比例估算应该至少高达八成。

猫眼看天下:过度消费警察,失去的绝不止是生命!

2月14日上午,武汉市公安局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交通大队一级警长应建华在上班途中突然身体不适,经送医救治无效,不幸因病去世,享年54岁。

2月13日0时许,玉林市公安局玉州分局网安大队教导员文政同志在春节安保期间,因急性心梗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5岁。

2月12日,廊坊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一级警员郭文江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因医治无效不幸牺牲在工作岗位上,终年50岁。

2月8日,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机场分局交管巡防大队民警王振鹏在值班一天后突发心梗,经送医救治无效,不幸殉职,终年43岁。

猫眼看天下:过度消费警察,失去的绝不止是生命!

为何基层警员频频发生类似的悲剧?为何一线警员突发疾病不幸殉职的比例如此之高?不知道这个问题有没有哪位高层关注过,研究过,思考过。在殉职的警员中,绝大多数都是30到50岁之间的年龄,也正是人的一生最为年富力强的年龄段。然而,这个年龄段却成为很多民警跨不过去的坎儿。

大量的非警务工作被强行安排在基层一线民警身上,小到为报警人搬煤气罐做代驾,大到高强度的体力如抓捕、蹲守、押解和搏斗。大量的法定休息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大量的考核逼迫民警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应付检查甚至造假。然而,却有些地方的领导动辄大手一挥:从现在起,全警取消所有休假。凭什么?

有些地方为了突出创新政绩,居然公开要求民警要为居民修家电、检查燃气安全,要求民警做五星金牌店小二,说话声音都不能高于40分贝,出警时皮鞋时刻保持锃亮,有些地方还不遗余力组织大量警力去拍摄各种舞蹈进行宣传,无视网上一片骂声而取悦上司,还有某地的的政法委书记公开要求民警打不还手骂不还手才令人感动。真是无法理解,这样的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们自己能做到么?

再看看之前一些比惨式的宣传:父亲病危,当警察的儿子却要坚持岗位,无法临终尽最后的孝道;妻子临盆,丈夫却不得不坚守在抓赌现场;儿子重病,却没有时间送他去医院......这些种种毫无人性的宣传,虽然有不少是假的,但这种宣传又在鼓吹什么样的为警之道?如果连基本的人性都没有,如果连对自己的家人都没有感情,如何让民警对人民群众充满真挚的感情

经常可以看到不少脑残宣传报道中,民警身患重病,或者是身负重伤,却依然带病带伤坚持在工作一线,不肯回去休息和就医,还有更多的是面对尖刀民警勇敢地冲上前去赤手空拳搏斗,结果血洒一地,不幸牺牲。还有以血肉之躯去拦截违法闯卡车辆,结果被撞身亡。

始终无法理解,公安机关这么多年的宣传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业务培训究竟是救命工程还是已沦落为形象工程?警用装备、防护器材到底有没有真正落实到位?枪支管理是否让需要的民警执勤时佩带?如果民警连自身安全都无法保障,又如何去保护人民?

拍一段宣传片一分钟少则几千多则上万从不吝啬,搞一台贵族式的文艺演出上百万的花费决不手软,和那些专门恶炒公安的无良媒体亲密合作一掷几百上千万毫不犹豫,而不少一线民警甚至开始自己掏钱买防刺服、防割手套,甚至还被逼做假材料证明自己已经休假以应付检查。这样的情况,难道还少么?问题又出在哪里?

积劳成疾,说的是因为长期的高强度工作,身体得不到及时的保养而落下各种疾病,这些疾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夺走一线民警的生命。曲玉权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因为冠心病,在被数名暴徒围殴后不幸牺牲,而他的冠心病却成某法院为罪犯逃避重罚的判决依据,这样的结果,怎能不让人心寒如冰?

当民警最需要得到关爱的时候,他们听到的更多的是各种禁令,当民警最需要休息休整时,他们看到的更多的考核指标,当他们需要就医治疗时,他们不得不拖着病痛的身子去值班加班以及永无止境的大小安保活动,甚至还有纪监委的人偷偷跟踪,从天上到地下、从白天到黑夜进行拍摄,随时寻找他们的违纪违法行为。

他们就算是机器,也需要保养、加油;他们就算是牛是马,也需要吃草需要睡眠。然而,他们得到了些什么?他们有的是在执勤中因为徒手制服嫌犯被关进大牢,有的因为执法过程中依法开枪被判八年徒刑,有的因为追赶嫖客导致嫖客噎死而被戴上手铐!甚至有的被暴徒打死后整整两年连烈士都评不上!

据网上公开可搜索到的信息显示,2019年1月以来殉职的名单如下(未注明原因者均为因病故):

1、1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警王琰,28岁。

2、1月2日,深圳市公安局盐田分局国保大队民警贾伟,46岁。

3、1月2日,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局三塘铺派出所所长阳焕来,工作中遭遇车祸,48岁。

4、1月2日,广东北江监狱民警、监区长夏利民,47岁。

5、1月2日,四川自贡荣县公安局户政中队民警杨光,54岁。

6、1月3日,广东惠来某派出所民警(姓名、原因不祥),约38岁。

7、1月3日,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公安局万塘派出所所长李劲松,45岁。

8、1月4日,新疆第四监狱民警苏建江,53岁。

9、1月5日,黑龙江省富锦市公安局东平派出所民警高慧勇,42岁。

10、1月6日,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张伟涛,33岁。

11、1月7日,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詹文锴,34岁。

12、1月7日,北京房山分局刑侦支队城关大队中队长殷恩民,43岁。

13、1月10日,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公安局北坝派出所民警周模清。

14、1月11日,陕西省咸阳市三原县公安局监管大队民警李小平,56岁。

15、1月11日,新疆第四监狱民警问梅,48岁。

16、1月12日,甘肃省临夏县公安局刁祁派出所民警杨维国,48岁。

17、1月13日,江西九江市瑞昌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副大队长朱玲玲,34岁。

18、1月15日,广东惠州惠城区公安分局云山派出所副所长张东强,46岁。

19、1月16日,重庆渝北分局交巡警支队双龙大队教导员姜瑞华,55岁。

20、1月17日,广西百色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黄岩星,45岁。

21、1月19日,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民警别立福在搜捕犯罪嫌疑人时,被犯罪嫌疑人持刀刺伤,终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47岁。

22、1月23日,甘肃环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杨旭亮,32岁。

23、1月23日,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副局长杨春,49岁。

24、1月23日,湖南郴州永兴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肖叔军,44岁。

25、2月3日,河北衡水桃城区康复街派出所副所长赵亮,31岁。

26、2月4日,广西靖西市公安局荣劳派出所副所长黄安永,42岁。

27、2月4日,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高新派出所民警胡凤森,56岁。

28、2月6日,安徽省萧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副所长刘丹,40岁。

29、2月7日,辽宁大连普兰店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梁振新,55岁。

30、2月7日,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张舟,32岁。

31、2月8日,葫芦岛市公安局南票分局金星镇派出所所长孟祥军,50岁。

32、2月8日,河南开封机场公安分局交管巡防大队民警王振鹏,43岁。

33、2月12日,河北廊坊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郭文江,50岁。

34、2月13日,玉林市公安局玉州分局网安大队教导员文政,45岁。

35、2月14日,武汉市公安局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交警应建华,54岁。

我不知道这份名单会有多长,但我知道这个名单还会一直增加下去,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但却没有人能够让牺牲停止或减少。这正是过度消费警察的恶果,而过度消费警察的恶果绝不仅仅在于每年失去数百条生命,更重要的是,会让这支百万之众的队伍,总有一天无法承载太多的伤痛。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