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艰难的选择

本文拒绝跨平台转载,发现必投诉!

公众号转载,请务必在24小时之后!

本文改编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这个2019年的春节,过的太多艰难!

因为我是一名基层公安机关人民警察。

首先的艰难来自于无休止的工作、无休止的加班、熬夜,没有调休,也没有补休,当然更没有年休!

在警察学院时那么强壮、健康的我,工作也就10年时间,健康水平直线下降。

想要健康一点,身为人民警察,竟是如此的艰难!

其次的艰难来自于我们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这个群体的高死亡率,过个年的7天时间,竟然殉职了9个!而2019年以来,46天有46名殉职!

让人无法不悲愤、让人无法不感觉到生存的艰难!

曾经多么光荣的职业啊,现在好好活着都变得这么艰难!

第三个艰难来自于我们的战友曲玉权,他明明是在大年除夕依法执行公务、处置警情,明明是在工作期间被人打死,可是法院偏偏说他是在和人“厮打”、偏偏认定他死于自己的冠心病突发!

而至今,即使有了中国警察网、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及部分地方政法委、省厅表态质疑,却没有任何消息!

属于警察的正义来的是如此艰难!

虽然艰难,可是毕竟我们警察的心里都住着一个侠客,我们一直不忘使命、忠诚担当!

我们在艰难着守护着那残存的荣耀!

终于,非常难得的能休息一天。吃过晚饭,看了一会电视,过度缺乏睡眠的我,很快陷入熟睡中。

睡得正香时,我老婆却讨厌地拽醒了我,让我陪她出去走走。

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赶来,可是想到我们结婚以来,我何曾陪伴过散步一次!顿觉一万个对不起。然后我赶紧赶来,洗了把脸,检查自己穿的衣服,在确保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关于警察的标志和证件之后,我才跟着老婆出了门。

为什么我不想带任何关于警察的标志及证件?因为我不想给自己、给我老婆带来任何麻烦!

因为一旦你让他人知道自己是个警察,就有可能成为任何人任意欺凌的对象!

去年一名民警穿着便衣开私家车时发生交通事故,对方在民警的私家车上发现了警服之后,就开始暴打这个民警。最后骑在民警身上把警服强行给民警披在身上用手机拍摄,诬陷警察打人!

泪目:艰难的选择

教训深刻啊!

所以,为了安全第一,我在非工作时间,坚决不穿警服,身上更不带有任何有警察标志的东西,包括证件。

一路行走一路风景,偶尔拉拉老婆的小手,也算十分的惬意。毕竟平时工作太忙,很少有机会跟老婆一起出来溜达,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老婆是两地分居的军嫂呢。

一路走着,老婆一路跟熟悉的人打着招呼。偶尔看到自己认识的人,也不免远远寒暄几句。

不知不觉走到了珠江边,一阵阵凉意从河水的流淌中飘来,给略有燥热的空气带来凉爽,让我倍常见舒坦。

突然,一声男女对话传来,声音不是很大,但也听的清楚。

女的说“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男的说:“你把手机和钱包给我就放了你,不然就是白刀子进去了!”

我竟然遇到了一个公然抢劫的犯罪现场!

身为警察的豪气和正义感让我立即来了精神。这个渣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老子面前实施犯罪,今天就让抓你回去。

我正要上前去拿下这个劫匪,老婆却一把拽住了我:你不要急着去,你可是没穿警服,你带人民警察证了吗?

我当然没有带人民警察证,因为我在出门时把它放在家里了。

没穿警服执行公务,有人给我要人民警察怎么办,因为按照规定有人要的话,我是必须要出示人民警察证的!

我马上大汗淋漓,不知所措。

猛然间我灵机一动告诉老婆:快,你跑回家,给我把人民警察证拿来,我想办法稳住这家伙。

老婆竟然很顺从地向家跑去,本来我以为她为拦着我呢。

“你到底要命还是要钱?”歹徒的声音低沉,却充满危险。

“求你放了我吧。”女人的声音特别无助。

作为热血男儿、一个心怀侠客理想的优秀人民警察,我决定不顾一切来解救这个无助的女孩。

可是,我才迈出一步,就不自觉的停了下来:我没佩戴执法记录仪,不可以处置这样的现场!

我陷入纠结:《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因此我应当履行职责。2013年3月,公安部发布“三项纪律”,其中明确要求公安民警决不允许面对群众危难不勇为!

根据以上规定,身为人民警察,解救人民于危难,我义不容辞,必须出手!

泪目:艰难的选择

可是又想到《公安机关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工作规定》,很明确的要求人民警察的现场执法活动必须有完整的视音频记录。按照要求,我应当要先回单位戴上执法记录仪,再赶回现场进行处置。

然后我就想赶紧去单位取执法记录仪,可是突然又想到如果女子在此期间被劫匪杀害,那么无论是那些法律专家还是检察官、法官,他们会一致认定我是玩忽职守,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我就又决定上前解救女孩、抓捕劫匪。

这时的我又突然想到了一种结局:如果我没有带执法记录仪而直接出手制止导致该劫匪死亡了,比如因为胃里的东西反呛而死了、其它意外而死了,那么律师、媒体会因为我无法出示视频录像而怀疑犯罪嫌疑人是在没有还手能力的情况下,被我过度执法、殴打致死,然后我就从一个解救被抢劫女孩的英雄沦为囚徒了!

想到这里,我头上热汗直流。可是我又想到第二种结局:

如果犯罪嫌疑人和女子都无很安全,我却被暴徒用砖砸死了,如果打死我的暴徒坚持说是我在和他厮打,之后法院再认定我是死于自己的冠心病突发怎么办?

泪目:艰难的选择

无论他们怎么说,我总之是无法从骨灰盒里面出来和他们进行辩论的!

而我死后,我的老婆孩子谁管?

恍惚间,感觉脑袋炸裂,彻底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的抢救室里面,老婆和孩子在一边抹着眼泪哭着。

“我没死吧?”我有气无力的问老婆。

“你万幸是没死啊,你是血压高,以后出门带着降压药。”老婆心疼地说。

“ 我渴了,给我点水喝。”我闭上眼睛对老婆说。

“自己起来去喝水,你又做梦了!”

我再次努力睁开双眼,却看到正在看电视的老婆满面笑容!

原来,刚才自己做了一个春秋大梦。

我从沙发上起身之后,才发现自己满身大汗。

我暗暗的欢庆刚才只是一场梦,因为如果真的遇到这样的场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看着老百姓被侵害不去制止而进监狱还是果断出手被判刑?我茫然而不知所措!

无论哪种结果,我的89级校友会怎么看待我?

而特别是一旦我失手导致嫌疑人死亡,我的警院老师们会把我看成英雄还是鹰犬?

醒来更纠结,不如继续沉睡!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