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玉权案的情势图

曲玉权案的情势图

引发曲玉权案舆情的责任单位是黑哈中法,他们应对舆情的表现前后完全不同:开始主动出击,后来置之不理。

主动出击的后果是他们的外衣和内衣甚至裤头被剥个精光,于是意识到应该隐匿起来,就穿上了一层又一层棉衣,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黑哈的策略是:反正我就是不说话,就是不回击。你们打我,我不喊痛;你们骂我,我没听见。因为我一说话,就容易被你们抓住把柄。我什么也不做,你们什么把柄也抓不到。我不但装睡,还要打呼噜。

涉警自媒体的发声气势如虹,但如同是消防队的灭水枪,水流很大,看着很吓人,其实不会伤害到人,也就是弄身水渍而已,没有杀伤力。

黑哈被喷得很难受,但黑哈的上级还有隔壁公司隔岸观火,看着警察自媒体的种种动作,像看演出。

这就是目前舆情的情势图。已经到了这份上,我们也该总结一下了:

第一,黑哈不会自己改变自己判决。从公开的报道上看,黑哈没有认错,黑哈的上级到目前为止对曲案也没有任何说辞,牺牲者家属也无任何诉求。没有说辞就是支持黑哈的判决,没有诉求就是真的没有诉求。这其中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黑哈受到一些网络围观就改变判决?这个判断过于乐观。他们才不会,还不时有疑似黑哈方面的人在公众号留言:“阅读达到5000次可追究刑事责任”。这口气挺吓人的,看不出黑哈改弦易辙的征兆,相反却可看出他们的坚定信念。

第二,“两会”召开在即稳定是压到一切。就要开全国两会了,这一时期新闻舆论引导部门的重要工作就是优化网上舆论环境,很多关于曲案的相关文章和贴子在网络上的命运如何我们拭目以待。涉警自媒体的操作人多为警察,这一时期他们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应该怎么做。警察自媒体同有些人不同的是,我们的出发点是改进工作,促进司法进步和社会稳定,但不希望对中国的司法制度有任何的损害。

第三,没有新证据出现无法改变判决。前一时期自媒体所展现的内容多是对案件处理结果不满,但没有新证据的出现可以推翻原有判决。通过舆情事件,黑哈领导层面对案件处理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其实已经十分清楚,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想改变原有判决。通过网络放大了他们的问题,但他们认为这改变不了大的方向。就是要改判,他们要对案件改判后的效果进行评估,如果没有新的足以推翻原有判决的证据,让他们改判是过于乐观。

很多留言中表达了对有关方面无动于衷的不满,这些留言我基本没有采用,因为这种说法非常不客观。作为经常同有关方面沟通的人,我知道有关方面不可能无动于衷,他们要向更重要的机关汇报,并提出自己的要求,还要分析舆情走势,担心民警真成为“佛系警察”,但在“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的框架下,其行动非常谨慎,有些工作做了也不方便说出,基层民警也不会知道。

在国家机构体系中,公安机关横跨行政和司法两个部门。行政权力大到无边,“有困难找警察”就是行政权力无限大的民间说法。而在司法权中,公安机关侦查权一家独大,但对案件结果没有权力,法院是裁判者,检察院享有控诉权和法律监督权,公安机关在法庭中仅仅是证人和鉴定人,法律地位的设定不允许他们张扬。

国外的警察机关也是如此,当警察的权益出现争执时,警察领导机关很少出面,但人家的警察协会比较厉害,我们警察协会多以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老干部构成,南方协会到北方、北方的协会到南方的调研任务还是比较繁重的,维权的事儿成功案例不多。因此,警察协会维权工作任重道远。

尽管如此,这起舆情事件让我们看到了积极的意义:

第一,人民警察的执法权威意识得到普遍增强。这次舆情事件的爆发持续之久,是历史上所没有过的,舆情又是在贯彻公安部维护公安机关执法权威的决定实施之际发生的,曲案的判决结果被蒙上了一种悲壮的色彩。全国民警没有几个不知道曲案的,每一个民警都从中感受到了维护公安机关执法权威的重要,这不是一个曲玉权的事儿,而是关系到每一个人民警察;不是空洞的,而是很现实地摆在我们每一个人民警察面前。“我是曲玉权,我又不是曲玉权”的声音,反应出公安民警权益意识的提高。

第二,相关部门对因公殉职人员的敬畏意识得到提高。这次舆情爆发是因担当执法职责的民警牺牲后罪犯没有得到应有惩罚而引起,人民警察执法的正当性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无论黑哈的审判人员,还是检察人员,这次的舆情会给他们的职业生涯留下重要的记忆。他们不想改变判决,但会认识到维护警察权益的重要性,对全国司法人员来说,是一次普遍的教育运动。

第三,为袭警罪的设置做了一次铺垫和宣传。设置袭警罪,是很多人民警察的愿望,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设置。这其中的理由有很多,几句话说不明白。现在,每一年牺牲的人民警察几百人,负伤的人民警察万余人,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民警察的权益缺少法律的保障,目前的妨害公务罪不足以维护人民警察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因此有必要继续呼吁。曲玉权案件就是一次宣传的预演,使更多的人知道了人民警察所面临的牺牲。

 

第四,涉警自媒体得到了锻炼。涉警自媒体一直以来,以人多力量大闻名于网络,但评价不同,褒贬不一。客观的看,警察是一支经常受到舆情围攻的特殊群体,由于中国警察的特殊性,警察的维权组织不健全,警察网络大V就替代了维权组织从事了这项工作。这次涉警自媒体总体上表现都很冷静和理性。开始被删的贴子很多,但删的贴子不证明观点不对,有时管理者为平息事态,对正确的贴子也采取封控的措施,而多数理性的贴子基本没有被删,现在又基本不予重点管理。这一方面说明了管理者的态度转变,同时也说明涉警自媒体自控力的提高。

总之,瓜哥认为有必要对曲案有个总结。前阵子,我写了以篇文章(点击可查看:曲玉权案想改判?门儿都没有!),表达了我对这起案件的焦虑,没料到受到网友批评,他们认为这案子一定能改判,肯定会胜利!

主张改判的如果胜利了,黑哈中法就失败了。他们失败了吗?没有。其实黑哈中法是国家的审判机构,他们应该和公安基层民警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都是平安中国路上的同路人,两者不该有大的矛盾冲突。

我们的领袖说过,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暂且不谈案件本身的处理结果,就是回应社会关注的时候黑哈中法也前后矛盾,动用水军还被揭露,最后官微“关门”,方式方法格外幼稚。人民群众感受到了公平正义了吗?回答是否定的,从这一点说,他们是失败的。

事物的发展规律告诉我们:每一起案件,无论你对其结果是否满意,总有结束时。

维护人民警察维护执法权威我们重任在肩,永远在路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