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警未带装备处置不力,民警被判有期徒刑二年

上午10点左右, 110指挥中心接到陈某书报警,称有人在东成镇抱舍一队盗伐他家的林木。接到报警后,110指挥中心指令东成派出所出警处置。

东成派出所值班副所长吴某晓指派这个所的民警张某康出警,因张某康不会开车,由金某驾驶警车拉张某康从派出所出发,在抱舍村委会接上该村委会治保主任黄某芳后,一起前往现场,警车在距现场约一百米的地方停下。

出警时,张某康只携带一部相机着装出行,没有随身携带警械等处警装备。在现场,张某康用相机对被砍倒的桉树进行了拍照。

报警人陈某书向张某康反映说,这里的林地是他们家的,罗某兆(死者)一方砍伐他家的桉树,要求张某康处理,张某康就让陈某书拿土地证明等有关手续。

罗某兆也向张某康反映:现场的桉树是他老板承包的地里的,他们有权砍树。张某康也让罗某兆拿出土地和林木砍伐的手续。张某康看双方都拿不出手续,就叫金某和黄某芳收队。

陈某荣对张某康说:“你们不能走,这件事情没处理好你们就走了,等一下要打起架来怎么办”,要求张某康解决问题再走,张某康、黄某芳和金某仍继续往回走。

当张某康等三人走到距离争吵发生的现场十多米的地方,听见陈某书一方和罗某兆一方吵得很厉害,张某康便带金某和黄某芳往吵架现场方向走,走到离吵架现场七八米的位置停下来看双方争吵。

当时陈某书手持一把一米多长的砍刀、陈某荣手持一把约五十厘米的砍刀,对方手持玻璃瓶,双方越吵越凶,随后就互相厮打起来。张某康、金某、黄某芳站在距离现场七、八米处,张某康喊不要打架,但没有上前制止。后罗某兆、邝某勤被砍倒在地上,陈某荣父子三人也有不同程度受伤,且很快逃离现场。

在场的村民陆某高要求张某康用警车送罗某兆、邝某勤去医院救治,但张某康以警车不能拉打架中的受伤人员为由拒绝了求助。

东成派出所所长王某权听到警情报告后,电话指令张某康立即用警车救助伤员,但张某康仍不服从命令,拒绝执行。陆某高只好打电话给农场的职工邱某海,叫他驾车来将受伤的罗某兆和邝某勤送医院救治。

在邱某海的车辆到达案发现场之前,罗某兆因伤势过重死亡,邝某勤由村民抬到邱某海的车上送往农垦那大医院抢救。

经法医鉴定,死者罗某兆属于颅脑损伤、血管破裂出血导致死亡;伤者邝某勤的损伤为轻伤一级;伤者陈某书、陈某超、陈某荣的损伤均为轻微伤。

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在这里梳理一下,案发当时警车是停在距离现场一百米距离远的地方,张某康并没有随身携带出警装备,无法及时使用出警装备应对突发事件,未能有效制止打架斗殴、没有现场抓捕嫌疑人、张某康不服从派出所长的命令、没有及时救助伤者。

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在这里问你,民警张某康的上述行为是否属于违反工作纪律、不负责任、不履行职责的行为?

答案是肯定的。

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分析,在这个案子的刑法因果关系上,犯罪嫌疑人砍人的行凶行为是造成一死多伤严重后果的直接原因。同时,由于警力不足,派出所派出具有民警身份的张某康和不具有警员身份的金某一同出警,的确存在工作安排上的不当之处,但是张某康在此次处警过程中的警情处置不当、不履行职责的行为是导致一死多伤严重后果发生的间接原因。

看看检察院和法院是怎么说的。原审公诉机关和法院说,张某康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作中违反工作纪律,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职责,导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三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构成玩忽职守罪,因此,判处张某康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张某康不服,上诉说他出警时处理警情积极作为,没有玩忽懈怠,不构成玩忽职守犯罪。

但二审的中级法院不可能采纳张某康认为自己无罪的上诉意见,作出刑事裁定认定原审判决张某康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定性和量刑都对。

二审法院说,张某康在出警当天没有依法携带出警设备,在没有处置好警情的情况下就收队,在双方发生打斗后不能有效制止事态的恶化,在罗某兆等人被砍打后,明确拒绝村民的请求及派出所领导的命令将伤者送往医院抢救,最终导致一死多伤的严重后果,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张某康的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

蓝衬衫们(微信公众号:蓝衬衫们)最后说一句,张某康带装备出警能不能完全制止得了一死多伤的严重后果,无人知晓。但是,假如张某康出警按规定带了装备,并且履行了制止打架斗殴、现场抓捕嫌疑人、及时救助伤者等职责,这个案子即便出现一死多伤的严重后果,张某康也不构成玩忽职守罪,更不可能被判刑。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