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刑警:主犯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

菜鸟刑警:主犯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

本文作者:卸甲捕快

即使早就知道要离开刑警,但还是说不出的惆怅。清理办公室时,最在乎还是那十几个工作记录本,记载的这些年的成功与失败,那是我青春和热血的见证,也记录着一个刑警打怪升级的成长。

第一次主办的案子是19年前,当时一个实习生告诉我,他的同学见网友时被骗走一台手机。

当时QQ刚风行,年轻人喜欢用这种方式交友,然后线下见面。双方约在一个音乐茶室见面后没多久,女网友以回BP机(又叫寻呼机,那时BP机普及而手机很少)为由借男生的手机回电话,又谎称信号不好向外走去,待男生发现时,女网友已不知所踪,留在座位上的双肩包里有张得意洋洋的纸条——“好色的代价”。

菜鸟刑警:主犯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

已成历史的BP机

其他师兄对这种小案子没兴趣,我主动请缨想练练手。

先从被害人与之联系的BP机查起(这玩意现在是文物,不懂的请找度娘),拨打最多的一个座机,机主姓彭,男性,家中有个女儿,通过辨认照片,正也是当晚出现的女网友。

怎么找她?当年可没有这么多侦查方式,只能去居委会了。我没请教前辈自做主张,从话单第二顺位发现她男朋友(以下简称A)。没想到一接触,A深明大义,当即配合我们将女友彭姓女子约了出来,顺利抓捕归案。

初次交锋,我碰了软钉子。彭姓女子坚称当天是与A吵架,才负气约见其他男网友,后来在回复A的电话时情绪激动,临时打车离开,现在愿意赔偿手机。

前辈们劝我,年轻人吵架一时冲动,构不成刑案,算了。

但是,我从她躲闪的眼神,总感觉这应该不是她第一次作案。仔细翻找其随身物品,发现了一个电话号码本,末页有几个奇怪的名字(后来证实是网名)以及电话号码,一打全是关机。

菜鸟刑警:主犯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

手写电话本,现在已不多见

那年月,补手机卡比现在补办身份证还慢。通过运营商的朋友查询那些已经关机的机主,通过备用号码都辗转联系上了本人,基本上都是被同类型手法坑了手机的。此时,彭姓女子不得不交待了之前的五起作案,而且还有个接应的同伙B

B迅速落网,他大呼冤枉。原来一系列案件的首脑其实是A,之前之所以大义灭亲协助我们抓捕其女朋友,只不过是他见东窗事发而设计的补救桥段。我第一次主办案件,居然让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溜掉了!

A家里关系网庞大,我不方便费大劲去弄,只得将其他两人依法起诉,但心中这口恶气,想想就窝火!结果转年,部里出了新规启动逃犯系统,A被上网了(那时挂网不用刑拘证)。半年后某日值班,接到外单位电话,A到案了!

我用了一个半小时做完这些事:翻出案卷,同步去接A审讯完报法制出刑拘证。后来证明我那么快把他送看守所羁押是对的,一个时间差,那些潜在的干扰因素都还没缓过神来。因为有法定情节,十天后我还是替他办了取保,回来的路上我同A说:只要你敢犯法,就会撞上我这样的刑警!

再后来我获悉,A的大学梦断了,与彭姓女子结婚后也散了。这个案子不光改变了他的一生,也让我从中学到了耐心、细心和不屈不挠,即使后来摘过更久的“桃子”,或者是破过更大的案子,我依然经常警醒自已:你,曾经是一个那么弱的菜鸟!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