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警人突然跳楼死亡,还好这次警察没背黑锅!

这事儿听着有惊无险。

2016年11月12日12时18分,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接到报警电话,一个人自称被特务跟踪,手机被监控,本人生命受到威胁,请求警察保护。接警员询问详情时,打电话的莫训某却把电话挂断,接警员以为又是每天都有的骚扰电话。

12时35分许,莫训某进入浦口分局巡特警大队来报警,特警队员发觉莫训某状态异常,就想把他带到办公室进一步了解其报警意图。

可是,这个莫训某就是不想去。特勤队员陈冠某见状,用单扣手臂的方式将其带入办公楼。

12时45分,莫训某的身份仍然核实下来,特勤队员分析此人不是醉酒了就是有精神障碍或吸毒致幻,就想让他尿检。

莫训某说:“尿不出来。”

特警队员就把他带回,当走到203办公室门口时,莫训某突然甩开其左后方的特勤队员,快速冲向前方走廊的窗口,一跃而出跌落在一楼地面上。

按理儿说,从二楼跳到楼下没啥大事。可是,莫训某摔伤了颅脑,抢救无效死亡了。

这事儿发生后,特警队员有点儿担忧,虽然自己没啥责任,但这个人毕竟死在甩开特警队员之后。果真没几天,死者家属就向浦口公安分局申请国家赔偿,浦口公安分局于2017年8月2日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巡特警大队相关人员在履职过程中不存在违法情形,决定不予赔偿。原告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浦口公安分局给予国家赔偿523万余元。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当事民警是否具有处置警情的职权;被告的行为是否违法;莫训某死亡与被告行为之间有无因果关系;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方有如下的观点:

第一,特警不具备处置警情的职权。法院认为,如果民警以巡特警大队将其拒之门外,或者以其诉求不明不予处理,均有悖于人民警察的职责,不符合首接责任制的要求。民警将莫训某带入办公楼进一步了解情况,目的是对莫训某的身份、诉求内容以及状态异常的原因作进一步的了解,以便形成初步判断,为移交做必要的准备。上述行为均系辩明警情的行为,属于先行处理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和《南京市公安局110接处警规范手册》的规定。

第二,特警的行为违法。法院认为,本案中,莫训某状态异常,民警需要辩明警情,特勤队员单扣手臂将其带入办公楼,此后又安排莫训某去厕所,目的是辨明其状态异常的原因。在莫训某尿不出来时,民警也没有采取强制尿检措施,而是将其带回办公室。上述措施并未超出必要合理的限度,不属于行政强制法意义上的强制措施,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民警考虑到其状态异常且情绪失控,始终有特勤队员扶着莫训某的手臂或在其周围。莫训某从窗口跳下后,民警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8分钟后救护车即到达现场,将莫训某带至医院救治。故被告已经履行了必要的看管义务,不存在原告所称玩忽职守致莫训某逃跑摔亡的情形。

第三,特警行为与莫训某死亡之间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法院认为,综观被告在处置警情过程中的所有行为,结合莫训某的一系列异常表现,以及警方对莫训某事发前生活状态的调查,莫训某跳窗受伤致亡与被告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性。莫训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推开特勤队员,快速跑向走廊尽头,从窗口一跃而出,距离仅为十米,时间不到三秒钟,超出了常人的合理判断,客观上也无法预见和防范,事发后被告亦履行了必要的救助义务。

第四,特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构成行政赔偿通常需要四个要件:一是主体必须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二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为构成违法;三是违法行为给相对人造成了损害的结果;四是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由于被告的行为不构成违法,且与莫训某的死亡后果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故被告不应承担国家赔偿责任。

这事儿法院说判就判了,还好这次民警没背黑锅。都说警察机关是强权部门,但在这部门里面的人没谁感觉自己是强权机关的人。当事儿人出了点问题,不管和公安机关有关没关,为了息事宁人,不是赔钱就是道歉,而这次让警察痛快许多。这事儿还得感谢人家法院,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这样的法院再给我来一打!

差点儿忘说了,审理这案子的法院是南京铁路运输法院。

报警人突然跳楼死亡,还好这次警察没背黑锅!

报警人突然跳楼死亡,还好这次警察没背黑锅!

警界

近期汉奸大盘点

2018-8-18 12:02:31

警界

警察抢救伤者,反被诬陷公车私用?痛心!年轻警察的理想就是这样毁掉的!

2018-8-18 13:00: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