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专家正义发声:不能将现场处置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一律归责于公安机关!

最近有个案子火了!南京一市民在公安局跳窗身亡,法院判决公安行为不违法。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令人感叹!当警察依法履职免责的呼声,饱含了无比浓郁的职业情怀,一个法院的公正判决,便成为弘扬社会正能量的唱响。2016年11月12日12时18分,莫训某在南京市浦口区分别用手机和固定电话拨打110报警,说自己手机被监控且有特务跟踪,自己人身受到威胁;手机中有重要资料,涉及国家安全,需要民警处理。接警员询问详情时,莫训某将电话挂断。12时35分许,莫训某进入浦口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院内报警。特警队员发觉莫训某状态异常,并担心其离开后自伤或伤人,试图将其带至办公室进一步查明身份及报警意图。由于莫训某不配合,特勤队员陈冠某采用单扣手臂的方式将其带入办公楼。

12时45分,由于无法核实莫训某身份,特勤队员怀疑其可能系饮酒、精神障碍或吸毒致幻,要求其配合尿检。莫训某表示“尿不出来”,遂被带回,当走到203办公室门口时,莫训某突然甩开其左后方的特勤队员,快速冲向前方走廊的窗口,一跃而出跌落在一楼地面上。莫训某因重度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个事发生后,死者家属莫斯某、张某某、莫予某及第三人沈某向浦口公安分局申请国家赔偿。浦口公安分局认为巡特警大队相关人员在履职过程中不存在违法情形,决定不予赔偿。三原告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浦口公安分局给予国家赔偿523万余元。那么,当事民警是否具有处置警情的职权?当事民警的行为是否违法?莫训某死亡与当事民警行为之间有无因果关系?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一,对于当事民警是否具有处置警情的职权,莫训某自行进入巡特警大队报警,神情焦虑且情绪一度失控,又不能出示身份证件,无法清晰表达报警意图。如果民警以巡特警大队非窗口单位将其拒之门外,或者以其诉求不明不予处理,均有悖于人民警察的职责,不符合首接责任制的要求。民警将莫训某带入办公楼进一步了解情况,目的是对莫训某的身份、诉求内容以及状态异常的原因作进一步的了解,以便形成初步判断,为移交做必要的准备。上述行为均系辩明警情的行为,属于先行处理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和《南京市公安局110接处警规范手册》的规定。先予受理是其职责所在。第二,对于当事民警的行为是否违法,本案中,莫训某状态异常,民警需要辩明警情,而一楼又没有办公室,因而提出“到办公室坐一会”。特勤队员单扣手臂将其带入办公楼,此后又安排莫训某去厕所,目的是辨明其状态异常的原因。在莫训某尿不出来时,民警也没有采取强制尿检措施,而是将其带回办公室。当事民警采取的现场处置措施可能使莫训某感到不适和紧张,但基于莫训某的特殊状态,为辨明警情以利移交,上述措施并未超出必要合理的限度,不属于行政强制法意义上的强制措施。在巡特警大队没有接待区和办案区,而又需要辩明警情的情况下,民警将莫训某带入办公区了解情况,是在当时条件下合理可行的做法,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第三,从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来看,报案人当时表现出来的各种情绪状态与正常人明显不同,可以说极其反常。因此,无论是为了进一步核实报案人的身份或者报案目的等,还是出于对报案人人身安全或公共安全的考虑,现场民警均不能对报案人视而不见、放任不管,现场民警在初步排除报案人醉酒可能的基础上,尝试进一步了解报案人是否为吸毒所致等,警察行为并未超出合理的限度。第四,对于民警行为与莫训某死亡之间是否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法院认为,莫训某跳窗受伤致亡与被告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性。莫训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推开特勤队员,快速跑向走廊尽头,从窗口一跃而出,距离仅为十米,时间不到三秒钟,超出了常人的合理判断,客观上也无法预见和防范,事发后被告亦履行了必要的救助义务。故被告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一直以来,因嫌疑人自身原因和自杀行为导致的违法逃跑、意外死亡事件,对于民警是否应当承担责任这个话题,众说纷纭,定论不一,当事民警往往面临巨大压力。曾经有位小民警为了搭救逃跑跳河的犯罪嫌疑人,情急之下跟着跳河施救,失去了花样年华的宝贵生命,令人唏嘘不已!业内专家指出,人民警察工作具有一定的紧急性、危险性和突发性。人民警察从维护公民合法利益和社会正常秩序的角度出发,需要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对各种复杂的现场情况作出相应的处置。因此,在评价被告行为的合法性时,应当考量警察工作特点,既要严格规范人民警察的执法行为,维护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也要鼓励人民警察对群众的报警及时处理,并结合现场情况采取必要的措施。如果不能正确评价人民警察行为的性质,准确界定警察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而将现场处置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一律归责于公安机关,不仅不符合行政赔偿的归责原则,也不利于引导、鼓励公安机关和人民警察积极主动履职,最终损害的是良好的社会治安秩序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曾认为公安行为不构成渎职犯罪、未立刑事案件。南京市检察院复查后,支持不予立案的决定。法院判决由于公安机关的行为不构成违法,且与莫训某的死亡后果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所以不应承担国家赔偿责任。人民警察工作具有一定的紧急性、危险性和突发性,在评价公安机关行为的合法性时,应当考量警察工作特点,正确评价人民警察行为的性质,准确界定警察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不能将现场处置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一律归责于公安机关——业内专家的关于本案的这些精辟论述,为人民警察依法履职免责规定的立法执法,提供了宝贵的建设性思路。

您喜欢小编半江的原创文章,请点击蓝字欢迎关注公众号“蓝衬衫们”和“别样领花”

警界

共和国顶级刑侦牛人揭秘:“神笔”张欣

2018-8-21 8:30:23

警界

警察的心声:对不起,这个真的不行!

2018-8-21 9:23: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