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解读犯罪现场第一人”吕登中

来源:一直有思想的乌鸦

吕登中,1935年出生,江苏人。中共党员。1954年在司法部法医研究所从事法医和教学工作。曾任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沈阳市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中国著名刑侦专家,高级痕迹工程师。中国刑警学院研究生导师,是最早建立单指指纹档案并应用于破案实践的人,他也是中国刑事技术唯一一位将二指指纹与指纹、掌纹区分开的人。

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解读犯罪现场第一人”吕登中

火眼金睛

吕登中说:刑事案件犯罪现场是犯罪人作案时的整个犯罪过程的“下载”,是不容易被“删除”的。刑事案件从发案到案件侦破,其实质内容就是紧紧围绕犯罪现场开展各项侦查活动,而刑侦技术人员所从事的职业就是在每一个犯罪现场寻找能够证明犯罪的所有证据,发现物证、提取物证,让物证“说话”,为侦破案件指出光明之路。

多年前的一天,沈阳市沈河区一苗圃地里发现一具女尸,尸体被土掩埋,只露出两只脚。时任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科技术员的吕登中赶到现场时,围观的群众已经很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警员因缺乏经验,没有保护好现场。尸体四周是围观群众杂乱的脚印,通往中心唯一的一条羊肠小道,也已被人们留下的乱七八糟的脚印弄得混乱不堪,凶手进入现场的线路已难以找到。

他站在现场外围的一处地方,周围纷乱的环境已难影响到他的思考:犯罪嫌疑人从哪里进入现场?又从哪里离开现场?怎么来的?这一系列问题充塞他的脑际。交通工具?!对,一定有交通工具,或者说有交通工具来过这里。午后的阳光,异常的毒辣。不肯散去的群众都站在树荫下,他们想看一看忙碌的警察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发现。而此时的吕登中早已汗流浃背,在如此烈日下出现场,对他来说早已不是第一次。

在距尸体一里地以外的苗圃地段发现一辆自行车,荒郊野外的苗圃地里怎么会有自行车?当时,自行车已算得上家庭生活的一“大件”,是谁丢弃了这“大件”?他开始琢磨,他要解读,他要从这辆车上“作文章”,丰富的痕迹鉴定经验使他没有动这台车,直到他把这两个轮胎的所有细部特征都刻在脑子里以后,才开始在地上寻找这台车的车辙印述,以此来确定这台车的来路。

断续续的车印将他引到偏处的一个水沟,他判断水沟里的一条自行车印就是这台车留下的,而更令他疑感的是在这台车印旁边还发现了另一辆比较清楚的自行车印。经查证,这台车是被害人的,那么另一辆与它并行的自行车是谁的?它又与被害人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解开这个谜对于破获索件十分关键。于是,他又循着那自行车离开的方向搜寻、直到车印消失在公路上。

该女被杀前与一个人来到这里,两人并排推着自行车,走进这片苗圃,说明两人相熟。那么两个熟悉的人同时来到现场,一个被害了、那另一个人就应该与案件有关。他据此判断,这台车的主人有重大作案疑。他重新选择有较湿润士质的一片林地,仔细观察,发现只有这块不足两米长的车印清楚,土贴在自行车的大花纹中又出现众多小花纹。于是,他提取了这一段较清晰的年印。在实验室,他对着取下的车印进行细致地研究。

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解读犯罪现场第一人”吕登中

当时沈阳市的自行车过百万辆,上哪儿去找这辆车的主人呢?走访了多家自行车生产厂,他开始了对自行车带的研究。在提取了数十份车带模印进行对比后,通过对车带花纹比対,他认定这是沈阳一家自行车厂生产的一辆28架、带有两条前叉子的自行车。进一步确定这种自行车是东方红牌加重自行车,通过现场车印的比对又发现这辆车前后外带不一样。一般说,后带磨损比前带严重,但此东恰恰相反,前重后轻,分析后得出结论:一是后轮外带新换过;二是前后车外带相互调换了。进一步查看从现场截取的车带印痕,发现一更加细小的“花纹”为车带的裂纹,这一细微特征说明该车外带已经老化。

经过侦查员的艰难访查,终于在沈河区某单位发现了一辆同时具备这些特征的东方红牌自行年,这辆自行车与专案组要查找的自行车极为相似。而这辆自行车又是一干部用的公军。专案组连夜将这辆目行车送到吕登中办公室,吕登中将车带滚动几圈后果然在一段车带上找到一处细小裂纹,与现场留下的痕迹吻合,因此认定现场出现的就应该是这辆自行车。鉴定结论出来了,这个干部被抓获了,杀人案就此破获。靠自行车带的细小裂纹这一线索破案,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吕登中也获得了火眼金睛的美誉。

见微知著

沈河区万柳塘公园曾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被害人刘某是名现役军人,与女朋友来游园,在假山附近的一条小路边坐着聊天时,遇到一个男青年的抢劫。眼见抢劫人刚刚跑掉,军人出身的刘觉得自己很窝火,随后又去追那个抢劫人,可刚追到花池边时,那人猛然回头将刘刺死。当时,是17点左右。タ阳下的公园里,一具尸体,一摊血,现场秩序极乱。

吕登中来了,他开始了紧张的斟查提取工作。由于现场脚印太杂乱,勘查起来十分费劲。在被害人坐过的地方,案发前有很多人走过,案发后也有很多人走过。面对这样混乱的现场,他感到自己没有任何把握在如此杂乱无章的脚印里找出犯罪嫌疑人足迹。蹲在那里,他的眼前好似有成百上千只脚,走来走去。那些脚横七竖八地在他心上踩来踩去,他有些心烦意乱,可他还是尽力排除大脑中的一切杂念,琢磨如何分辨出犯罪嫌凝人的足迹来。取不下足迹,就无法鉴定,就无法为侦破工作指明道路,侦破此案也将难上加难,其至于成为无头死案。他想犯罪嫌疑人抢劫时应有刹那间与被害人面对面站立的过程,那他的双脚应对着被害人的方向。按习惯,犯罪嫌疑人以右手持刀,通住被害人,左脚自然应该稍微向前用力站定,脚下的印痕自然与众不同。为证实自己的推测正确,他忽然做了一个持刀的动作,右手用力的伸,就如同古代武士练习武术般。然后,他迅速后退,蹲下来,仔细地观瞧,神情异常认真。他在极力思考着什么,记忆着什么。

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解读犯罪现场第一人”吕登中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侦、技术人员都在望着他,空气似乎ー下子凝结了。原本想笑的同事,见他蹲在那里盯着自己留下足迹的神情,突然明白了一切,大家都被他的精神感动了。蹲在那里的吕登中一动不动,如同一尊沉思的雕塑。当他突然站起来时,他的脸上忽然就有了一种坚毅,一种任何困难都难以压倒的自信。他觉得这个活必须得自己干,于是,他用了袋石膏,整整50斤,在被害人坐痕前方1米见方的地方了个巨大的立体大石膏印迹。同事们都戏称之为“大饼子”。

吕登中办公室的灯光一直亮着,通宵达旦。

由于被害人是现役军人,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较大,要求迅速破案的呼声也同时来自社会各界,公安机关的压力很大。案件已到了攻坚阶段,吕登中的担子不轻,他的压力不仅来自各个方面,也来自这块大“饼子”。为“吃”掉它、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

他采取分层检测的方法,去伪存真,排除了浮在上面二层的数十个杂乱的足迹,当他检测第三层时,才发现在这层面上出现了对着被害人方向的两只脚尖足迹,可仅凭这一点,他仍难以确定这是杀人犯的脚印。第二天,他又找到被害人的女友,要她描述两人坐着时与犯罪嫌疑人的距离以及一些细节问题。她说凶手在和男友对话时,她因为害怕一直低着头,对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一点都不清楚,但她回忆说她低头看地面时发现那人好像穿一双白鞋,具体是布鞋、胶鞋、皮鞋,她当时被吓了懵了,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回到实验室,他果断切割下那枚足迹,虽然可用之处只有一寸见方,但这是他几天几夜的辛苦结晶啊。确定疑犯的足迹后,侦查员很快在市场找到一种熊猫牌白色回力鞋,于是,拿回来比对,在一寸见方石膏里有细小花纹,与回力鞋上的宽边花纹相同,这是个穿熊猫牌白色回力鞋的人留下的足迹,寻找到此人已成为本案能否破获的关键。专案组根据吕登中的线素,决定在公园周围做重点摸排。后来,侦查员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摸底排查,终于发现了穿着这种回力鞋的人。专案组连夜将那人抓获,审查2个多小时,没有任何进展

参与案件研究的吕登中,建议搜查嫌疑人所穿的所有鞋。果然搜出了一双熊猫牌白色回力鞋。经对该鞋的花纹与石育模印进行比对,结果花纹一致,但仅依据一寸见方一小块痕迹的吻合就定案,显然并不行。进一步鉴定,发现鞋的2厘米宽边上有划,其磨损程度、位置、距离都与石膏又一致。在铁证面前,嫌疑人不得不交代了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

在一寸见方的一小块多层足迹里,在纷乱的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走过的罪案现场、提取了一寸足迹,并以此破了杀人案

吕登中的功夫可见一斑。

道破天机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一天半夜,苏家屯大沟信用社被劫。信用社里有一名值班员和一名更夫。更夫没有睡觉,到了后半夜他突然发现后院窗子的铁栏杆内,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一个低沉的声音恶狠很地喊了一声:“不许动”。与此同时另一犯罪分子绕到正门、正门一共有两道门。外层为木板门,里面为铁门,上面焊有铁栏杆,下面是铁板,一把大号挂锁被很熟练地撬开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用枪将更夫和值班员逼住。其中一人持半自动步枪,枪口顶住了更夫,另一人砸坏了电话。他们撬开了两个金柜,抢走了一万元钱,第三个金柜被放倒了,但没有撬就离开了。为什么中止犯罪?这令侦査人员十分费解与困惑。在了解更夫被劫情况时,吕登中得到了一条线索,据更夫回忆说,当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正在撬金柜时,持枪的犯罪嫌疑人进屋后问了一句:“怎么样了?”另一人回答说:“差不多了。"这人看了一下表,又说了一句“哎呀、三点半了,就这样吧。”然后两人就匆忙逃走了。

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解读犯罪现场第一人”吕登中

粗心的人一般不从逻辑思维着手分析案情,他们往往就事论事,这样一来就会漏掉了这一线索。吕登中则不然,作为指挥员,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他看来,三点半是一个信息,简单来说这是犯罪疑人离开现场的时间,犯罪嫌疑人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离开?他们避讳的是什么?更夫是当地人,从没见过歹徒,歹徒显然不是在躲更夫。那就只有解开三点半这个谜,才有可能尽快突破此案。他告诉侦查员犯罪现场就是一本百科全书,为此,作为侦查员必须了解当地的风俗习惯,拓宽自己的知识面,唯有如此才能适应侦查工作的需要。

按照当地老百姓的习惯,一般在早上四点半到五点下地干活,也就是说这个时候街上该有人了,歹徒持长枪怕在路上被人发现,这オ中止了犯罪。由此可以看出,犯罪嫌疑人离开现场应该有一个小时至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差,二人不应该是当地人。用一个小时至一个半小时,徒步离开现场,能走多远?他让侦查员去做侦查实验,得出结果:10公里左右。那么,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应该在距离案发现场10公里远的地方,这就是吕登中做出的最后结论。

省厅采纳了他的建议,由沈阳、辽阳等几个与犯罪嫌疑人居住地有关的地区组成联合专案组决定以距中心现场10公里为半径,在此范围大规模排查。专案组在辽阳的8个大队摸底,得到一条重要信息:一天早上,有一个小孩在一座桥上听广播,见到一个人慌慌张张地向河里扔了一个东西,就走了。小孩的家长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专案组,侦查员在河里打捞出一个塑料包,打开后发现包里是一支半自动步枪,并将水里的足迹灌下来。经比对,与中心现场足迹不一样,那么这个人是谁?他与犯罪嫌疑人有什么关系?

吕登中认为扔枪人就在附近,扔枪的时候鞋应沾有泥,裤脚还应是湿的。于是,要求使查员走访时做到不漏一户一人,并且人要见面。不久找到这个人,在他家的大衣柜底下发现了一双鞋,鞋上沾有泥,湿裤子正凉在屋内的一根铁丝上。将这双湿鞋与抛枪现场的足迹比对,认定一致,他就是河边抛枪人。经改策教育,此人交代说有人给他200元钱,让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将这包东西扔到河里。至此,案件终于露出端倪。随着两名犯罪疑人到位,一切与吕登中的推断毫无差别。犯罪嫌疑人的枪是偷来的,他们匆匆逃走是怕被早起的人们发现,一句“三点半”泄天机,这就是该案的谜底。

专家指路

吕登中是公安部首批聘任的8位刑侦专家之一,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每年他都要奔波在全国各地研究发生的重、特大疑难案件。2000年,吕老退休后,讲学、研究疑难案件成了他的主要工作,他的足迹早已遍布大江南北。正象他自己说的那样“活到老干到老”。

1998年2月至199年4月间,在陕西、河南、江苏、安徽、浙江等省连续发生系列性盗窃、抢劫、杀人案件,涉案60余起,死伤近100人。此案在全国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陕西、河南两省公安机关多次邀请刑侦专家会诊,并采取各种侦查措施,但是案件仍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为迅速侦破此案,公安部再次组织了大型的专家会诊,此次会诊除了公安部的特聘专家外,所有涉案单位均派人参加。到达会场后,吕登中不顾旅途疲劳,迅速进入情况,他详细翻看了案件的相关资料通过研究与分析,发现该案有以下特点

1.犯罪嫌疑人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有一定农村生活经验,逃避追捕、堵截时,专走小路不走大路。为防止途中被盘查,一般就地取材,以铁锤、棍椐等作为临时作案工具。

2.善于伪装现场,作案手段多样化。先杀人后实施抢劫,偶尔有奸尸行为,目的是掩盖抢劫、杀人的罪行,转移公安人员的侦查视线。

3.采取跳跃式流窜作案,有时集中有时分散,跨度大。这次作案后确定下一次作案时间与地点,中间不联系。以盗窃方式出现,斩尽杀绝、,绝不放过任何人。有一起劫案全家老少5人被杀,犯罪嫌疑人只抢走80元现金。犯罪团伙先是4个人后来演变成3个人。当时,在西安某地一瓜棚里,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专案组推断无名尸应是团伙成员,因为其身上有陕西一起抢劫案的赃物,因分赃不均或其它原因火并杀掉一人。吕登中迅速沿犯罪嫌疑人作案轨迹画了一张行进图,在图上,他发现系列案件成扇形分布,而扇尾所在河南商洛地区却没有发案,这说明了什么?吕登中的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他的脸上又有了一种自信。

临会前,吕登中建议:此案的跨越性很大,要在此基础之上,继续扩大案件的工作范围、遴选无发案的商洛地区的刑侦工作领导也来参加会议。会上,专家组将每起案件的信息重新进行了梳理整合。其中有一起案件的现场发现了撕碎的陕西榆林至西安的长途汽车票,其票价为三人票价,根据票价推算上车地点为西安的罗夫车站;犯罪嫌疑人手段凶残,持棍棒、比首、铁锤作案,杀人不留活口。根据现场足迹和遗留的裤子确定一主犯的身高为1.54米左右;该团伙的侵害对象以农村小卖店、卫生所、富户为主,况且作案的季节性强;在春播、收获季节无该类案件发生,作案前后,犯罪嫌疑人在农村的瓜棚落脚,不走大道,据此分析,主犯应是贫困边远山区的农民,不是案发地区的人。根据案件分布的地理条件和交通情况,他发现有三条公路通往商洛地区,一条是西安通商洛,一条是灵宝通商洛,一条是西安与灵宝之间的一个小具城通往商洛。

由此,吕登中提出了“一个中心(以商洛地区为中心)、两个点(灵宝、宝鸡)”的工作方案。并指出离西安不远的罗夫车站应为犯罪嫌疑人的汇合地点,那么犯罪嫌疑人应居住在距商洛不远的农村。吕登中的发言触动了灵宝地区公安局长,他立即联想起其办理的一起轮奸案件中有一名主犯彭妙计在逃,该犯的特征与此系列案件中分析出的主犯特征极其相符系商洛地区人。灵宝公安局长连夜组织人员对彭妙计实施抓捕,得知彭犯已迁到湖北钟祥,并且已结婚生子。

经周密布控,于第二天在湖北钟祥具将彭犯抓获,案件会诊结束的当天就破获了这起震惊全国的案件。

经査,西安某地无名尸,果然是他们的同伙,只因他违背了他们之间互不了解对方的约定,而向另两名抢劫犯泄露了彭妙计的真实身份,便被彭杀人灭口。彭落网后交代,他们已约好于第二天,到罗夫集合继续作案。吕登中対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功夫由此可见一斑,也使此案成为他所破获大案要案之中的经典。作为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吕登中出过无数的犯罪现场,破获过无数起疑难索件,他认为“读”犯罪现场其实就是一个反复研究的过程,既研究犯罪行为,也研究犯罪心理。“读”犯罪分子在犯罪过程中心理变化的痕迹,就能准确把握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心理,给侦查活动提供有力佐证与支撑。

警界

扫黑除恶督导组河北督导结束 战果和整改任务清单发布

2018-8-23 0:38:29

警界

后来,你不想做警察了......

2018-8-23 9:03: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