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爆炸现场分析专家高光斗

来源:一只有思想的乌鸦

高光斗 男,1938年4月出生。北京市公安局科技处教授级高工,著名的爆炸分析专家,公安部首批八位“特邀刑侦专家”之一。曾参与三十多起特大爆炸案件的现场勘查,主持完成了六个公安科技课题,取得一项国家发明专利,两次荣获北京市科技进步奖。

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爆炸现场分析专家高光斗

把废墟还原到爆炸前的状态

高光斗说:“要先解决一个概念问题。别人都说我是爆破专家,实际上我的工作与正向的爆破工程相反,是运用逆向思维,反推爆炸初始状态,以达到查凶破案的目的。”

2001年3月16日凌晨4时16分至5时1分,石家庄市相继发生了5起特大爆炸案,死亡人数多达108人,这起新中国成立以来极为罕见的案件引起党中央、国务院的极大关注。

高光斗所在的勘查检验组对每个爆炸现场的炸点位置进行了全面勘验,他用采集的物证,分析爆炸的药物成分,确定是什么炸药;根据破损玻璃距离、炸坑的大小,估算出炸药量,分析判断爆炸中心。大到水泥制板、小到周围的尘土、碎物,他们都细致勘查,最后推断:5个爆炸现场的爆炸中心大都在一楼的楼道内;炸药成分和爆炸装置相同;炸药量除15号楼用量较大,16号楼用量较小外,其余几处用量基本相当。这个推断结合5处爆炸点所涉及人员,证实了靳如超的嫌疑最大。案件破获后,靳如超的口供又反过来证实了高光斗和他所在的小组对爆炸中心的判断、炸药性质和药量的估算基本正确。

2001年7月16日凌晨3时左右,陕西省横山县党岔镇马坊村里发生爆炸案。炸坑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半个村子几乎被夷为平地。89人死亡,98人受伤,311间房屋受损。爆炸中心是村民马世贵的家,马世贵全家人被炸得无影无踪。村里人传言,爆炸原因是马世贵与妻子关系出现裂痕,故而他半夜点燃了院子里的炸药后逃跑,把妻子及4个儿女都炸死了。

高光斗决定在距炸点中等距离的房顶上取土检验炸药的性质和药量。一则这个房顶正是爆炸残留物分布密集之处;二则,房顶上的尘土污染少。如果从地上取土检测,融进土里的人以及牲口的排泄物里都可能有炸药的成分硝铵,势必影响检验效果。经过实验,高光斗确定炸药的品种是含有柴油的硝铵炸药,同时估算出炸药量约为30吨。这种硝铵炸药是本地生产的土炸药,事主马世贵的哥哥就开过一个土炸药厂,生产这种炸药。

有关部门派来100名武警,高光斗请这些武警战士帮助在废墟里寻找核桃大小或巴掌大小的人体组织。经过法医作DNA检验,确认马世贵一家6口都死于爆炸,排除了马世贵作案的可能。

经当地刑警工作,马世贵的哥哥马世平到当地公安机关自首,供述了将自制30余吨硝铵炸药私藏弟弟家中的经过,提供该村村民马宏清有作案嫌疑。侦查员查明,马宏清做生意连年亏本,其人品不好,无人再与其合作,他便将不满发泄到马世平身上。16日凌晨3时,他携带导火索及雷管,窜至马世贵家存放土制硝铵炸药的小窑后墙处,制造了这起惨案。

共和国顶级刑侦专家揭秘:爆炸现场分析专家高光斗

从尸体中找出爆炸制造者

1998年2月14日上午10时8分,行驶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的一辆公共汽车突然发生爆炸,车上16条生命随着爆炸声殒灭,被称为“情人节爆炸案”。公共汽车只剩下黑乎乎的铁架子,现场东北距炸心26米处,发现一具胸部以下缺损的男尸。5米远处,有一只右手。现场西南距炸心31米处,发现另一具胸部以下缺损的男尸。这两具男尸是死难的16个人中被抛得最远的,而且是相反的两个方向。“这两具男尸应该位于爆炸中心,炸药包也许就在他俩的中间。”高光斗心想。爆炸发生时,由于冲击波的作用,位于爆炸中心的物体,往往会被推到最远的位置。

高光斗在被炸毁的公共汽车和一辆相同车辆间反复丈量,初步推算出爆炸点位于靠车窗的一个单人椅子旁,因为侦查员在两具男尸的同方向找到了椅子零件。高光斗还请来当地两位侦查员,模拟男尸的生前姿势——这也是高光斗的破案逻辑:定位导致定性——最终定了位:爆炸瞬间,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人与之平行,反方向蹲着,坐在椅子上的人位于炸药包外侧,双手接触炸药包,蹲着的那个右手接触炸药包。

被炸死14个人的遗体被认领,唯独剩下了那两个可疑人。当地侦查员查到了两具男尸的身份,证实了高光斗的推测。缺右手的男尸是江西瑞昌市的民工曹军,缺双手的是与曹军一起打工的同乡邹昌力。两个人认识后,从一起感叹命运多舛,发展为同性恋人,进而产生悲观厌世的情结,约定在情人节这一天殉情。

邹昌力在江西武宁县打工时搞过爆破,离家前的1998年1月29日,他曾对未婚妻说:“要死就不是我一个人,上火车上不去,就上班车,炸死好多人。”2月7日,邹昌力和曹军弄回约10公斤炸药,2月14日上午制造了这起爆炸惨案。

把爆炸现场勘查做成一门学问

高光斗使用的许多科学手段,都是他在总结前人经验基础上独创的、行之有效的、甚至权威的方法。1981年,高光斗首次引入电极技术用来检测爆炸案现场的无机成分;1982年,成功研制了微量炸药喷显剂,一喷,常见的微量有机炸药就显示出颜色来了,这个成果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1983年,他受环保科学概念的启发,首先提出了把炸药遗留物和残留物分开的新概念,并组建起了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爆炸案分析研究室,完成了爆炸残留物分布基本规律的课题研究,这项类似数学课题的成果使提取爆炸残留物更为快捷和准确;1986年,他归纳总结了利用创伤面积半径估算炸药量的经验公式计算犯罪嫌疑人使用的炸药量,填补了我国刑侦科学技术的一项空缺。

爆炸工程技术是很成熟的领域,炸药的性能特点及其相关问题几乎都被前人研究透了,而属于逆向的“反推系统工程”中,爆炸案件分析技术还充满着未知数。在设计爆炸残留物分布基本规律课题研究时,他与北京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的同事们,用不同的药量,先后进行爆炸试验十余次。每次爆炸后,他们都在炸坑边及外围取土,背回实验室进行理化分析,总结什么距离分布什么密度的爆炸残留物。一年后,他们背回的土竟然有两吨多。

是专家,是刑警,更是“杂家”

高光斗曾当过4年刑警队长,他在一篇题为《思维创新与侦查实践》的论文里说:“灵感思维不是迷信,是对辛勤脑力劳动的回报。每个身经百战的侦查员和指挥员,都有过灵感思维的体验。”

高光斗不是孤立地检测现场,而是一直在用专家加刑警的双重身份,把勘查和侦查结合起来破案。比如武汉“情人节爆炸案”中,他飞抵武汉,换乘警车驶上雄伟的武汉长江大桥,长久端详着车窗外秀丽景色时,灵感就出现了:这个地方很美,很适合一个末路之人作为自己的“归宿”。

他联想起1980年10月北京火车站那起爆炸案。侦查员在案犯王志刚的住处找到了他写给朋友的遗书:“我去的地方虽不理想,但终究是个归宿。”王志刚初中毕业后由北京去山西万荣县插队,当兵复员后又被分配到山西运城县拖拉机厂,他三番五次要求调回北京,得不到许可,女友也因此离他而去,他从北京站这个大门被送走后,竟然被永远关在了家门外。既然无法通过这个大门,不如永远死在门下。于是,他由山西回京下火车后,引燃了导火索。

“情人节爆炸案”破获后,侦查员在邹昌力的家里找到了他的遗作:“在美丽的地方,结束我并不美丽的人生。”与王志刚的遗书如出一辙。

高光斗曾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个人二等功,他的学术观点和发明创新被收入中国人民大学的授课教材《物证技术学》。公安部公布首批特邀的“刑侦专家”时,用八个字来评价高光斗:“身怀绝技、功勋卓著。”

警界

泪目:一老民警在自己的办公室匆匆走完短暂人生路!

2018-8-24 1:22:40

警界

亮剑:官微首次发出捍卫人民警察执法权威最强表态

2018-8-24 9:03: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